1. 首页
  2. 小说

微小说

如何用10个以内汉字写一篇微小说?西昌候,弱冠,如厕,坠而卒!10个字,完了!如何以“若有来生,我绝不入宫,誓不为后”为题,写一篇微小说?凄冷的秋院,女人穿着一件麻布长衫,头发凌乱,脖子间带着

如何用10个以内汉字写一篇微小说?

西昌候,弱冠,如厕,坠而卒!

10个字,完了!

如何以“若有来生,我绝不入宫,誓不为后”为题,写一篇微小说?


凄冷的秋院,女人穿着一件麻布长衫,头发凌乱,脖子间带着千斤铁环

男人穿着雪白的狐裘,靠在一边的椅子上,也不知在想什么?

“你想关我多久,我的夫君?”她嘴角嘲讽,即便这般田地眼里也没丝毫示弱和妥协

她的声音仿佛天边而来,微微看向她“告诉朕,你是怎么对她的?是这样困住她,挑断了她的手筋么?”

她一派安然嘴角勾笑“她是我的婢子,是我买下了她,她的命是我的,我自然想怎么办,就怎么办!”刚说完她的脖子间就卡上了一只手,狠狠地遏制她的呼吸,她依旧望着她,眼圈因为缺氧而红了,他的力气好大,大到她吐不出一个字了!慢慢的她眼神变的伤情,伤情的望着那个男人...

他松了手,背过身长叹了口气“水柔,朕也不想这么对你!”

她悲戚的望着他,痛苦的闭眼“凌桀我用我的似水柔情却依旧还不回你的心...”

他转过身“水柔,我早就说过,你不该,逼我娶你!我爱的是她!一个人只有一颗心,朕也不例外...我的心在遗落在她那里了,你找不回了!从你背叛我的那刻起,我们就晚了...”

她眼角滑下眼泪,那是他第一次看到她哭,他走过去,皱着眉,用手轻轻的抹掉她的眼泪,她哭的更厉害了 ,泪眼婆娑的看着他“凌桀...可我的心在你那里,你得到了一切,天下,王位,那不都是你想要的么?”

凌桀顿了顿 ,认真的看着水柔定定的说“可我更想要她!只要她!把她还给朕!朕就放了你,好么?”

他的声音好温柔,甚至好带着祈求,他是厌倦了吧!厌倦他们三人之间的纠葛了!

她的唇颤抖着,她爱这个男人,很爱这个男人,“我...我...其实...”

“皇上,云烟姑娘回来了!”内侍奸细的声音传来,带着几分激动和惊喜...而水柔却愣了,她回来了,不可能,从尚书府被灭之后,云烟成了尚书府唯一的希望,她明明把她安排给了最信任的人!她不该在尚书府还没被赦免之前就回了宫!除非……她不敢往下想,沉痛的闭上了眼睛!

凌桀奔了出去,那是水柔看到他最开心的一个背影!

后来没人来看过她,直到有一日,忽然一阵锣鼓喧嚣!把她惊醒!正在她忐忑不安时,一双金线绣凤凰的锦鞋踏了进来,强烈的光线让她很不适应

往日的婢女正趾高气扬的带着金钗头凤,嘲弄的看着她

“云烟……你...”

她张开双臂展示着万凤之凰的图案“不敢相信么,小姐!以前我给你为奴为婢,现在...哈哈!”

她走过来,挑起水柔的下巴“皇后?娘娘?看吧,皇上终于还是我的,这后位也是我的!你算什么东西...你曾和他相敬如宾又如何?他终是不信你的!你看看你爱的多可怜啊!”

“云烟,是你陷害我的,是你把那纸造反书放进父亲的大帐,是你?”她蹙着眉,心灰意冷!

“当然,就算你待我恩重如山!就算你事事为人着想,就算你是人人称颂的千古贤后,现在也不过草莽糟糠!”

