狐狸打猎人

作者:现代名家

  有的小朋友看了这个童话的题目,一定要问:“狐狸怎么能打猎人呢?你瞎说!”

  我说,这个童话里的狐狸,真的能打猎人。不过,狐狸的这枝猎枪是怎么得来的,那就要听了故事才会明白。好,还是先让我来讲故事吧。

  在一个山区里,有一座大山,叫顶天山。山脚下有个小村子,村里的人家都是靠打猎过生活的。有一天,不知道是谁,在一块光滑的岩石上画了一只狐狸。

  第一个人看到了,就说:“哈!这上面画的根本不像狐狸,倒像一只狼。”

  这句话一传两传,传到另外一个人的嘴里,就变成这样说了:“有人说,顶天山上有一只狐狸,一下子变狼了。”

  别人听了都问:“是真的吗?”

  “是真的,好多人都在这样说。”

  狐狸变狼的这句话,一传两传,又变成这样说了:“有人说,顶天山上有一只狐狸,一下子变狼了。嘴里还有两颗挺长挺长的大牙,吃石头都行。”

  这话一传两传,很快又变成这样了:“有人说,顶天山上有一只狐狸,一下子变狼了。有两颗大牙,额头上还有三只眼睛。不管你在多远的地方,他一眼就能见到你。”

  这话一传两传,马上又变成这样了:“有人说,顶天山上有一只狐狸,一下子变狼了。有两颗大牙,有三只眼睛,头顶上还有四只耳朵。不管你在多远的地方,只要你轻轻说一句话,他都能听清楚。”

  这话一传两传,立刻又变成这样了:“有人说,顶天山上有一只狐狸,一下子变狼了。有两颗大牙,有三只眼睛,有四只耳朵,还有五条腿。不管你跑得多远,他很快就能撵上你。”

  大家都说,这是一只多么凶恶、多么可怕的狼啊。

  顶天山上有一只最狡猾的狐狸,听到这个传说,高兴得不得了。他马上跑去跟一只老狼商量。

  “老狼老狼,你借我一张狼皮,就是你祖宗的那张皮子借我披一下,好吗?”

  老狼问:“你披了狼皮去干什么呀?”

  狐狸把嘴巴凑到老狼的耳朵边,轻轻地说:“我就要做那样一只狼,嘴里有两颗大牙,额头上有三只眼睛,头顶上有四只耳朵,还有五条腿。我这样再也不怕猎人啦,说不定猎人还怕我哩。”

  老狼听了高兴得直咬牙,他说:“那干脆让我来扮吧,就不用什么狼皮啦,我身上就是狼皮。”

  狐狸说:“这可不好,还是让我来扮合适。”

  要讲狡猾,狐狸比狼要狡猾得多。狐狸不光是能把死的说成活的,还能装模作样地骗人,老狼就做不到。好吧,老狼把祖宗留下来的一张狼皮借给了狐狸,不过讲好一个条件,得到好吃的东西,要分给老狼一份的。

  狐狸开始打扮了,老狼就帮他忙。狐狸真会想办法,他用两枝细竹管套在两颗牙齿上,这就是挺长挺长的大牙。额头上画了一只眼睛,一看有三只眼睛了。头顶上插了两片株树叶子,好像真的有四只耳朵啦。可是还差一样,那第五条腿呢?老狼怎么也想不出办法。狐狸到底是最会想鬼花样的家伙,他想出来了。他把自己的长尾巴拖在地上,不是像一条腿吗?

  这只狡猾的狐狸,一下子好像真的变成大家传说的那只狼了。他大模大样地守候在山路上。

  那些传说像长了翅膀,很快就飞遍了整个山区,一直飞到山上的独家村。那里住着一户人家,家里原先有两个人,都是靠打猎过生活的。爸爸是个好猎手,年轻的儿子就跟着爸爸学打猎,生活过得还好。后来爸爸生病死了,只剩下儿子一个人,他好吃懒做,当时没有向爸爸好好学本领,只会背着猎枪装装样子,就算不上是个猎手。他听到有这么一只可怕的狼,吓得腿发软了,头也发昏了,越想越害怕,吓得不敢上山去打猎啦。

  可是猎人不打猎,靠什么过生活呢?

