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女俱乐部》

第15章

作者:现代名家

1990年10月31日星期三

房东老太太是个善良热情的人,她已经老了,显示老态龙钟的难看样子,而且天天不断地吃葯,简直把那花花绿绿的葯当成是什么可口的零食。她独居在此,有些寂寞,所以就出租了楼下的余房。据说,她只愿把空房子祖给女孩子,因为她一辈子没有儿子,不习惯那些生龙活虎,喜欢出臭汗的男孩子。她有个独生女儿,早年出嫁一位港商。老太说起她来,如数家珍,眉毛眼睛都会动的,甚至能看出她年轻时的风采。

“我家小妹,聪明漂亮,当时提亲的人要踏破门槛,后来是我做主,给她定下了这门亲事!”她经常这么说,把它当成套话,或是一个什么典故。

早上,这帮女孩总是急匆匆地梳头,洗脸,动作都用优选法,可老太太却要来插一杠子,笑吟吟地探进身子,说:“喂,马莉莉,这几天你好像瘦了一圈!”

洁岚知道老太太是在称呼她,就回话说:“作业多哪!”

“恐怕还有别的原因!”她搭讪说,“你是不是同那个后生吵架了?”

老太太对有男孩上门是十分敏感的,而且她还能够察言观色,辨别真伪。也许她的青春已经过去了,所以只能把这份热情转移到关怀年轻人的青春上来,她的一席话,引得李霞和颜晓新都看西洋镜似的看洁岚的脸,窘得她脸红得像喷血。

李霞问:“是呀,大哥哥怎么几天不来?洁岚,你是不是真同他吵了?你可不能那样,否则我不饶你!他是个好心人!”

“只是有时有些市侩气!”颜晓新插嘴。

“一表人才。”老太太说,“要是我有这样的一个外孙,一颗心就可以落地了,我女儿没生过小孩,毛病看了多少年!这次,她又要回来看病了!”

李霞立时来了精神,“我们这次能同她碰头了?”

“唁!她喜欢小姑娘,看到你们,她会高兴死的,说不定统统认去做干女儿!”老太太说,“我写信告诉她,有几个女孩同我作伴,她很赞成。”

听着她们几个围着那个即将归国治病的阔太太谈个没完,洁岚无心参与,只顾想自己的心事。这两天,她努力摆脱那阴影,拼命温书,做大量地复习题,可那种悸动仍会出其不意地闯进来:这也许是一份财富,可这也是一份负担,挑着走大累,失掉又变得一穷二白,她有些不知所措。刘晓武一直没有出现,可他的音容笑貌,他的激越的口吻,他那信上的每一句话都几乎印在她的脑海中,横抹竖抹不干净。她有种感觉,就如自己痛失一块金子。

她很想写诗,也许有了爱有了怨,做诗人就有基础了。

“洁岚!”李霞突然推推她,“怎么又走神了?真有心事吗?”

“我会告诉你的。”洁岚说,“可不是现在!”

“那好吧!”李霞这位女中豪杰干脆地说,“现在就扔了那该死的心事!今天是实施捐款的第一天,争取个开门红如何?”

李霞不愧是员干将,对为郭顺妹捐款的事项进行了周密的考虑,先是对黄潼起草的捐款倡议书的每一句话都进行推敲,随后,当黄潼抄写完毕后她又亲自校订,一口气提出三处漏字的地方。紧接着,她又布置颜晓新给倡议书画上报头,还吩咐耗子和洁岚拿着直角尺在墙上画横线竖线,避免倡议书贴歪,总之,她忙得不亦乐乎,仿佛一个总司令。

“喂,喂,捐款箱似乎还不够理想。”李霞审视着那个从学生会借来的旧选举箱说:“该改装一下。”

“都七点出头了,怎么改装!”耗子懒洋洋地顶了一句,他难得起这么早,有点睡眼惺松。

“来,找张彩纸去!越快越好!”李霞吩咐道,“总务处也许开着门,你先借一张去!”

耗子嘟嘟哝哝的,他只喜欢摆阔,出些风头,别的事他都要带着无可奈何的表情去完成的。不过,他很佩服李霞这位总指挥,总以她的得力助手自居。为了她一句话,他曾又到他那精得出奇的爹那儿弄来三十元钱,立誓当全校的捐款精英。

他火速奔向总务处,一会儿,又气喘吁吁地奔回来,举帖子似的手挚一张红纸。李霞亲自上阵,在红纸上写上“爱心”二字,贴在那选票箱上,立刻,捐款的浓重情义就流淌出来。

“李霞就是不一般,举世无双!”耗子夸张地说,“不过,假如没有我的效劳,你也是一事无成!”