“水柔啊,我早劝过你,爱啊,大爱啊,那些不是男人重要的!关键是手握重权!你冰雪聪明却天真的认为人性本善?我就是你最好的证明!你明明看到我勾引皇上,却大度的只是说教,你明明知道或许是我陷害了尚书府,却选择相信!皇上遇伏我故意说是南山,结果你就真到了敌方,而我却和皇上有了鱼水之欢!看吧,在他最脆弱的时候是我义无反顾的安慰他?而你!通敌卖国!”

“你是皇后,你时刻以一国之母的姿态对待天下,其实你不痛么?看着自己的夫君离你渐行渐远,可你是皇后你要以国家为重,以国体为重,以尚书府和满朝忠良为重!其实自己都是为了凌桀!!”

“讽刺吧,最后得到一切的是我!他甚至为了我想罢了后宫!!这些本来该是你的!但我了解你,你不会告诉他,因为你知道我手里有兵权,我可以把它送给任何一个番王!!”

水柔冷笑“你太小看凌桀了!”

“是,我太小看皇上了,忘了是你见证了他的一生光荣...可是水柔你忍心看皇上伤心么?他现在那么全心全意的爱我!在让他接受他被爱人抛弃的事实,你说他会不会如以前一般发疯?你舍得?”

她不舍!!

………………

一月之后,他光临了她的院落,还是淡淡的看着她,走过去,看着她被铁圈勒红的脖子,他眼眸深深“在这儿已经三个月了吧!”

她没说话只是看着他

“水柔,我放你了,只要你指认自己的父亲通敌卖国!还我一个安宁的江山,我便放了你,你依旧是皇后!我可以许诺你下一个尚书府,那里依旧有着滔天权势!如何?”

水柔别过眼“凌桀,你爱天下,你不想如那些暴君一样,用百姓的血洗净风尘,你选择这样的方式!告诉我……你知道的是么?”

凌桀抚摸她苍白的脸颊,深深的看着她 “柔儿,你又何尝不爱天下...为了它你牺牲了全部!还有我!!”

她哭了,眼眶红了,他也哭了,只有一滴眼泪,伸出戴着玉扳指的手温柔的为她逝泪,他忽然又笑了“没那么难!你是皇后啊!一国之母!你能做到的!我还是和以前一样爱你!或许那会很痛,但是从此我会一直陪在你身边...”

城楼上,她凤袍加身,坐在他的身边,他握住她的手,笑看天下,不经意间,她看到了云烟妒恨的眼神,她只是淡淡的!在那个男人面前所有的人都是那么的愚蠢!包括她自己!

乌云密布,他的父亲本是一腔热血,忠君不二,此刻却受尽天下奚落,而她的女儿他含辛茹苦养大的女儿,将是刺向他的最后的一把刀!

他的手摩挲着她的手心,温暖着她早已凉透的手,他也知道她的难受吧!

“请皇后,出面指证!”

水柔的父亲望着自己女儿,她颤颤巍巍的起身,居高临下的看着跪在邢台上的父亲,她闭上眼睛,哽咽的开口“我的,父亲...我的父亲……

她紧紧的攥着手心,指甲早已嵌进肉里,鲜血一滴一滴的滴下,她的另一只手则被那个男人紧握着,谁也不知道他握的有多紧!

她猛的睁开眼睛,刚想往前,手却被狠狠的攥着,她回头看着阴沉着脸色的凌桀,她微笑,狠狠的剥开了他的手,他终于还是没抓到她!水柔奔到城楼边对着下面的百姓呐喊“不——”

随着她的动作周围埋伏的弓箭手有了动作……

“我的父亲本贫民出生,志向是做一个好官,谢先王赏识,才有我水家这世荣光!可我是个不孝的女儿...”她眼里泛起泪花,掀开凤袍跪在了地上“此刻我终于明白,何为欲戴皇冠必承其重的道理!爹,女儿对不起你!”她向地上的老人叩了三个响头!

她凄然的望着天下,鼻尖红了,眼神却那么明亮,她忽然大吼,震的雪花都抖擞了“我在此证明,我的父亲,没有通敌卖国!我的父亲是被冤枉的!”