  冬天,刮过一阵哗哗叫的西北风,接着就下大雪啦。雪花像碎棉絮那样从天上飘下来,飘下来,盖住了山谷、山顶,到处都是白茫茫的雪。这正是打猎的好时光。这个猎人想上山又不敢上山。他想,要是真的碰上这样可怕的一只狼,那该怎么办呢?再想想,顶天山这么大,这么高,上山的路有好多条,不一定会碰上吧。他就带了干粮背起猎枪,出门去打猎了。他挑选了一条最大的山路,他想,狼总是躲在小路上的,要是真的碰上了,在大路上逃起来也方便些。

  他一步一步走上山,还没有到半山腰,就远远地听到一种叫声:一忽儿像狐狸叫,一忽儿又像狼叫。他全身的汗毛一下子都竖起来了,腿也有点发抖了,脚步也跨得慢了。他猜想这就是狐狸变的狼,要不,怎么会一下子是狐狸叫,一下子是狼叫呢?可是四面瞧瞧不见个影子。他想起这狼有三只眼睛,难道真的看到他啦?再听听,又没有声音了。他壮起胆子还是上山,忽然又听到刚才那种叫声。他往四面瞧瞧,根本没有一只狼。他想起这狼有四只耳朵,难道真的听到他的脚步声啦?他想退回家去,瞧瞧四周围都是闪着银光的白雪,根本没有一只狼,就壮起胆子再上山。

  山路越走越陡,越走越窄了。他走得身上热烘烘的,想找个地方歇一歇。抬头往前面一望,啊!一只狼!他知道真的碰上这只最可怕的狼了,连再看一眼都不敢,赶紧转过身来想逃。偏偏他的两条腿只会突突地发抖,拔不起来了,像给钉子牢牢地钉在地上一样。他赶快扑倒在山路上爬着逃,可是手也抖得厉害,不听他的使唤。这段山路又陡又滑,他的手攀了个空,就骨碌骨碌往山下滚,一直滚到半山腰,给一棵松树的枝丫钩住了。他翻身爬起来,抬头望望,已经滚了很长一段路,可是那只最可怕的狼还站在山路上,那样子真可怕,什么两颗大牙、三只眼睛。四只耳朵,还有五条腿,他相信自己都看得一清二楚啦。他想把猎枪背好,逃得快些,可是一摸背上,猎枪丢啦,那一定是滚下山来的时候丢掉的。猎枪就是猎人的命,一个猎人没有猎枪怎么行呢?可是他现在要的不是猎枪,是怎么能逃得快。他浑身发抖,没法跑,只好还是扑倒在地上往前爬,爬着爬着,好容易爬到自己家门口,就倒在床上,吓得动也不敢动了。

  狐狸和老狼看到猎人逃跑的样子,笑得嘴都合不拢了。他们还捡到一枝猎枪。这枝猎枪,过去他们一见就害怕的,现在可不怕了。他们碰碰枪口,摸摸枪托子,不知道这猎枪是怎么开的。正在摸来摸去的时候,老狼不知道怎么碰了一下,只听到“乓”的一响,一颗子弹从枪筒里飞了出去。这子弹穿过树林子,在山谷里发出一阵清脆响亮的回声,就变得无影无踪了。老狼以为枪里还有子弹,再使劲地拍啊摇啊,枪里什么也没有了。狐狸和老狼心里都很懊恼,要是留着这颗子弹打黄麂野兔多好,就是打一只山雀也是好的。他们捧着这枝空猎枪直发呆。狐狸的诡计总是最多的,他对老狼说:“有了这枝空猎枪也挺好,我们可以吓唬黄麂野兔,就是碰上老虎豹子,也甭害怕,该是他们怕我们啦。”他们就扛着这枝空猎枪,在山上跑来跑去地显威风。

  这个年轻的猎人回到家里以后,吃也不想吃,睡也不想睡,整天坐不定,立不安,窗外一片树叶子涮地掉在地上,他听到了也要吓一跳。他疑心自己早就死了,因为那只狼实在太可怕啦,哪肯放过他。说不定他早给那只狼吃掉了,现在留下的可能是个灵魂。有人说,人死了,灵魂还会说话走路的。他也知道这是迷信,但总是弄不明白。他不放心,就去找远村的一个老猎人。

  那老猎人是这个山区里最有经验的猎手。他看到这个年轻的猎人慌慌张张地跑来,脸色苍白,眼睛直瞪瞪地没有一点精神,就问:“你怎么啦?看你吓得像个什么样子。”

  年轻的猎人低声低气地说:“老伯伯,你见到那只最可怕的狼没有?”

