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葡萄

作者:现代名家

  你喜欢葡萄吗?你听过野葡萄的故事吗?

  秋天里的葡萄,水灵灵的特别甜。尤其是那些紫葡萄,一颗颗亮晶晶的,又大又圆,薄薄的皮里,包着蜜一样的汁,远远的望着,像成串的紫水晶球儿。所以,乡村里的人们,夸女孩的眼睛好看的时候,都说:像葡萄珠儿一样。

  人们传说着:荒山里还生长着一种野葡萄,颜色是深红的,一串串就像那红色的珍珠。这样的葡萄,可不比一般啊!瞎眼的人吃了它,就会好起来。从前有一个小姑娘,瞎了眼睛,就是吃了这种葡萄又重新看见光明的。

  那是一个偏僻的小村庄。村外边有一条大河,村里的人,差不多每家都养鹅。村东头有一个李妈妈,她家养鹅的年代最久,养的鹅也最多。李妈妈夫妇俩,没有儿子,只有一个小女儿。这小姑娘说来真出奇,长得像鹅毛一样白净,一对闪亮闪亮的眼睛,人人见了都说:“哎呀!看她的眼睛多美啊,像荷叶上的露珠儿一样。”四乡八里的人知道了,也都说:“那个小村子里出了仙女了!”

  小姑娘越长越聪明,越美丽,刚满八岁,就到河边去放鹅。她常常在水浅的地方和白鹅一起玩水,亲自喂饱那只最小的白鹅。一年的工夫,那只最小的白鹅,长得比所有的鹅都大,羽毛放着光泽,美极了。她这样爱白鹅,简直不能和它们分开,那些美丽的白鹅,也亲热地跟她生活在一起。因此,村里的人都喊她“白鹅女”。

  白鹅女长到十岁,爹娘先后都死去了。狠毒的婶娘霸占了兄嫂的家,就苦待起侄女来。小姑娘白天出去放鹅,夜里就睡在河边高大的柳树下,每日里只能吃到一块冷饼子。善良的白鹅,好像知道小主人的苦楚,夜里,都把翅膀盖在她的身上,守护着她。那最小的白鹅,把头伸在小姑娘的肩膀上,跟她更是亲密。

  日子就这样过着,本来还可以将就的活下去。

  可是过了一年,婶娘也生了个小姑娘。这个小姑娘,长得和白鹅女一样俊,只是两眼是瞎的,眼珠儿瞪着,一动也不会动。所以村里人都喊她“瞎闺女”。婶娘听了,心里很恼怒,一见白鹅女那对水灵灵的大眼睛,心里就气得慌,恨不得把它们挖出来。

  一个秋天,红艳艳的苹果压弯了枝子,黄澄澄的梨子像金钟一样在树上悬挂着,葡萄一串串的吊在架上,月亮又大又明,安静地照着草地。中秋节到了。白鹅女望着河水远远地流去,不觉难过起来。家家都在过节,谁管自己呢?那厉害的婶娘会不会来喊自己回家?就在这时候,婶娘挎着一只篮子,走到河边上,狠狠地说:“把鹅蛋给我装起来!”白鹅女说:“婶娘,八月十五,人人都过节,带我回家,给我一串葡萄吃吧!”婶娘哼了一声说:“你就知道葡萄!别人都说你的眼睛像葡萄珠儿,给我来看看!”说罢,从河边抓起一把沙子,揉进了白鹅女的眼睛里。

  狠毒的婶娘提着一篮鹅蛋回家去了,留下白鹅女,独自一人坐在河边哀哀地哭。她什么也看不见了,闭着痛楚的双眼,坐了一夜,又坐了一夜,还是什么也看不见。她哭得这样伤心,连河水都喧闹起来,好像那夏天的急雨,涨满了小溪一样。后来她想起来,妈妈活着的时候,曾告诉她,从前的人说:深山里有一种葡萄,瞎眼的人吃了它,就可以看见光明。她想:呆在这里,也是瞎着眼等死,倒不如往荒山里去寻野葡萄,或许能找到,重新看见光明。于是她爬起来,顺着河边往前走。小白鹅嘎嘎地叫着,跟在她后边。她抱起小白鹅来说:“小白鹅,我的亲人,人说你们能听懂河水的话,你向小河打听一下,它能不能把我带到一座高山跟前去?”小白鹅叫了两声,扑地一下跳进河里,白鹅女骑在它身上,小白鹅拍拍翅膀就逆着水往上面游去。一面游,一面回头嘎嘎地叫,好像说:“我的小主人!河水告诉我们:顺着水游容易,逆着水游难,但水是由高山往下流,我们只有逆着水游才能找到山呀!”白鹅女同意的点点头,搂搂它的脖子,它就不叫了,愉快地向前游去。

