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女俱乐部》

第17章

作者:现代名家

1990年11月2 日星期五

谁都没料到,李霞是由刘晓武陪同回宿舍的。一夜的煎熬,并未使她情绪开朗。她两眼红肿着,脸颊也被泪水浸渍得变得浮肿。但她似乎并未将痛苦随着泪水排出,她一头倒在床上,双目紧闭,牙齿咬住下chún,轻微地打着冷颤。

“你一晚上去了哪里!”颜晓新哇啦哇啦叫道:“把人都吓死了!”

洁岚说:“先让她睡一会儿吧!”

刘晓武叹息一声:“我同李霞都是被幸运抛开的倒霉坯子,呵,同是天涯沦落人,相逢何必曾相识!所以,我们能相互理解!”

颜晓新说:“你这是什么意思?”

“我去坐通宵电影院解闷,哪料到李霞正巧坐在我前一排!”刘晓武耸耸肩,“我们都想在黑黑的无人打扰的电影院中挨过这一晚,真是不谋而合,配合默契!”

颜晓新点着李霞说:“你呀你,怎么会到那种地方去的!那里都是混日子的人呆的!”

“哈,说得好!”刘晓武拍响了巴掌,“我们就是在糊里糊涂混春秋的人。”

李霞像一个木头人,无论大家怎样议论,她都美目紧闭,不露声色,要不是她的双手不停地搓着一块手绢,大家一定会误以为她睡着了。颜晓新上前去推李霞的肩:“你听我说,李霞,肖老师他,他要调到少音协去,今天中午就走!”

“走得好顺利呵!”刘晓武鄙夷地说,“本人早已得知了他的品行。他的荣升,完全是踩着别人的肩膀。知道否,李霞的复赛得分并不比张玥差,可填写平时成绩时,他肖某人给张玥多填了十分,这完全是良心分数,可多可少,他这一手,就导致了李霞的落榜,假如他是个正直的人,这次的冠军就一定是李霞!”

“我不相信!”颜晓新脸色煞白,“你怎么可以乱说一气!”

“我是从少音协得到的消息,内线的!”刘晓武说,“你信不信都可以!”

“他为什么要这么做?”洁岚问,“为什么要损害李霞?”

“因为张玥的父亲保荐他到少音协工作!”刘晓武气咻咻地说。

“你怎么把人看得那么脏!”颜晓新怒不可遏。

洁岚想到肖叔叔躲躲闪闪的眼神和极不自然的微笑,忽然感到一阵后怕。他真是那种人?她看着李霞那失神的脸。这不幸的女孩一定已听刘晓武叙述过一遍,才会像遭人抢劫似的磕磕绊绊的一路回到家中,现在,那女孩悲苦的表情完全能体现出她的伤痕又被揉搓了一遍。

在沉默中颜晓新一撅不振,求援似的问道:“李霞,你不会相信这一切吧?肖老师是你恩师呀!”李霞长吁一口气,冷冷地一字一句地说:“我从现在起,不相信自己,也不相信任何人!”

刘晓武感慨万分地添上了一句:“人心难测!”

颜晓新狠狠地白了刘晓武一眼,她对他的不满已积蓄了好多日子了。她把那画夹上的画收下来,卷成一卷,对大家宣布道:“我要当面去问他!问肖老师!”

李霞“霍”地站起来,点着颜晓新说:“你记着,这事与你无关。那本该属于我的冠军给别人夺走了?不,即使是把我报上去,决赛中我也拿不到名次的,我们的背景不一样!肖老师只是做了件聪明的事。否则,他高升不了,我也同样当不上第一名!”

颜晓新生气地斜了刘晓武一眼,说:“你说你不相信任何人,我看你倒是很相信一个人,你的口气同他的简直没有区别!”

这个画马专家气得在房间内打转,刘晓武知趣地告辞了。他一走,颜晓新的眼泪就止也止不住地流下来,她把那幅画了一夜的杰作扯过去,揉成一团,负气地扔在地上。

然后拉过书包,怕冷似的缩着肩,头也不回地去学校了。

洁岚拾起那幅画,细细地抚平了。那幅画真的很出众,极有灵气,画面上不是一匹平庸的马,而是一匹神马,像是从猛兽修炼过来的,无畏、高洁。神圣。凝结着作者的炽烈的情感。洁岚将它小心地收藏起来。

