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腿叔叔》

第37章

作者:琴·韦伯斯特

5 月4 日

亲爱的长腿叔叔,

上星期六是户外活动日。它真的是个很壮观的场合。

一开始,所有的班级有场游行,每个人都身穿白色亚麻衣,大四学生带着蓝色和金色的日本伞,大二学生带着白黄相间的旗帜。我们班持深红色的气球--- 非常动人,尤其它们老是跑掉而飘走,大一新生穿着绿色的卫生纸帽子带着长旗。另外我们有一队从城里请来身穿蓝制服的乐队。再者,有一打有趣的人们,像马戏团的小丑,不时娱乐着观众。

茱莉亚拿着麻布鸡毛和威士忌和松垮的伞,扮成肥胖的乡下人。她扮真得非常、非常成功。我从来做梦都想不到平莱顿家的人也可以表现得这么幽默。

莎丽跟我因为参加比赛项目,所以没跟其它人去游行。而您猜怎么着?我们俩都赢了!至少在某些项目来说。我们尝试跨栏赛跑而都输了;不过莎丽在撑竿跳方面赢了(73寸)而我在50码短跑上赢了了(8 秒)。

我最后喘得上气不接下气,不过真的很有趣,全班挥着气球欢呼,并叫着:

茱蒂. 阿伯特棒不棒?

她真棒!

谁最棒?

茱蒂阿伯特

叔叔,这真的是一大光荣。然后跑回休息室接受按摩和茶水来喝。您瞧我们多专业啊?能为班上争光是件好事,因为奖牌拿最多的班级可以拿到年度冠军奖。四年级今年以7 个奖牌赢得这个奖。体育组晚上在体育馆招待所有得奖者用晚餐。

我昨晚花了大半夜念完“简爱”。它并不严肃,但是同样的你就是读读读。我看不出有什么样的女孩子会写这样一本书,特别是一个在牧师家庭长大的女孩子。伯朗特家有些事使我很感兴趣。她们的书,她们的生活,跟她们的精神。她们从哪得来的?当我读到小简爱在免费学校的小麻烦时,我生气得必须要出去散散步。我很清楚她的感受。

别生气,叔叔。我不是说约翰格利尔之家跟简爱她住的一样。我们吃的多,穿的多。不过有个很相似的地方。我们的生活都平淡无聊。除了星期天的冰淇淋之外,没有什么好事来临,即使是这件事也是固定的。过去18年来我只有过一次小历险,就是我们隔壁的储藏室烧起来时。我们必须半夜起来,穿好衣服,以防万一我们的房子也着火了。不过并没有烧到,我们又爬回去睡觉。

每个人都喜欢惊奇;这是人类的天性。不过我从来没有惊喜过,直到李皮太太叫我去,并告诉我有位约翰史密斯先生要送我上大学为止。而她宣布得如此慢,让我只被轻微地震撼了一下。

您知道的,叔叔,我以为一个人最必要的特质就是想像力。这让人能设身处地为他人着想。这使人友善、有同情心而且体贴。我们应该教孩子们这点的。但是约翰格利尔之家在它一萌芽时就把它踩死。义务虽是一件值得鼓励的特质。可是我不认为小孩子应该要明白它的意思。这是讨厌又可恨的。他们应该要以爱为出发点去做一切的事。

您等着看我领导的孤儿院!这是我上床睡觉前最喜欢玩的游戏。我巨细靡遗地规划出来--- 用餐,穿着,读书和游戏--- 还有处罚;因为即使是我最好的孤儿有时也会犯错的。

可是不管怎样,他们都应该要快快乐乐的。我以为一个人,不管他长大后会遇到多少困难,都应该要给他一个快乐的童年来回首过往。并且如果我会有我自己的小孩,不管我是多么不快乐,我都要让他们得到一切的关爱直到他们长大为止。

(教堂的钟声响了--- 我会找时间写完这封信的)

星期四

今天下午我上完课回来时,我发现一只松鼠坐在茶几上享用他的核果。现在天气暖和,而我们把窗户开着时,这些就是我们友善的访客。

再见,好好先生,

茱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长腿叔叔》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