凌桀笑了,死扣扶手的手,终于松了,下一秒无数羽箭凌空而来,她万箭穿心!

血滑下她的嘴角,下面的百姓跪了一地,她笑了...那么安详!

他抱起她的身子,擦着她的血“天下就是这样,你逼我得到了它,就要接受它的安然和暴虐!如果没有血腥的洗礼,怎么能洗净它的荣华?”他哭了...无神的望着怀里的女子!

水柔抬手,逝去他脸上的泪“我懂,百姓需要一个答案,我懂,尚书府已经到了必须要做牺牲的时候,我知道你选择留下我!我知道你很喜欢我...”

他握住她的手吻了吻眼泪无声的滑落“你默许了云烟来刺激我,你想让我妒忌她而由衷的活着,你是那么的了解我...我也是那么的了解你!”

他轻笑“你不了解我...我不信任你么?你一手为我策划天下,你努力的做着国母,你把我推上王座!而你终是失去了我……”

她凄然一笑“对!若有来生,我绝不入宫,誓不为后!”

她笑了,他也笑了,其实两人都是大义之人...

她望着天外流霞,别人说什么她早已听不见了,她仿佛看到了那段闲云野鹤的日子“你我...生生相惜……却...步步相错!”

他抱她入怀同她一起看着那流霞“其实不信任人的,一直是你!水柔!”

能否以“你最终还是负了我”做第一句写一篇古风微小说?

"你最终还是负了我!南宫离落!"一绝美女子身着大红凤袍,头戴凤冠,却是满面怒气,满脸泪痕。"三年了,我等了你三年啊,你说过的,你说待你功成名就之日,便弃了红尘过往,与我浪迹天涯。我信了,我拼尽全力让你坐上了那一人之下, 万人之上的位子----丞相!你还嫌官职太低,好,我帮你坐上皇帝之位!当时你说:颜儿,朕此生定不负你,朕定会许你为后。南宫离落,我父亲是为了帮助你登上帝位才死的啊!那天,你亲眼目睹了我父亲是怎样被杀的,你明明可以救他,你为什么不救!你既许了我一生一世一双人,这后宫佳丽三千,又是怎么来的?忘恩负义,狼心狗肺!



"凤卿颜!你别得寸进尺!朕许你为后,已是对你最大的宽容!"灵贵妃-凤府二小姐,名凤卿灵。灵贵妃依偎在皇帝的怀中,声音娇媚入骨:"皇上,姐姐也不是故意顶撞皇上的……"凤卿颜抬头见帝王的眼中的温柔对谁都可以,却唯独不包括她……怒由心生,一口血就这样喷出来:"臣妾做什么都无法打动您的心,对吗?臣妾好后悔当初没有听父亲的话,一心只想嫁给你,现在想想,当真是愚蠢至极!你以为臣妾什么都不知道吗,我来之前喝了皇上亲自调的毒酒,命不久矣……"



"放肆!来人,将皇后带回凤宸宫,无朕旨意,不得随意出宫!"话音刚落,便有侍卫过来,说:"娘娘,请吧,莫让臣等为难。"虽是这样说着,可眼中的轻蔑让人无法忽视。"呵,滚!本宫自己会走!"走出殿门,猛的转身,掏出䄂箭,直直地向着南宫离落射去,却不曾想,侍卫把箭挡开,南宫离落用他自己的蓝燕满月弓反射了回去,一箭诛心!凤卿颜意识渐渐抽离,瞥见外面的鹅毛大雪,嘴角微微上扬,倾国倾城,仿若天人!