  冷飕飕的风从河面吹过,水流越来越急,小白鹅不住地打旋,白鹅女浑身不住的抖着,她害怕起来,哪里有高山呢?也许,还没有找到它,就掉进河里淹死了!可怜没爹没娘的孩子,谁也不会寻找她,只有小白鹅将为她难过。她抚着白鹅的羽毛,心里想:小白鹅多么可爱呀!假使我死了,谁又来照料它呢?越想越难过,不觉流下滴滴的眼泪来。

  就在这时候,她听到哗哗的山水声,好像暴雨敲打着屋檐一样。莫不是前边有一座山了?或许这条河就是从那里流出来的呢!她鼓足了劲,伸开两条腿,帮着小白鹅用力划水。山水的声音越来越响,她的脚下触到了圆滑的石头,不是一颗颗的石子,是大块大块凹凸不平的石头地。真的到了一座山脚下么?白鹅女跳下来,浅浅的水流从她的腿旁流过,打着漩涡。她抱住小白鹅,亲了又亲,然后说:“我的小白鹅!你回家去吧!我到山里寻找野葡萄去了。”说罢和它告别,就往前边走。

  她真的找到了一座山。这是一座荒山,从来没有人来过,满山的怪石头,刺蒺藜,有眼睛的人都找不出路来。白鹅女到了山根下,就想:“但愿能找到野葡萄就好啦!”她攀着山石往上爬,抓住一把草,草上有刺扎破了她的手,她踩住一块石头,石头滚落下去,可是她就这样:爬上去,滚下来;滚下来,又爬上去。爬了很久很久……

  后来,她爬到一棵老松树下,停下来,想喘喘气。忽然,听见两声怪叫,白鹅女急忙爬到老松树的顶上,紧紧地搂着树枝,一动也不敢动。她听着那叫声渐渐的近了。从声音,她听出来那是一只老熊。她害怕极了。她听人说老熊站起来比一条大键牛还粗、还大,它的眉毛和身上的毛一般长,前脚上的两只大掌像钢盘一样,上边结着厚硬的茧子,它一下子能拔起一棵树呢!它要摇这棵老松树可怎么办呢?……但老熊前望望,后瞧瞧,山风一劲儿往它脸上吹,吹得眉毛挡住了它的眼睛,它就没有能够看见白鹅女。白鹅女把脸贴在树干上,悄悄地躲着,老松树用叶子遮盖着她。老熊叫了几声就跑过去了,只有那被惊起的鸟儿,唧唧喳喳叫着,满山乱飞。

  白鹅女累了。她坐在老松树上,渐渐打起瞌睡来。山风摇动着松树枝,百灵鸟叫得多好听呀,好像妈妈唱的催眠曲,那样轻,那样温柔。白鹅女睡了,睡得甜甜的。温暖的阳光,透过树荫,映在她美丽的脸上。这时候,她梦见了什么呢?

  忽然,一阵旋风刮过来,几乎把白鹅女从树上掀掉。原来是一只大野鹰。它飞到老松树的顶上,扇动着两只大翅膀,把整个树顶都遮住了,两只大爪,像铁钩子一样,紧紧地抓住树干。老鹰张着尖利的嘴,狠狠地敲打着树枝,像斧头砍的一样。但是老鹰高高地仰着头,瞭望着天空,却没有能够看见白鹅女。白鹅女机警地从它的翅膀底下顺着树干滑下来,老鹰张开大嘴叫了几声就飞去了,只有那老松树,摇动着松叶沙沙地响。

  白鹅女告别了老松树,继续往前爬。她的衣服撕破了,脸上手上都流出了鲜血。她爬呀,爬……摸到一块大石头,又凉又滑,好像那海水里长满青苔的岩石,她往上一坐,滑溜一下,石头跳起来飞出了好远。原来是一条盘卧着的大蟒。这大蟒有多少年了?谁也不知道,水桶还没有它粗呢!但它没有咬白鹅女,一直窜过山涧去不见了。白鹅女虽然很害怕,可是她想:找到野葡萄就能活了,这样瞎着眼一直到死,还不如给野兽吃掉。于是她仍旧很勇敢地往前爬……

