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风而来的玛丽阿姨》

第08章

作者:特拉弗斯

“两磅香肠——要最好的猪肉做的,”‘玛丽阿姨说,“对就给我,我们忙着呐。”

卖肉的围一条蓝白条围裙,客客气气,是个胖子,身于圆滚滚,皮肤红通扈,很象一根他卖的那种香肠。他靠在枯板上,爱慕地瞧着玛丽阿姨.接着他眉飞色舞地朝简和迈克尔眨眨眼睛.“忙着?”他对玛丽阿姨说,“唉,真遗憾。我倒希望你进来聊聊。你知道,我们实肉的喜欢有个伴。

我们不带有机会跟你这么漂亮的小姐聊聊··二一··“他一下住了口,因为他看到了玛丽阿议的脸、脸上的表情很可怕、卖肉的恨不得地上有个洞可以钻进去。

“哦,好好……”他的胜比平时更红。“当然,你忙着.你说两磅吗了最好的猪肉?马上给你广他赶紧把从铺子这头挂到铺子那头的一根长绳子拉下来,绳子上吊满了香肠,他切下大概四分之三码.弯成一个花环似的,先用白纸再用棕色纸包好,递过砧权交给玛丽阿姨.”还要什么?“他问了一声,依然红着胜等着。

“不要什么了。”玛丽阿姨高傲地吸吸鼻子一她接香肠,很快地把重车转了个身。推车就出肉店.卖肉的知道得罪了她,可她一面走一面看橱窗玻璃,看到玻璃上映出来的她那双新皮鞋,这双鞋是光亮的棕色小山羊皮做的,上面有两颗扣子,非常漂亮。

简和迈克尔跟着她.不知道她什么时候才买完东西t 可看到她的脸色,又不敢问.玛丽阿姨在街上看来看去,好象埋头在想着什么.接着她一下子拿定主意,很急地说:“鲜鱼铺2 ”

说着她把空车转向肉店旁边那铺子。

“一条煤鱼,一磅半比目鱼,·一品脱对虾,一只龙虾.一月而阿姨说得那么快.只有听债她买东西的人才明白她说什么。

卖鱼的和卖肉的不同,是个瘦长个子;这得好象没有正面,只有两个侧面。他满面愁容,叫人觉得他不是刚哭过就是马上要哭.简说这是因为他内心有一个从小费绕着他的苦恼.迈克尔认为准是他的妈妈在他吃奶时完全给他吃面包喝水,他到现在还忘不了。

“还要什么吗?”卖鱼的用无望的口气问,一听那声音就知道,他断定不会再要什么了。

“今天不要了。”玛丽小姐说。

卖鱼的难过地摇摇头,一点不觉得奇怪,他早知道不会再有什么生意了嘛.她轻轻地吸吸鼻于,把东西包好,放进空车。

“天气不好,”他看看天说.用手擦擦眼睛,“看来根本不会有什么夏天了··-…当然,我们一向就没想过会有。你看来不太花哨,”他对玛丽阿姨说,“再说,又有谁花哨呢一··,··”

冯丽阿姨昂起她的头一“管你自己的事吧。”她生气地说着,一下子向门口走。把童车推得那么活.它憧到一袋牡螨上去了。

“眼他说的!”简和迈克尔见她边说着低头看看鞋子。她穿着那双两颗扣子的棕色新皮鞋还不花哨——瞧他说的」这就是他们听见的她的想法.她到了外面人行道,停下来看买东西的单子,把已经买的东西勾掉。迈克尔两条路交替着站在那里.“玛丽阿姨,我们永远不回家了吗?”他不高兴地问。

玛丽阿姨转过脸来,用讨厌他的样子看看他。

“说不定.”她简单地说了一声。迈克尔看着她折在单子,恨自己多问了那句话。

“你高兴你可以先回家,”她高傲地说,“我们要去买姜饼、”

迈克尔沉下脸.他能管住自己不说话就好了!他不知道单子上最后一项是姜饼。

“那边就是,一玛丽阿姨指着樱桃树胡同的方向说了一声。”“只要你不迷路。”她好象想到似的,又补了一句话。

“不不,玛丽阿姨,对不起2 我实在不是那个意思.我一…·一哦一·——··玛丽阿姨,对不起··-.-·”迈克尔叫着说。

“让他来吧,玛丽阿姨i ‘”简说。“只要你让他跟我们走,我推重车。”

玛丽阿姨吸吸了吸鼻子。“今天要不是星期五.”