名门之后,氏族嫡女,一眼万年,为了心中的那个他,舍红妆,袭素衣,拾枪剑,斗文武。却遭至爱背叛,一杯毒酒,一箭诛心,夺命手刃她的却是她倾心相护之人,从此世间再无凤卿颜,唯有……



一年后……"夫君~"女子柔美的声音传来,若是有熟人见到她,定会认出她是当初那个皇后娘娘。那日皇上那一箭射偏了,而毒酒……只不过是最普通的毒,随意一医馆便可解,救了她的还是南宫离落的十八弟南宫清洌,救了凤卿颜,哦不,现在应该叫凤轻烟了之后,两人便浪迹天涯,隐姓埋名在一处山村中住了下来,如今连孩子都有了三个了,谁也无法拆散这两人了。


如何以“上一世你亲手剜我心”为开头写一篇古风微小说?

“呵呵~呵呵呵~上一世,你亲手剜我的心~呵~这一世,我的回报,陛下~您还满意吗?”

太极殿正面的龙床上,一个仅仅身披一块红纱的女子,趴在床上,靠在一个穿着龙袍的男人旁边,只是男人似是被他绑着呢,翘起的一个腿儿里,红纱竟只是堪堪挡住了那神秘的桃花源呢~血色唇色,妖艳的眼线,魅惑的笑意,只是唯一不同的,染着血色唇色的嘴角,竟是有道鲜红的血迹,哦!原来那血色唇色不是唇色啊...

纤手轻轻柔柔的放在面前男人的胸膛上,柔柔的吐出那句喋血的话语...

女孩本以为,这男人受制于毒药,不指望杀死他,起码能少短时间,但是没想到,男子暴怒

“上官妖你这个贱人!!!!朕对你不好吗?为何要联合关外的蛮族践踏我的臣民?!!!贱人!!!!”

男子正在奇怪,为何她说自己上一世自己亲手剜了她的心?女子就已经出声了,顿时尖锐讥笑的凄厉声飘满了整个太极殿,里面充满了愤怒...

“上一世,你屠我上官一族满门!你我本是青梅竹马,你却为了萧妃那个贱人,屠我满门,剜我心肝,只为了给她治疗寒症!!万俟万绝!!你对我真的好!!!!!!”

床上原本魅惑十足的女子,愤恨出声,看着床上楞楞出神的男人,她又笑了

“不记得?不记得没关系!!我记得就行了呢!!做好的地狱时光,我没有一天不是在地狱!委身你这个禽兽,倒足了我的胃口!!!!”说话间,上官妖把手里的不知道是什么的东西,随手往床边的灯里一撒,忽然,那烛火就从暖黄色,忽然诡异的变成的,缥缈的暗绿色,诡异十足!

万俟万绝呆呆的看着这灯火,似乎是在那灯火里,看见了上一世的他,对于身边的这个女孩儿做的一切!

“不!那不是朕!那不是朕!!不!!”剧烈的晃动着身体,

“妖妖!你放了我把!放了我把!!”声泪俱下的看着上官妖,丝毫没有一代帝王的威严。

上官妖赤红着双眸看着他,颇为解气的道

“我被九冥台上的冤魂纠缠了五年,我上官家的八十六口全部都亡于你手...”想了想,又靠在万俟万绝的耳边道

“你知道,你最疼爱的萧妃,是怎样死的吗?”

“我把她的内脏挖出来,一个一个的丢给了黑狼,她,是看着自己气绝的呢!!死之前的那几声陛下,喊的可是哀婉呢!!!对了!她的内脏,黑狼都不吃呢!!!”

“贱人!!!!?你会下地狱的!!!!你会下地狱的!!!!!!是我负了你,冲我来!你冲我来!!!为何要如此对烟儿啊!!!为何!!!!”

看着往昔一代枭雄,被自己困在床上,瞪着眼睛,一副十分想掐死自己的样子,上官妖顿时没了兴致了...转头看了看天,估计了下时辰,

“他们应该攻进皇宫了呢~”

转身欲离去,岂料,床上的男人,剧烈晃动间竟是打翻了床边加过东西的那盏灯。上官妖顿时脸色一变,她是十分想这个男人是,但是绝对没想过,要给他陪葬啊!这加过东西的灯火,蔓延极快。转眼间已经大殿里都是火头了,男人凄惶的道

“你得陪我一起死!!!哈哈哈!!!”