  她爬到一座山崖下,实在没有力气了,就想坐下来休息一会儿。她伸出两手寻摸一块平坦的山石,预备坐下去,但是因为她看不见,两手朝着悬崖的边缘扑过去,一下子就掉进了山洞里。直到深夜,她才苏醒过来。山水冲积下的淤泥救了她。她没有摔死,只是跌伤了。她听见泉水淙淙的响声,就摸着往前爬。爬到一股泉水边,洗洗手,冲冲脚。真奇怪,摔破的伤痕立刻就好了,全身都恢复了力气。她想:也许这条泉水,能把我带到长野葡萄的地方去吧!她就顺着这条泉水往前爬。爬着,爬着,一下子又跌进深谷里,她闭着眼,听着风声从耳边呼呼地飞过,她想:要摔死了!忽然,什么东西接住了她,轻轻地荡上荡下,像秋千一样。她伸出小手一摸,仿佛是几根藤茎,手攀着藤子往上爬,一颗凉凉的水球,碰到脸上滚落下来。多奇怪!这是哪里落下的水珠儿呢?她在四周摸来摸去,就摸到一串圆圆的,凉凉的东西。用力一抓,流出滴滴的黏汁来。放在舌头上尝一尝,甜腻腻的,带着一股醉人的清香。这不是野葡萄刚她摘下一串,又一串,把嘴塞的满满的,吃了又吃。一下子,两眼忽地明亮了。她看见:满山崖上,生长着野葡萄藤,藤蔓蔓上悬结着深红色的野葡萄,薄薄的果皮像珍珠一样透明,亮晶晶地闪着光,深绿色的叶子,像翡翠一样,遮满了山崖。白鹅女抱着藤子,望望天,天上蓝蓝的,飘着几朵白云,白云下边是山峰,山上的。水是那样的清,那样暖,淙淙地往下流,冲洗着白鹅女身边的野葡萄藤,流向那深深的山谷。也许,就因为被这样的泉水浇灌着,这样的山风吹拂着,这样的阳光照耀着,这野葡萄才长得这样甜,这样美丽,像红珍珠一般。泉水两边石头缝里的野花,开得多么好看。花丛中的果木树,结着累累的果子……世界是多么美呀!白鹅女坐在藤子上,拍着手,两脚荡来荡去,唱起快乐的歌。

  她一边唱,一边用藤蔓蔓编篮子。篮子编成了,装了满满一篮野葡萄。她高兴地想:“好了!村内磨房里那瞎眼的老头儿,不用再摸着墙根儿走路了。让他吃了野葡萄,睁开眼看看天上的星星,看看明亮的阳光!那吹笛子的盲艺人,不用再让儿子领着走路了,给他吃些野葡萄,也让他看看路边的草长的多么绿!还有那瞎眼的小妹妹,让她看看我们的白鹅,多么白,多么漂亮……”

  白鹅女顺着藤茎爬到了谷底,就沿着山石往前走。但是她走完一个山谷,还是山谷;翻过一个山崖,还是山崖,怎么也找不出一条通山外的路来。月亮又大又明,她望望四周接连不断的山峰,发起愁来。怎么回家呢?这时候,天空飞过一群鸟,接着又是一群,又是一群,红色的、绿色的、五光十色的,一队接着一队,遮满了天空。白鹅女想:要是有一只鸟把我带出山去就好了!但是鸟群没有理她。它们嘴里都衔着食,很快地向北方飞去了。她叹了口气,望着又圆又大的月亮,重新发起愁来。这时候,山顶忽然刮起一阵风,成群的野兽在奔跑。有狮子,有老虎,还有白毛红眼睛的兔子,长角的梅花鹿……它们嘴里叼着吃食,向着西北方和东北方跑去。白鹅女吃惊地躲在岩石的后边。她奇怪,它们是从哪儿来的?过了一会儿,一切都平静了,她便朝着鸟群野兽来的方向往前找去。翻过了几座山头,就看见一块宽阔的草地。草地的对面是高人云层的山崖,旁边是密密的树林和谷地。草地上堆满了瓜呀,果子呀,还有各类的种子……白鹅女怔住了,这是什么地方呢?她曾经听到过关于山神和野兽大聚会的传说,也许……就在这时候,她看见一位高大的石头老人,从对面的山崖上朝她走过来。他左肩披着绿丝绒,右肩披着五彩锦,前身挂着各种兽皮和羽毛,头上戴着黄金冠,脚上穿着水晶鞋,手里拿着银手仗,脖子上挂着各种宝石和珍珠作的项圈儿。在月光底下,鲜艳的光彩,照得满草地上亮闪闪的。白鹅女回头想跑,已经来不及了。石头老人站在她面前,问她:

  “为什么你不到东、不到西,偏偏来到我这里?谁领你来的?”