颜晓新后来再也没提到这幅画,直到有一天,这幅画有了个戏剧性的结局。即使那样她也没露出过分的轻松和喜悦,只是淡淡地接受了这一切,仿佛她早就预知一切。

中午吃午饭时,肖老师一出现在饭厅里,立刻轰动了一拨男女同学,此刻,关于他荣升的消息已传遍校园,大家都怀着遗憾纷纷涌上去同他道别。他呢,同这个来个大招手,同那个点点头。在学校,潇洒的男教师一向很走红的。颜晓新早避开了人潮,端着碗一溜小跑躲得无影无踪,好在饭厅里的气氛很浓烈,除了细心的洁岚谁都不会注意到这一幕。

“你好!郑洁岚!”肖老师主动同她打招呼,“现在算是正式道别了。”

“是的,再见了!”洁岚淡淡地说,“可是,我……”

“出去谈如何?”他大度地笑笑,“我曾是你的监护人,今天算是最后一天履行责任,”

出了门,洁岚劈脸就问:“肖叔叔,有人说这次应该是李霞当冠军的!”

“持这种观点的人简直太幼稚了!”肖竹清清清嗓子,“不错,当时少音协确实来征求过我的意见,我均衡再三,只能丢卒保车。这也是策略!为了学校的荣誉!”

“李霞成了丢掉的小卒?”洁岚委屈地说。

“洁岚,你怎么能这样说呢?李霞连这些挫折都受不得,这怎么能进艺术圈呢?、社会太复杂了,人都应该学会委屈求全,能伸能缩。”他看看她,不快地说,“来接我的车快来了,我得走了。”

在许多男生女生的拥簇下,他朝校门口走去。他今天已面目全非,脱掉了运动服,取而代之的是一套挺刮的新西装,因而,他不怎么像个朝气蓬勃的艺术老师了,而是像少音协的一个职员。那套西装不怎么合身,后背有些微微弓起。洁岚无缘无故地觉得,也许那儿藏着他的无奈和委屈求全。

庆丰中学从此就少了一位姓肖的气质不凡的老师,虽然后来他又多次走进庆丰中学,但因为神气大变,一走进大门就成了一个扎眼的格格不入的人物。

下午下了第一堂课,校园里正是一片欣欣向荣,这时候不活动,也许会像懒虫那样打瞌睡的。初一的几个莽撞的男生正在操场上学习“少林小子”,几个扫蹚腿,把操场边的沙坑搅得尘土四扬,引起女生们的尖声责备。一辆“桑塔纳”小轿车从校门口直开进来,很招摇,一直停在教学大楼前。这引起了庆丰中学上上下下的一个不小的轰动,大家都在议论纷纷:究竟来了个什么显赫的人物?

从车里出来的是一个高个子女人,一身洋装,却盘着发髻。她下了车就昂首挺胸,高跟鞋嗒嗒地踩得很急,一路直奔校长室。洁岚远远地瞥了那不速之客一眼,还以为是个什么港台影星来访。可没等打预备铃,校长就心急火燎地奔出来,一路叫道:“郑洁岚,初二(1 )班的郑洁岚呢?”

洁岚惴惴不安地进了校长室,那女人立刻上前一步双手捉住了洁岚的肩,她的脸笑容可掬,露出一种善良女人打量小女孩时特有的神情,“长这么大了?哈,出落成一朵出水芙蓉了,真是一个beautiful girl!”

洁岚笑笑。不管那女人是谁,她都喜欢,、就那么简单。

“噢,知道我是谁了吧?”她俯身疼爱地拍拍女孩的脸,“我们没见过面,可通过信。亲爱的小孩,你同你妈妈十分相像,哈,见到你我好开心噢!”

“叶倩玲阿姨!”洁岚激动地叫道。

很小的时候,洁岚就常听妈妈谈起叶倩玲,妈妈没有亲姐妹,就不由自主地把叶倩玲放在姐妹的位置。叶倩玲阿姨的美貌、聪明、居住地的遥远,总让洁岚想起月亮上的媳娥。后来,妈妈把“嫦娥”的比喻写信告诉了叶倩玲,不料,一句小孩的玩笑话却引得叶倩玲流了一天的泪。她亲自写信给洁岚,夸她是个聪明懂事的女孩。所以,从此叶倩玲屡屡来信说要认清岚做干女儿。

“喂,叫干妈!”她说,“叫得亲热些!”