她阴着脸对迈克尔说,“你一转眼就回家了.真是一转眼」”

她推着约翰和巴巴拉继续走。简和迈克尔知道她大发慈悲了。一边跟着走,一边想,她说星期五是什么意思。忽然简发现她路走错了。

“玛丽阿姨,我记得你说买姜饼一…·一可现在这条路不是上我们常去买姜饼的那家店……一她刚开口.一看玛丽阿姨的脸就停嘴了.”是我去买还是你去买了“玛丽阿姨顶她。

“是你。”简声音很轻地说。

*哦,是吗?我还以为是你呢、“玛丽阿姨冷笑着说。

她用一只手把重车稍微一转,拐了个弯,一下子停下来一简和迈克尔在后面猛站住,」已经到了一家他们从未见的极古怪的铺子门o.这铺子很小很暗。橱窗里挂着一田带色树彩纸,架上是很旧的~小箱一小箱果子留.很陈旧的甘草条和一串串非常干非常硬的苹果。橱窗之间有一个很旺的小门颀,玛丽阿姨把重车推进去,简和迈克尔紧跟着她。

他们在店里进模糊糊看见三边是玻璃柜台。有一个柜台里放着一排一排思黝励的干塾化每一个姜讲上装饰着金星.整个店铺好象给服出了一层淡薄的亮光一简和迈克尔四面张望,看接待他们的是什么样人,奇怪的是玛丽阿姨大叫:“芳妮!安妮!你们在如儿河叩她的声音好象在铺子的口堵暗暗的墙上发出回响。

她一叫,柜台后面就站出两个人来限玛丽阿姨拉手。简和迈克尔从没见过人有那么大的一这两个高大女人接着趴在柜台上说。“”你们好?“声音用她们人一样大一她们跟衡和迈克尔拉手.”你好,你是…·二·“迈克尔顿住了,心想这两位大个子小姐是谁一”我是芳妮,“一个说,”我的风湿病还是老样子,谢谢你问起、“她说得很悲伤,好象不习惯人家这样客气向她问好。

“你好·、··,·一简很有礼貌地对另一姐妹说.那位小姐用她的大手握住简的手几乎有一分钟。

“我是安妮,”她也很悲伤地告诉他们说,“行为美才是美、”

简和迈克尔觉得这两姐妹讲话都很占择,可他们还没来得及奇怪,芳妮小姐和安妮小姐已经把她们的长手向童车伸过去,一人一个跟双胞胎拉手,双胞胎吓得直哭。

“好了好了1 什么事什么事件一个尖细清脆的声音从店堂后面传过来。一听这声音,芳妮和安妮本来就优愁的脸更忧愁了、她们好象吓了一跳,很不好受,简和迈克尔似乎感觉到这两个大个子姐妹希望他们的个子能小一些,不那么显眼。

“吵什么?‘”古怪的尖细声音叫道,近些f.现在女掌柜的在柜台一头出现。她跟她的声音一样细小,孩子们觉得她比世界上什么都老,头发一小束,腿象火柴棒.满是皱纹。尽管这样,她走过来时轻盈快活,好象还是个年轻姑娘。

“哈哈哈··——··好奇怪?我敢打赌是玛丽,波平斯和班克斯家的约翰和巴巴拉来了.怎么…——·还有简和迈克尔?真是想不到的喜事zw保证自从哥伦布发现美洲以来.我还没这样吃惊过·,…·真的没有1 ‘”

她走过来欢迎他们,快活地微笑,穿着宽紧带皮鞋的脚象跳舞似的。她跑到童车旁边,轻轻地摇它,对约翰和巴巴拉弯起了又干又瘦的指头,直到他两个住了哭.开始笑.“那就好了im她快活地咯咯笑着说。这时候她做了件怪极的事情.她掰下两个指头,给约的和巴巴拉一人一个。最奇怪的是指头掰掉的地方马上又长出了指头。简和迈克尔看得清清楚楚一”不过是麦芽糖.吃了没坏处.“老太太对玛丽阿姨说。

“科里太太,不管你给他们什么,对他们都是有好处的。”玛丽阿姨用最惊人的客气口气回答。

“多可惜呀,”迈克尔忍不住说.“不是薄荷糖.”