  白鹅女紧紧地搂着自己的篮子说:

  “没人领我,没人带我,我自己来的。”

  石头老人不相信地摇摇头,说:

  “你小小的年纪,没友没伴儿,怎么认识到我这儿来的路呢?它可不是容易找到的。”

  白鹅女害怕地说:

  “我不认识路。因为看见一群鸟从这里飞出去,一群兽从这里跑出去,我朝着这个方向翻过几个山头,就找到了。”

  石头老人笑了笑,说:

  “好伶俐的小丫头,你来找我要什么呢?”

  这时候,白鹅女就大胆地说:

  “我本来不是来找你,只是想看看,这是什么地方。现在求你送我回家吧!”

  “回家?”老人望望白鹅女,望望她手里的篮子说:“你的家在哪儿呢?为什么你一个人跑到山里来?”

  白鹅女见他很和气,就不再害怕,把自己的遭遇,从头到尾说了一遍,还举起篮子里的葡萄给老人看。

  石头老人听了,拍拍她的头说:“好孩子,你真聪明,真勇敢。我很喜欢这样的孩子!跟我留下吧,我愿意收养你作我的女儿。”白鹅女望望他,奇怪地问:“不知你的名,没问你的姓,你是谁呢?”老人哈哈大笑说:“我么?我就是这山里的神。你看吧……”他抱起白鹅女,往前一指,就见各种的果树:野苹果啦,山里红啦,一片片红的、黄的。紫的,永远也吃不完。他往洞里一指,就有无数的灰鼠皮啦,貂皮啦,挂满了洞。他又往山上一指,山就裂了开来,里边的宝石啦,绿玉啦,比天上的星星还多。看完了,老人把她放到地上问道:“怎么样?留下吧!林里鸟兽听你的话,山里财宝尽你玩儿。”白鹅女想了想,问老人说:“我留下做什么呢?”老人说:“帮我看守宝石。你可以守着彩色宝石玩,也可以爬到树上采果子,还可以看小兔子跳舞,听小鸟唱歌。成天舒舒服服地吃、玩……”但是白鹅女说:“不!我不愿意呆在这儿。我要回家。”石头老人奇怪地问:“为什么?”白鹅女说:“我要把这野葡萄,带给磨房里作工的瞎老头儿。让他不再摸着墙根走路,把头撞在门上。让他也看看天上的星星,是多么亮。也带给那吹笛子的盲艺人,让他不再跌进泥坑里。让他看看路边的草,是多么绿。还带给我的小妹妹,让她也能从屋里走出来。到河边看看那可爱的白鹅……他们会多么高兴啊!”

  老人劝她说:“你跟我留下,有享不完的幸福,说不尽的快乐。哪有这样好的地方呢?”但白鹅女摇摇头,坚决不肯。老人有意要试试这个小姑娘的胆量,他撅着胡子,吹出一大口气,白鹅女便被吹到半空中。风声在她耳边呼啸,吹得她睁不开眼睛。等她落下地来,老人问她:“怎么样?愿意跟我留下吗?”但她还是摇摇头:“不!我不愿意留在这里。”

  老人更生气了。他哼了一声,一口气把白鹅女吹到云层上边。风卷着她,翻上翻下,她紧紧地抱着篮子,不住地折跟头。当她落下地来,老人问她:“怎么样?还要回家么?”白鹅女仍旧回答:“我要回家。”

  老人张开大嘴,直着胡子吹了一口气。立刻刮起漫天漫地的大风。沙石在空中乱飞,发出吓人的呼啸声,白鹅女被风卷上去,翻下来,不住地在半空里打转。但她落到地上来时,仍旧坚决地说:“不!我不愿意留下。我要回家。”

  她以为石头老人一定要更严厉地惩罚她了。但老人却把她抱在怀里,摸着她的头亲切地说:“你真是个勇敢、善良的好孩子。谁接待了你,都会幸福的。”他顺手折了一根绿树枝,放在白鹅女手里,说:“拿着它吧!回家的路远着呢!有了它,你就不会累了。”白鹅女刚要向老人道谢,老人把手一挥,一阵轻轻的风,就把她飘送到了山脚下。