就在上官妖没了主意的时候,屋顶忽然亮了一个口子,一道白绫垂下,出现一清华熠熠的男子,笑着道

“妖妖,该回家咯!”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第二天,辉煌了百年的帝国,轰然倒塌...

你可以即兴编一个微小说吗?

他来了,我走了。而我刚走,他又来了。我们之所以没有见到面,是因为他的表不准。也碰巧我也没有带表。

如何以“你选择她,还是选择我”开头,写一篇虐心唯美古风的微小说?


“你选择她,还是选择我?”赤凤公主踏过破碎的五年,坐着凤辇重回护国公府,她艰难地从轮椅上站起来,轻轻抚摸着沈茂陵的灵牌,“如果来世我们不是公主,你也不是臣子,你会辜负谁?”

物是人非事事休,没有人在原地等待,以求来日可期。

“你至死都觉得我心悦慕容珩,却不知道你早已住在了我的心中。”

“我只懂得权谋算计,征战杀伐,活脱脱一个嗜血罗刹,所以我很怕你来世会选青岫,因为你今生终究也还是爱上了她。”

“你总说御花园里的初见,我如初生的蝶儿娇娇怯怯,让人心生怜爱,让你一见倾心。”

“我和青岫却从不曾告诉予你,那日你遇见的命定之人是青岫,是我偷偷出宫私会慕容珩,让她穿着我的衣裳,她害怕被父皇发现,低头躲在花丛里不敢言语。”


“她是个如水般温柔的女子,连我都喜欢到骨子里的庶女,她顺从到没有皇室公主的傲气,安静地不让人发现她的存在。可她喜欢看你,在你成了我的驸马之后,哪怕是隐忍的深情脉脉,这逾越的觊觎也让我心生怒意。”

“你还记得新婚燕尔么,难得北方无战事,朝堂一片祥和,有了旬假,你与青岫一壶清茶,两色棋子,就着诗画闲谈就能消磨一下午的光阴。”

“我知晓彼时你的心里眼里只有我,可我的骄傲倔强不允许眼里掺沙,即便我也知晓,青岫的用意是希望你我琴瑟和谐,可我还是把她送去了慕容府。”

“她和往常一样,浅笑吟吟地去了。你不在府里时,她偶尔过来看我,从来报喜不报忧,日子仿佛总是很欢愉。我却开始患得患失,尤其在有了孩子之后。”

“你知道的,云曦并不听话,刁蛮任性得简直和我幼时一模一样,你却很有耐心地逗她哄她,我的心慢慢踏实下来。再后来,兄长出了事,我执剑闯了禁宫,一夜苍老的父王却告诉我,华贵妃已死。于是,兄长的清白无人可证。”

“我惊怒之下,请旨要去漠北,那是兄长和我用命打下来的江山,我要用它护住兄长唯一的儿子祁王。你是直臣,为了平息这场动乱,在朝堂你上谏附议安南王,将祁王从京都送回封地。从那一天起,我和你之间,除了风月,还多了家国的隔阂。”

“她怕我想不开,抱着云曦在我身边守了三天三夜。我将云曦交给她带回溪城照顾,自己同夏大将军的独女夏子蝉去了漠北。只要手握兵权,我活着,便无人敢动祁王分毫。我决不允许他像我的兄长一般,死于阴谋。”


“你也在漠北,我们常常见不到面,见到了又无话可说。你觉得我心有戾气,乖张偏激,我觉得你不念旧情,冷血冷心。哪怕三年后得胜归朝,你回家的时辰越来越晚,愿意同我说的话也越来越少,意气风发的模样,连夜间睡梦中都是警醒万分。我明白了,你也在参与诸王夺嫡。”

“我自然是拥护康王叔,与我平辈的王爷里,不是心怀不轨,就是懦弱不堪,谁也不许踩着兄长的尸骨登上帝位。宁愿那个人是王叔,宁愿帝位最终属于慕容珩,毕竟我的父皇也是废了康王叔才登基的,还回去又有什么!何况,慕容珩是不能生育的,他答应太子之位只属于祁王。”