洁岚羞怯地笑笑,感觉在叶阿姨面前猛一下又回到童年时才遇上过的尴尬中。

叶倩玲阿姨向校长请假,她准备带洁岚去她下榻的宾馆。洁岚奔回去取书包时,她就站在走廊口等她,看也看不够地目送着她,洁岚感觉她真有点像妈妈,妈妈就是那种情意绵绵的女人。

“桑塔纳”载着她们直驶宾馆,那是个四星级宾馆,金壁辉煌,门口还站着为客人拉门的穿制服的小伙子。走廊里铺满漂亮的地毯,一切都像电影里那么豪华。进了叶阿姨的包房,洁岚也只顾东看看西看看,眼前的所有陈设都那么讲究、舒适。

叶倩玲脱下白色西装,里面是一件猩红色的丝绸衬衣。她从冷藏柜里取出矿泉水,给洁岚倒了一杯,自己也要了一杯。然后紧挨着洁岚坐下。

这下,洁岚可以静静地凝视叶阿姨了,她不愧是个美人,五官长得非常端庄,有一双漂亮的杏眼,上着淡妆,远远的看,显得十分鲜亮、年轻。可是近看时就大不相同了,眼窝那儿似乎沉着色素,黑乎乎的,而且眼袋有些陷下去,松松的。

“我很老了是吗?”叶倩玲阿姨说,“我最怕老,可又对它毫无办法!”

“不,不,你远看时非常年轻。”

“近看时就是个老大婆了?”叶阿姨笑得肩膀乱颤,“你呀你,真是个老实的孩子,对我说说无妨;对别的人,可不能这样,应该恭维人家几句,这也是女孩子的教养和学问噢!”

“妈妈她,”洁岚说,“她一点不在乎老,有时还让爸爸拔她的白头发!”

叶阿姨沉吟了一下,说:“那是因为你妈妈过得很幸福,有安全感。是不是你爸爸对你妈妈特别体贴?”

“他们被地区选为‘模范夫妻’呢!”洁岚说。

“他们吵不吵架?”

“也吵。”洁岚说,“冬天冷,他们就争着要早起来烧火做饭,爸说妈有关节炎,妈说爸腰不好,要吵半天!”

“多么甜蜜的吵架哟!”叶倩玲笑了,笑得有些茫然,“这种日子,我一天也没过上!”

她们聊了半天,叶倩玲问得很细,枝枝节节都问,当她知道洁岚的妈妈已是当地的会计师时,便由衷地说:“不容易啊!你妈妈上中学时算盘没我打得好,可现在,我退化了,连钱都算不清楚,经常丢三落四!”

叶倩玲阿姨没谈自己的生活,一句也没谈,但她的微笑中却带着凄婉和无奈。她的衣物、提包都很华贵,还有各种首饰,手面也阔绰,但她似乎并不开心。

天色渐晚,叶倩玲阿姨给洁岚看她在海外拍的照片,她在照片中显得神采飞扬,可那一厚叠照片都是她独自一人或站或坐着,十分单调。洁岚问:“给你照相的人为何不同你合影?”

叶阿姨莞尔一笑,“那是照相机自拍的,我这次,是独自一人旅行!”

洁岚津津有味地看着照片上的风光,刚想问个问题,头一抬,发现叶阿姨已经倚着沙发睡熟了。睡眠中的她,皮肤显得特别松弛,下巴也挂下来,脸变得狭长而又苍老,与刚才的她判若两人,使洁岚的心怦怦乱跳着扭过脸去。

叶阿姨几分钟后就恢复了体力,她笑容可掬地说要带洁岚回自己娘家去吃晚饭。她的母亲接她下机后就回家去准备饭菜了,“洁岚,如果我是你干妈的话,你就跟我回去见干外婆!”她开玩笑地说。

洁岚笑笑,说:“叫老奶奶行吗?”

“好乖巧呵!”叶阿姨套上洋装,匆匆补了一下妆,说,“六点了,车已在大门口等了!呵,哪里的饭都不如家里的可口!”

“你不想住回家去吗?宾馆里并不好,大冷清了。”

叶阿姨耸了耸肩,说,“夭知道,反正是习惯住宾馆了,人来客往也方便一些。”

“桑塔纳”载着她们从大路转到小路,路变得越来越熟悉,洁岚坐在车上微微地有些晕车,今天下午发生的事总给她一种恍如隔世的感觉。车子拐进了小巷,不可思议地朝着洁岚她们的孤女俱乐部的方向驶去。洁岚兴奋地想打开车窗,在经过这幢小房子时大叫一声,让她的同伴大吃一惊,看她像公主那样让豪华的汽车接走。

可是,车子很善解人意地在那幢小房子前停下了。车一停,穿了一身簇新衣裤的房东老太太就从楼下的厨房里迎出来。洁岚分明听见叶阿姨叫那老大太。

“妈妈!”

“快进门!快进门!”房东老太太快活地叫道,“你喜欢的八宝鸭我都烧好了,香喷喷的!”

“洁岚,来!”叶阿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7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孤女俱乐部》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