黄潼也是捐款的倡议者之一,他来得很早,可单独地站立一边,漠然地看着周围的一切。洁岚以为他是为昨天的事怒气冲冲,就说:“雷老师的话也有道理!”

“什么?雷老师说什么了?”他如梦初醒,黑黑的脸上一片迷惘。

“昨天,她不是说要给我们一个忠告?”

“哦,是说我当时不该报复你,你当初也不该旷课?这算什么?言之有理的话我还会盼望她多讲一些。”黄潼把拳头捏得嘎嘎响,“我是为另一件事烦恼!简直彻夜难眠!”

洁岚没作声,她怕自己会贸然提到容子,那女孩的信不知是否能增强他的自信。

“假如有个人崇拜你,而你却实际上一文不值,你会怎样处理?”黄潼说,他的双眉聚拢,有点恶狠狠的样子。

他这个悬兮兮的提问真让人难以回答。洁岚说道:“我听不懂,真的,一点不明白!”

“善良的人都听不懂这话,”黄潼更悬了,“看来我只能一个人去承受了。你知道吗?森林公园的后面有一个码头,江边没有人。上个周日,我就是在那儿度过的,我对着江水喊叫,把要说的一切都向它敞开,真到嗓子发痛!”

“为什么?你现在一帆风顺,为何比失败时更消沉?”

“我犯了一个不可原谅的错误!”他笼统地说。

那边,李霞和颜晓新大声招呼道:“来呀!别搞小团体!”

“搞恳谈会吗?快来商议一下,同学们马上要来了!”

他们几个聚到一块,刚准备把捐款的横幅打出来,肖老师跑来了。

肖竹清老师一身运动服,两手端在腰间小跑着,他奔起来很矫健,像骏马。他惟有穿这套运动眼时才显得英气勃勃,像个艺术细胞活跃的青年人。他的形象似乎就同这一类服装联系在一起,仿佛不穿这种类型的衣服,他的个性就神不知鬼不觉地溜走了。

他跑步路过这儿,也不多说话,看了看这儿的排场,问:“可以开始了吗?”

李霞一见肖老师就又不自在起来,她总认为自己没争气。也许那将来当音乐家的理想中,也夹杂着许多对他的愧疚。肖竹清呢,仿佛是有些灰心,不怎么催着李霞练声。

“请吧!请吧!”耗子殷勤地说,“请捐上一份爱心!”

肖竹清捐完款,就示意洁岚,要同她谈谈。他们走到离那帮人五六步开外的地方,肖老师问:“最近李霞的情绪怎么样?”

洁岚原以为他又会谈刘晓武的事,他总像个监护人,谈起这一切来铁面无私得很,现在听他问的是另外一回事,心里松了松,“她很开心的,干劲十足!”

“你要多开导开导她。”他沉吟了一会儿,“成功与失败都是很正常的,千万不能悲观!张玥的成功也许会给她一种刺激。”

“张玥成功了?”

“对!她获得了大奖。”肖竹清说着,眼光从洁岚的脸上移开,瞄着正在那儿风风火火张罗的李霞,“世界是很复杂的,任何事都可能发生,你得多关怀她。”

洁岚点点头,远远地看着那女孩苗条单薄的身影,忽然感到肩那儿重重的,有些喘不过气的感觉。她很奇怪,自己的感情一下子跑到李霞这儿来了,也许是为张玥着想的人实在大多了,再加上一个,也不过是锦上添花。

“噢,是吗?”她说,“假如李霞能参加决赛,她也会夺冠的!”

“假如你对她说这些,那就是害她!”肖竹清气咻咻地说,“接受现实才是聪明的!”

他们的谈话崩了,不知为何,他有些反常,过去肖老师是个遇事泰然处之的人物,耐心绝好。他手指细长,据说这种人感情丰富,为人善良,可今天,他的口气强硬,不容置否,难道他对昔日的得意门生真的充满怨气?

耗子问洁岚:“肖老师为何气成那样?简直像一头猛兽!”

颜晓新说:“这一阵,他也不大理人,变成一个神秘的人!”