“她是水做成的人啊,我疼她甚于我的女儿云曦,她却为了你,亲手割下了慕容珩的首级,满身是血地跪在我的面前,让我赐死她。天旋地转,我不敢相信,这一场布局竟然毁在我最信任的妹妹手中,她本是我送入慕容府的棋子和人质,她竟然连同你背叛了我。”

“你赤手夺了我的剑,把昏迷的她从我眼前抱了出去,一步一步走远。你说,是不是从那一刻起,你的心中真正有了她。你怪我不顾前情,设计鸣凤郡主,让心慕她的璟王心甘情愿放下几年来的筹谋。一番话如同火鞭,抽得我肝胆欲碎。”

“我败了,一败涂地,你竟然拥立了隔岸观火置身事外的雍王,新帝登基,你成了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护国公,何等威风!”



“她去了虚和观,素衣素裙,素面素心,看着洗净铅华,我却不信她当真看破了红尘。你不在府中,她便常来看云曦,一日一日,云曦知晓我们三人的关系,待她早已不复先时的亲近。我生了疑窦。再三逼问,她含蓄地告诉了我,慕容珩在酒后亲口对她说,云曦是他的骨肉。”

“你在门外都听到了吧,明明青筋暴起,偏偏要装做没事人。多可笑,当你发现我将余孽藏在虚和观后山中,你还记得请究竟是为了君王为了护我还是为了护她举起了剑么?”

“我听到云曦的哭声,一声一声抽噎地唤着母君,我才明白这一生辜负最多的,不是慕容珩,不是青岫,不是你,而是我的女儿。我以为,我就这样死去,可以去见我的兄长了。”

“她其实是个执拗的傻子,不相信我死了,竟然一个人挖开了皇陵里的棺木,抱着旁人眼中的尸首跪在了雍王面前。她杀了慕容珩,首级由你交给雍王,她自然是功臣。雍王答应了,派了神医去虚和观。”

“你知道吗?连神医都说我能醒来是个奇迹,是她求来的奇迹。可我一点儿也不想要这样活着,那日你对我说的每一句话都让我不想继续活着。我的一生没有那样暴躁过,不能走,不能动,像一个破布娃娃躺在床上,等着她来。我也恨她,恨她夺走了我夫君的真心,更恨她从小到大对我这么好,让我的恨生了又灭,灭了又生。”

“我开始拒绝用药,她便拿来了云曦的字,告诉我,云曦因为目睹你举剑刺入我的胸口,跌下了台阶伤到了脑袋,醒来后忘了许多事情,唯独不忘的就是怨恨。我的女儿同我一般,怨恨着世上我们最不该怨恨的两个人,你和她。”

“她说她不畏惧恨,无爱亦无恨,世间凡尘里,她牵挂的也不过是我们一家人。她说,初到慕容府,危机四伏,多得是人想拿她做文章。她为了我的歉疚,在我不知道的阴暗角落里躲得小心翼翼,才知道自幼在我的庇护下活着是件多么幸福的事。她说,她真正爱上慕容珩是在一次被人推入冬日的湖中,他不顾礼仪地抱着我,割断了缠绕的水草,眼中是满满的担忧,澄澈得像个孩子。”

“你觉得可笑么?我爱你,便以为世间女子都该同我一般爱着你只爱你。我却忘了,我也曾爱过慕容珩,知道他是怎样优秀以及无情的男人。他想让青岫为他所用,必然是设了一个又一个的圈套,苦肉计算什么!”