“曰,有时候是的,”科里太太高兴地说.“也很好吃.晚上失眠我常常自己舔舔指头。对消化大有好o -”“

“接下来会是什么值呢?”简大有兴趣地看着科里太太的手指头问.“啊哈!”科里太太说,“这正是个问题。我从来就不知道它们下回是什么糖。亲爱的,我只是凭运气,就象征服者威廉@的妈妈劝他别去征服英国时,我听到他回答妈妈所说的那样。”

“那你一定很老了i ”简羡慕地叹气说,心里琢磨她是不是能象科里太太那样记住许多东西。

科里太太仰起她的小脑袋尖声大笑。

“老吗广她说,税比起我奶奶来我只是个娃娃。要说老她算老。不过我也不算小。我记得开天辟地的时候,我也十几岁了。天呐,我可以告诉你们,那才真叫热闹呢!”

她一下停口.眼睛盯着孩子们。

“我的天,我只顾说呀说呀,还没问你们要千什么呢?我想,亲爱的;”“她象很熟似地向玛丽阿姨转过脸来,”我想你们是为了姜饼来的吧了‘“

“一点不错,科里太太.”玛丽阿姨彬彬有礼地说。

“很好。芳妮和安妮给你们了吗?”她看着简和迈克尔说。

简摇摇头。柜台后面传来两个压抑着的声音。

“还没有呢,妈妈。一芳妮不好意思地说。

“我们正要给,妈妈—…·”安妮小姐害怕似地低声说。

科里太太听了全身站直,凶巴巴地看着她两个高大的女儿,接着用又轻又凶的可怕声音说。

“正要给?嗅.真的1 有意思极了_我倒问你。安妮,谁让你把我的姜饼给人的?

“‘谁也没让,妈妈。我也没给。我只是想—…-’”

“你只是想g 太谢谢了。可请你想都别想、该想的我都会想]”科里太太用她又轻又可怕的声音说。

接着她发出刺耳的咯咯笑声。

“瞧她1 瞧她吧]胆小的小妞!哭娃娃!回她用一个多节的手指指着她这女儿尖声说。

简和迈克尔转脸看见大滴的泪珠打安妮小姐伤心的大脸上流下来.可他们不想说什么,因为科里太太尽管小。却使她们觉得自己更小,都吓坏了、等到科里太太一望到别处去,简马上乘机把自己的手帕递给安妮小姐、大滴的眼泪马上湿透了手帕,安妮小姐带着感激的眼光经千手帕还给她。

“还有你,芳妮·—一一我看你也想的吧?”那尖细的声音现在转向另一女儿。

“妈妈,我没有。”芳妮小姐发着抖说。

“哼!你也一样l 打开那个柜台!”“

芳妮小姐吓得慌手慌脚地打开玻璃柜。

“好,我的宝贝,”科里太太换了一种口气说。她对简和迈克尔微笑着召唤是那么甜,使他们为了伯@征服者威廉〔ioz7——io87)本来是法国一位公爵,io66年英国国王死了.没有于女继位、q 大贵族哈罗德当国王.威廉借口有前王过国,猛海侵入英国.打败哈罗恩.自立为王。

她这件宇感到惭愧.觉得她到底是个好人。“你们不来章吗,我的小羊羔?这是特制的,我向阿尔弗烈德大帝@学来的做法。我记得他是个吸喊叫的国师.虽然有一回他的确烤焦过蛋糕。拿多少呢?”

简和迈克尔瞧瞧玛丽阿姨。

“一个四个,”她说,“一共十二个,一打。”

“我来凑成厨师的一打——十三个。”科里太太高兴地说。

于是简和迈克尔接了十三个姜饼,每一个上面都有领纸的金星。他0 ]一人一大棒香喷喷黑黝黝的姜洪。迈克尔忍不住把饼咬掉了一角。

“好吃吗?”科里太太问、他点点头,她就提起裙子,高兴得跳了几步高地舞。

“好啊,好啊,好极了,好啊!”她用她尖细的声音叫道.接着她走到帐台,胜马上变严肃了.“不过别忘了.我不是白给的,要付钱。一个人付三便士。”

玛丽阿姨打开钱包拿出三个三便士硬币。给简和迈克尔一人一个。

一好,“科里太太说,”把它们粘在我的衣服上吧s 钱都粘到那上面去。“

他们凑近看她的黑色长衣。一点不错,上面满是三便上硬币,就象水果小贩衣服上满是珍珠扣似的。

“过来,沾上去1 ”科里太太又说一遍.高兴地等着,。拼命握手、“你们放心,掉不了。一玛丽阿姨上前一步,把她那个三便士硬币按到科里大太的衣领上。

输和迈克尔觉得奇怪,真帖上了。

于是他们也照办,简把硬币接到右肩上,迈克尔把硬币按到胶面折边上、它们也粘上了一一“真奇怪.v 简说。

“一点不奇怪,亲爱的。”科里太太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8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随风而来的玛丽阿姨》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