这是颜晓新说过的惟一的一句不利于肖老师的话。她那张利嘴,贬低过许多人,但从来不说肖老师的不是。她总说,一见肖老师就感觉很熟悉,熟得仿佛是失散几年的亲生哥哥,她相信这种缘分是命中注定的,所以总是默默地维护他。

李霞用眼斜斜洁岚,她的艾怨写在脸上,是自责的表情,“我知道你们在谈论我,为我伤心,可我不愿意知道你们在谈什么。求你,洁岚,一句都不要向我透露!”

洁岚徒劳地挪了挪捐款箱,又将它挪回来,作为一个旁观者,她能看到一个失败者的内心的不平静。但愿这场台风快快过去。

捐款是意想不到的踊跃,认识郭顺妹的和不认识她的同学都挤着往写着“爱心”的捐款箱里放人一份热情。洁岚她们忙着登记捐款人姓名,忽然,有个熟悉的声音响起来:“喂,还需要工作人员吗?”

大家抬头一看,不由一阵愕然,眼前站着的是严阵以待的雷老师,她举着纸和笔,袖子络起了几层,有些像临出征的老女兵。

“我可以参加登记捐款人的姓名和捐款数字。”她做出请战的姿态,“我擅长数字的排列和统计,所以是可以胜任的,绝对不是来找关系开后门。”

大家笑起来,然后就大声叫好,说甲级,连黄潼都给雷老师腾出了地方。

后来,张玥进来了,她比任何时候都显得大方和漂亮,气质超群,“呵!你们真伟大!”她把眼睛睁得大大的,一脸的敬佩,“我马上打电话回家,让妈咪送钱来!”

雷老师看着她,疼爱地说:“张玥,祝贺你!”

“谢谢你,姨妈!”张玥的脸泛起一阵红润。

“不,进了校门就不存在什么姨妈了,只存在雷老师了!”雷老师正色地纠正说。

张玥羞红着脸去打电话,一会儿,她又急匆匆地走来,说:“打通电话了,妈咪说要捐一百元!”

颜晓新抢白道:“你怎么老是妈咪长妈咪短的,老重复一个单词,多乏味!”

耗子连连跳脚:“我得再捐些,保持领先!”

忍了半天的李霞终于发作了,“混蛋,人家郭顺妹生死难测,遇上难关,你们倒在这儿比阔气!”

耗子缩头缩脑,默不作声,对李霞,他早已甘拜下风,所以被她骂,他觉得十分正常,并无不妥。张玥则不,她气得哆嗦,“我原以为多捐一些你们会成绩大些,也为郭顺妹多出些力,你为什么要这样动我的气呢?”

话毕,她拔腿就跑。洁岚去追她,一直追到楼道那儿。张玥仍虎着脸,气咻咻的,说:“我真不懂李霞为什么要这样恨我,你能告诉我吗?”

“别太在乎这些!”洁岚说。

“我在乎!就在乎!”她叫道,“妈咪和爹都说李霞会忌恨我一辈子,也许他们的话是对的!”

“他们为何把李霞想得那么坏?”洁岚不满地说。

“她就是坏!”

“李霞可从未这样恨过你!”洁岚生气了,板着脸,她喜欢过去的那个温柔、宽容的张玥. “等等!”张玥叫道,“今天晚上我们家要举办‘张玥之夜’你来不?”

“也许不能来了!”

“不,”张玥可怜兮兮地摇着洁岚的胳膊说,“来吧,否则我会大失所望的!”

洁岚真诚地说:“我会为你祝福的!”

“好,你答应来了!”张玥兴奋得拉住洁岚的手捏得紧紧的,“好洁岚,我知道你不会拒绝我的,你是世上最好心的姑娘。”

她就是那种时常稚气十足,时常又很吓人地冒出一句精明老练的话,那些话也许就是她父母在她心上打下的烙印,他们把她弄得不伦不类。

一直到下午放学时,洁岚还准备找张玥推辞那个约定。她有些惶恐,怕心里发生倾斜,她眼看有天赋的李霞被机遇抛弃了,就同情她,暗暗地为她难过;可张玥那张甜甜的喜气洋洋的脸也使洁岚觉得那女孩并无过错,幸运并不是坏事。她走到走廊上时,发现张玥教室的门口站着个身材修长的女人。

那女人天生丽质,珠光宝气,可她似乎无事可做,只能弄些可做可不做的意义不大的零碎事来消遣,比如经常性地来接应张*,她每次都穿各不相同的华丽时装,仿佛模特儿似的在校园亮相,引得一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5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孤女俱乐部》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