“我听着她说慕容珩的事,真正相信那时她心里的人确然不是你。我的心结一点一点解开,她是我的妹妹,以我为天的妹妹,她与你们不同,她从不背叛我。”

“她喜欢读道家之书,崇尚那玄之又玄的虚幻,她像小时候那般与我谈天论地,仿佛没有这无情光阴。”

“你也来虚和观,我听窗外经过的小道童说起,你时常来为我祈福,也时常与青岫叙旧,只是大多时候是不欢而散。因为我活着,青岫不会答应你。我死了,她更不会答应你。这就是我的青岫。”

“我做了噩梦,醒来发现能坐起来,背后冷汗涔涔,心跳的异常快。不到半个月,竟从边关传来你的死讯。我第一次恨自己,从我醒来的这三年里,有这么多次机会可以见到你,有这么多次我们近在咫尺,我却不愿意去原谅,不愿意像个废人那样躺在床上,任你怜悯。我恨自己身上为什么流着自以为是骄傲的血液,以至于一次又一次地错过你。”

“她带来了雍王的诏书,我才知晓雍王竟逼我们的掌上明珠嫁给一个军户出身的莽夫程昊靳可我见了他,才知道他竟然还是是当年被我从公主府赶出去的奴隶。于是,我对青岫说,我可以答应雍王提出的条件,但帝位只能是祁王的,谁让铁家那只母鸡生不出儿子来!”

“你这五年过得竟然比我还要煎熬,得知真相的云曦毫不留情地指责我,我想她这一生都不会原谅我了。心痛得厉害了,我不由自主地想到当年你为了兄长求娶我,带我去漠北的情人湖看落日,共乘一骑,耳鬓厮磨,依稀还在昨日。”

“我在有生之年第一次体会到兄长当年为何会自寻短见,我想见你,如果只有死亡才能做到,我的心生出动摇来,我想见你,沈茂陵,我还活着,我没有死,你并没有对不起我,你也不该任由云曦那丫头五年来的肆意怨恨。你等等我吧。”

“她说要回洛城,去你的家乡。临走前,她终于说了实话,她说,如果我因为你想要死去,那么我应该知道,杀死慕容珩的那晚,她昏迷是因为小产,孩子是你的。虽然只是慕容珩的一场设计,但足够让她心生怨恨,所以她曾经很恨很恨你。她说,如果我要活着,那就多想想我们美好的过往,想想无辜的云曦。”

“你和我一样能感受到吧,她比我更爱云曦,无论是有没有那个意外,她爱极了孩子。其实她真正怨恨的人,应该是我。送她去慕容府的人是我,对她不闻不问的人是我,对她心生恨意的人,也是我。”

“我也明白无论经过了多少波折,多少不可能,在我认为青岫心里只有慕容珩时,她爱上了你。所以她心生歉疚,日日劝我去见你,劝我回到护国公府,劝我放下辅佐祁王登基的执念。所以她眉目之间的忧愁越来越浓,她对你的拒绝越来越坚定,越来越直接。因为她这一生都以我为天,不能触碰属于我的人和物,无论是慕容珩,还是你沈茂陵。”

“她的一生过得这样辛苦,卑微而无望,处处以我为先。我却肆无忌惮地挥霍着她的好,掏空她的心,还以为自己最是委屈。”

“你的来生会选谁呢?我还是很害怕你会选青岫,因为她的心比我干净。可我还是希望你会选青岫,因为你能护佑她一生无忧,就像你今生对我的承诺一般。”

“我偶尔还是会想,如果当初你在御花园里遇到的是我,那该有多好!”

人生若只如初见,故人何曾在人间。

(写完感觉青岫最爱的怎么是赤凤呢?越写越百合。)

如何以“输了你赢了天下又如何”为开头写一部短篇古风微小说?

"输了你,赢了天下又如何?容颜,终究是朕负了你,若当初我选择相信你的话,你是否就不会死,容颜我好想你……”也许世人从不知他们眼中的王也有一天会像个酒鬼一样疯癫

“皇上,保重龙体啊!你再怎么喝,容颜姑娘都回不来了”

“是啊!回不来了回不来了……”