  老猎人摸摸自己的后脑勺,有点不明白。他问:“什么‘最可怕的狼’?”

  “就是大家都说的那只最可怕的狼。”

  老猎人笑笑,说:“那是大家一传两传,才编出这么个怪东西来。你可别信他们。”

  这个猎人急了,他抢着说:“啊呀,一点也不假,真有这么一只最可怕的狼。我亲眼见到啦。他真的有两颗大牙、三只眼睛、四只耳朵。五条腿,我都看得清清楚楚,一点也没有错。”

  老猎人捏紧拳头,做了个打的姿势说:“那你就开枪打死他!”

  “我没有开枪。”

  “为什么?”

  “我的猎枪丢啦。你要知道,那只狼简直怕得吓人,吓得我腿都迈不开啦,只好扑倒在地上爬。后来不知道怎么的,我的猎枪就丢啦。我什么也不想要啦,饭也不想吃,觉也不想睡,像做噩梦一样的害怕。现在我就想来问问你,请你告诉我,有人说,人死了有灵魂,还会动,那末我现在是不是还活着?说不定我已经死啦,是不是跟你说话的是我的灵魂?你瞧瞧,到底我是活着,还是已经死掉了?”

  老猎人本来很严肃地听着,听完这个年轻的猎人的话,他倒哈哈大笑起来。接着又很正经地说:“一个猎人丢了自己的枪,吓得像你这个样子,活着也好,死了也好,反正都一样!我看哪,你还是别再去想那只‘最可怕的狼’吧,那是人家瞎编出来的,谁也没有见到过。”

  “可我早就见到啦。”

  “不是的,你一定看错啦。你怕什么,快去把你那猎枪找回来吧。”

  这个猎人还想说些什么话,只是嘴chún动了动,没有说。他皱紧眉头苦着脸,就慢吞吞地跨着步子回家去了。

  狐狸打听到这个猎人害怕得不得了,胆子更大了。他和老狼扛着一枝空猎枪,在山上跑了一圈,黄麂野兔跑得快,本来就不容易抓到,要是枪里有子弹,乓的一下,不管黄麂野兔跑得有多快多远,自然会送到他们嘴里来的。可是空猎枪到底不顶事,要是真的碰上老虎豹子,他们本来心里就很害怕,万一老虎豹子猛扑过来,那才死得冤枉哩。他们越想越觉得不是个办法,决定再去找年轻的猎人要子弹。

  这一回,狐狸扮成了那只最可怕的狼,扛着一枝空猎枪,大摇大摆地跑到年轻的猎人家里来了。

  咚咚咚!狐狸敲了三下门。

  年轻的猎人问:“谁呀?”

  狐狸笑眯眯地说:“我就是山上的那只最厉害的狼,你忘啦?”

  年轻的猎人一听到那只最可怕的狼找上门来了,吓得浑身直发抖。他嘣地一下倒在床上,赶紧抓起被子蒙住脑袋,连呼吸都不敢响出声音来。

  狐狸跑到窗口边往里一望,哈哈笑着说:“你怕什么呀?只要你给我子弹,我就不吃掉你。”

  猎人钻在被子里抖得可厉害啦。你要是在旁边,就能听到他的牙齿、他的身上的骨头,都抖得格格格地响。他要说话都很困难,好半天才说出来:“你——你千万别,别,别吃掉我。你要,要什么,我就给,给你什么。”

  狐狸站在窗外边说:“那你快把子弹拿给我吧。”

  这个猎人还是不敢露出头来瞧一瞧,他只是闷在被子里说:“你自,自己拿吧,子弹都放,放在袋子里。”

  “那末袋子呢?”

  “袋子放在箱,箱子里。”

  “箱子呢?”