  白鹅女不知道怎样回家,就一直往前走。这树枝真是奇怪的树枝,拿在手里,走起来又轻又快,像风吹送着她一样。她走了很久,来到一片麦田里。炎热的太阳,晒干了地皮,麦苗子好像秋天的枯草,铺倒在地面上。田边上坐着一个老头儿,飘着银白色的长胡子。他那干皱的脸,好像枯老的树皮。他不住地摇着头叹气,谁见了都会难过的。白鹅女跑过去,拉着老头儿的胳膊问道:“老爷爷,你为什么坐在田边上叹气?”老头儿摸摸她的头,说:“好孩子,像你这么大的时候,我就开始种地,把一颗颗种子埋进土里,把一粒粒粮食收进袋里,用短把子薅刀除掉每一棵草,用眼泪和汗珠浇灌每棵苗儿。一年又一年,我的汗水流尽了,眼泪流干了,现在我这瞎老头儿只有守着这块土地叹气。”白鹅女放下手里的篮子,拿出一串野葡萄,一颗,又一颗,放进老头儿的嘴里。老头儿吃着,咽着。忽然,两眼亮了起来。他看见自己的庄稼,看见火炎炎的太阳,还看见地下一股清莹的泉水。老头儿抱着白鹅女高兴地说:“我不再用汗珠眼泪浇地了。我要把那泉水引到地面上来。”

  白鹅女又往前走。天开始下起毛毛雨来。她走过一座茅屋,听见里面哀哀的哭声。推开门走进去,一位老妈妈扶在机子上,眼泪像雨丝一样往地下淌。她问老妈妈:“妈妈,你为什么扶在机子上哭?”老妈妈摸摸她的头,断断续续地说:“好孩子,像你这么大的时候,我就开始织丝。一年又一年,把各种颜色的丝线穿起来,织成漂亮的绸子。梭儿来回地飞,眼睛也随着它跑,现在我的眼睛瞎了,梭儿停了,乱丝把我缠在机子上,我既看不见乱丝的头儿,也看不见绸子的花样,我什么也看不见。”说完,又伤心地哭。白鹅女揭开篮子盖,拿出一串野葡萄,一颗,又一颗,放进老妈妈的嘴里。老妈妈吃着,咽着。忽然,什么都看见了。她找到了乱丝的头儿,看见了最美丽最细致的花样。她抱住白鹅女高兴说:“好孩子!妈妈将织出多么漂亮的绸子呀!”

  白鹅女继续往前走。她走到一片草原上。天开始刮起大风来,漫天的黄风,吹荡着一望无限的草原,好像起伏的波浪。风声夹杂着断断续续的牧歌,好像孩子哭一样。白鹅女找来找去,找到一队羊群。一只大公羊的身上,骑着一个小牧童,戴着一顶圆圆的小红帽儿,手里拿着一支小羊鞭儿。他唱着凄凉的牧歌。羊群低着头,紧紧迫在他身后边。白鹅女跑过去,拉住大公羊的角,抱住了小牧童,温和地问:“小兄弟,什么事让你这样伤心!莫非公羊顶角撞了你的头?莫非大风扬沙迷了你的眼?告诉我,我愿帮你的忙。”小牧童从羊背上跳下来,搂住白鹅女的脖子,说:“小姐姐,我生下来就没有眼睛。一天到晚骑在羊背上,跟着爸爸赶上羊群放羊。走遍了山坡草地,走过了树林草滩。我什么也看不见,什么也望不着。今天爸爸回去寻干粮,遇上大风一直没回来,我和羊群往哪儿去呢?大风把我们赶到东,赶到西,现在不知到了哪里!”说完,呜呜地哭起来。白鹅女亲亲他的头说:“小兄弟,不要怕。让我来帮助你。”她摘下一颗野葡萄,放进小牧童的嘴里。接着又放进一颗,两颗……小牧童的眼睛就亮起来,看见了一切。他高兴地抱着白鹅女,又跳又笑,唱起最快乐的歌儿。他唱的这样好听,那样动人,连风也止了,沙也住了,小鸟都远远地飞来,蔚蓝的天空聚集起白云,白云的后边,透射着灿烂温暖的阳光。

  白鹅女又继续往前走……

  她走过一个地方,又走过一个地方。最后她回到了家乡。家乡亲切地欢迎着她。只是她那狠毒的婶娘早已得病死去了。白鹅女便让那磨房里的瞎老头儿看见了天上的星星,让那盲艺人看见了路边的绿草,让小妹妹看见了白鹅……她还让很多很多瞎眼的人看见了光明。
温馨小提示:
您正在阅读的《 野葡萄》内容已完结,您可以:
返回现代名家的作品集,继续阅读现代名家的其他作品..
返回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