"慕婉,你对我做了什么?”阁楼里,容颜感觉得自已突然体内一阵躁热。

“做了什么?一会儿你就知道!”慕婉挥了下手,就见着四个壮实的男人站在容颜面前,眼里尽是贪婪,不由分说就上前去扯容颜的衣服。

“不要碰我!我是绝的女人,你们碰我,绝不会放过你们的,放手!”,容颜被几个男人压制着,衣服在他们的掌心破碎,体内的那股火热就要迷失了她的心智,却硬是压下那股躁动。“绝,你以为绝是你叫的?你一个青楼女子,你也配!……容颜啊容颜,你以为绝真的爱你!”。慕婉低下头在容颜耳边“哦,看我都忘了告诉你,这些个男人就是绝让我叫来的!我还真同情你,其实你也不过是一个助他登上王位的棋子!哈哈哈……”

“不会的,不会的,绝说爱我,他不可能会这么对我!绝!”容颜看着慕婉,怎么也不能相信绝会骗他,撕心裂肺的喊着那个男人的名字,疼!连那四个贪念着女色的男人都不禁动容的停下的手脚。

“全都愣着做什么,不懂得伺侍女人吗!”慕婉听着容颜说绝爱的是她,听着她喊着绝的名字,就妒从心起,绝是她的,只有她可以叫绝,其她叫绝的人都得死!

“王爷。阁楼外跪了一地的奴才。“绝,你怎么来了?”听着府里下人的叫,慕婉惊的转过身,却掩示着惊慌,就如她名一样,那声绝叫得婉转轻柔,依在他的怀里,眼里已没了那丝惊惧收敛着眼里的阴毒,哪怕是跟在绝身边多年,还是摸不透他,他是否真的舍得眼前女人。

“寻你!”宠腻的语气,望着她眼里尽是柔情。

“绝!”简单的两字却让慕婉的心颤动着,绝是爱她的,而容颜不过是绝的一个棋子,虽然一直都是这么告诉自已,而只有这一刻看到绝久违的柔情,才觉得安心,她的绝回来了。

“绝!救我……”容颜看着那个熟悉的身影,本是期待的声音都透着无力,莹泪的目光对上了他的冰冷她的绝不现向往常一样向她伸出手,把她揽在怀里,他把所有的温柔都给了慕婉,看着慕婉那般小鸟依人在他怀里,他这次没有推开,眼里有着曾经是属于她的柔情,是绝望还是悲伤,泪水顺着眼角而下,只是看着他冷漠双眸,轻的呢喃着

“为什么……”冰冷深邃的双眸,看着她被撕碎的露出雪白的肌肤,心划过一丝涟漪,却很快的被他压下,腑下身手掐着她的下颚

“你觉得为什么?你也不过一妓女,不过是本王牵制他的一个工具,你以为本王真的会怜惜!看在你对本王一片痴心,且助我登上帝位,这几个男人就算是本王送你如此尽心尽力的大礼,可好!”他幽暗眸光如命令的扫向那几个垂涎她美色的男人“把她伺候舒了!”

“哈哈哈……”容颜狂笑着,这些男人真的是他叫来的,她没再反抗压在自已身上的四个陌生男子,只是看着那狠绝离开的背影,怎么就是那个说亲吻她眼眸说心疼她泪水的男人,怎么就是那个曾在她耳边说爱她的男人,眼里没了悲伤、绝望,因为生无可恋,想她一个二十一世纪的女子,在二十一世纪光鲜亮丽,受尽宠爱,没想一朝穿越,却失了心!可笑可笑!冷漠的转身,绝望的泪水流淌而下,撕裂的衣服,破碎的声音在他身后那般凄凉,

他以为她会撕心裂肺控诉他的无情,却听着她轻的呢唱着:泪湿罗巾梦不成,夜深前殿按歌声,红颜未老恩先断,斜倚熏笼坐到明,可怜红颜总薄命,最是无情帝家……

轩辕绝拥着慕婉亦末再回头!最是无情帝王家?若真无情,为何心如此这般疼!

“如果当初我早点让萧何赶去,你的……

对不起,对不起,都是因为我,都是因为我啊……”

推荐《妃本倾城:绝色容颜》

不过这本书可不是我所作的,我只是非常喜欢这本书

嘻嘻╭(╯ε╰)╮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本站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