  “箱子放在床,床后边。”

  “可是我进不来呀。”

  “你只要把门,门往上一提,就能打,打开来。”

  狐狸真的进屋去了。他从年轻的猎人的箱子里,拿到了沉甸甸的一袋子弹,他高兴极啦。这一回有枪有子弹,就是见了老虎的爸爸,也甭逃命啦。他背起子弹袋,瞧了一下年轻的猎人,嚯!这猎人还在格格地发抖哩。他暗暗好笑,就捂着嘴,急急忙忙跑出来了。

  跑到门外面,狐狸看见屋旁还有个鸡窝,里面有一只母鸡正蹲在那里下蛋。狐狸顺手抓起,提着就走。母鸡呱呱地挣扎着,年轻的猎人都听到的。猎人很心爱自己的母鸡,可是来的是一只最可怕的狼呀!他想,难道为了小小一只母鸡,就白白送掉自己的命吗?只要他自己的命能保住,就是再抓走一百只母鸡,他也心甘情愿的。

  狐狸就背着满满一袋子弹,又提着一只母鸡,得意洋洋地上山去了。

  狐狸和老狼从猎人那里拿到了子弹,真是高兴得发了狂,他们蹦呀跳呀,简直要开庆祝大会了。可是高兴了一阵子,马上又不高兴了,原来他们不知道子弹该怎么装进枪里去。往枪口里塞吧,不行,往枪肚子里塞吧,也不行,往枪托子里塞吧,根本不行。他们想来想去,想不出一个办法。老狼沉不住气了,他对狐狸说:“我肚子饿得慌,实在等不及啦。干脆,我跟你一同去,把那个猎人吃了吧。”

  狐狸想,要是吃掉年轻的猎人,对他没有好处。他合计了一下说:“这样吧,这回你扛着枪下山去,把那个猎人抓来,就说‘我们的大王要你去办一件事。’你只要狠些,他就会跟你来的。我在半路上等着,他一见到我的打扮,就会吓得趴在地上爬。我要他干什么,他就会干什么。要是他不肯帮我们装子弹,你再吃掉他也来得及啊。”

  老狼想想这话也对,他扛起枪,真的去抓年轻的猎人了。

  老狼先敲了三下门:咚咚咚!

  年轻的猎人发出颤抖的声音,在屋里问:“谁呀?”

  老狼装得粗声粗气地说:“快出来!我们那个有两颗大牙、三只眼睛、四只耳朵,还有五条腿的大王要你去。”

  年轻的猎人一听到是这只最可怕的狼要他去,又倒在床上格格地直哆嗦了。他赶快抓起被子蒙住脑袋,这一回吓得话都说不出,只会啊啊地直嚷。老狼把门一提,进屋去了。他恶狠狠地抓起床上的猎人,要猎人自己跟着他上山去。猎人睁眼一瞧,啊呀!这只狼都有这么可怕,还敢见那大王吗?他啪地跪在地上,求老狼饶命。老狼根本不理,一把抓住猎人的肩膀,拖着就走。

  年轻的猎人吓得脸色铁青,额头上和鼻子上冒出豌豆大的汗珠,连站都站不住,只听到他的上下牙齿抖得格格地直响。可是他说什么也没有用,只得被老狼押着上山去。走到半路上,他抬头一望,啊!不得了!那个大王又站在前面了。他两腿一软,就倒了下去。这时候,忽然听到“乓”的一响,那老狼倒在地上了。年轻的猎人心里还清楚,他想:“这一定是大王开的枪,把我打死啦。”接着又是“乓”的一响,那个大王也倒在地上了。可是年轻的猎人早就昏过去了,他什么也不知道啦。

  从一棵大树后面钻出一个老猎人来。他握着还在冒烟的猎枪,向那个自称“大王”的“最可怕的狼”跑去。他提起一条“狼”腿来抖了一下,只见那张老狼皮、细竹管、栎树叶子这些东西,都唏哩哗啦地掉下来了。他仰着脸哈哈大笑。可是那年轻的猎人呢,还一动也不动地躺在地上。他是不是还活着?是不是已经吓死了?那就不知道啦。其实老猎人早就说过,一个猎人丢了猎枪,在野兽面前只会发抖,那末就算是活着也跟死掉的一样了。
温馨小提示:
您正在阅读的《 狐狸打猎人》内容已完结,您可以:
返回现代名家的作品集,继续阅读现代名家的其他作品..
返回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