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丢了尾巴

作者:现代名家

  小溪旁边有一棵大榕树。一只小猴子摆动着尾巴在树枝上爬走了一阵,接着便攀住树藤,来来回回地荡秋千。

  一对花蝴蝶翩翩地从对岸飞过来。小猴子看见了,觉得很好玩,马上爬下树来追蝴蝶。两只蝴蝶一前一后,紧贴着溪边的草丛飞舞。小猴子看准了一只蝴蝶,猛地扑过去。忽然脚底下“哗啦”一声响,小猴子被一堆小石子绊倒了。那对花蝴蝶笑嘻嘻地从他头上飞过去了。小猴子坐在地上,搔了搔脑袋,生气地朝着已经飞远的花蝴蝶吐了一口唾沫。

  小猴子正想爬起来,突然看见脚边的一块白色的圆石子上面,有一条又细又短的东西在微微抖动。这是什么东西呀?哎哟,原来是一条尾巴。小猴子吃了一惊,以为自己的尾巴摔断了,连忙摸摸自己的红屁股。尾巴好端端的,一点也没有短少。他翘起尾巴来使劲摇了几摇,尾巴摆来摆去,像先前一样灵活。小猴子这才放了心,他想:

  “咱们猴子要是丢了尾巴,就没法用尾巴摇来摆去地在树枝上爬走了。这条尾巴是谁丢失的呢?那丢失尾巴的,想来一定很着急吧?”于是,他决定把这条尾巴送还给失主。

  小猴子拿着这条小尾巴,沿着小溪,一边走,一边嚷:“谁丢了尾巴?谁丢了尾巴啦?”

  迎面飞来一只蜻蜓。小猴子连忙叫道:“蜻蜓,蜻蜓!你快停停。”

  蜻蜓打了个圈儿,落脚在一棵青草上,问:“小猴子,什么事呀?”

  “刚才我抬到一条尾巴,是你丢失的吗?”

  蜻蜓听了,笑起来说:“小猴子,你弄错了,我们蜻蜓根本没有尾巴。”

  小猴子望着蜻蜓说:“别哄人了,每只蜻蜓身体后面都抱着一条又细又长的东西,那不是尾巴是什么呢?”

  蜻蜓说:“你看,我也拖着一条啊!这不是尾巴,是我的肚子!”

  小猴子说:“那么,你知道这是谁的尾巴呢?”

  蜻蜓转动一下脑袋,朝小溪一望,顺口说:“我不知道,你去问问小鲤鱼吧。”

  小猴子走到溪边,对着潺潺的溪水喊道:“小鲤鱼,小鲤鱼,你看,这是你丢的尾巴吗?”

  小鲤鱼听见了,游到水面上,张着小嘴喋喋地说:“谢谢你,小猴子,我的尾巴好好地长在身上哩!要是丢了,就像船没有了舵,我就没法拐弯了!”说完,她把尾巴轻轻向左边一甩,钻进左边的水藻丛里去了。水面上起了一个小小的漩涡。

  小猴子这才看清楚了,小鲤鱼的尾巴是扁扁的,还分两个叉,跟他手里的那条尾巴完全不一样。他就掉转头,朝林子里走去了。

  林子深处传来一阵“笃笃笃,笃笃笃”的声音。这是啄木鸟在树上啄虫吃。小猴子想,也许这尾巴是啄木鸟的吧?他走到啄木鸟的跟前,问啄木鸟说:“啄木鸟,你丢了尾巴吗?”

  啄木鸟身子紧贴在树干上,笑着说:“谢谢你,好朋友。我的尾巴不是好好的吗?要是我没有了尾巴,还能坐在这儿捉虫吃吗?”

  小猴子仔细一看,可不是,啄木鸟不但用两只脚爪紧紧抓着树干,还用它那又短又秃的硬尾巴撑在树干上。那硬尾巴就像一张小板凳似的,啄木鸟坐在上面还挺稳当哩!

  “那么,你知道这条尾巴是谁的呢?”小猴子把断尾巴举得高高的,让啄木鸟看。

  “我也不清楚。”啄木鸟坦率地回答。

  小猴子只好再向前走去。走呀走的,突然“扑通”一声,一个东西落在小猴子的身边。小猴子转过身去一看,脚边有个松球,再抬起头来

  瞧,嘿!原来是一只淘气的小松鼠,站在松树上和他开玩笑哩!

  小猴子连忙对小松鼠说:“小松鼠,我拾到一条尾巴,你来看看,是不是你的?”

  小松鼠张开他那条蓬蓬松松的大尾巴,纵身一跳,轻轻地落在小猴于的面前,对小猴子说:“不,这不是我的尾巴。我在树枝上飞快地跑来跑去,全靠尾巴左摆右摆,才能稳住身子,不至于摔下来。我从树上跳下来欢迎你,也靠蓬蓬松松的尾巴稳住了身子,才不至于摔大跟斗!”

  小猴子看看小松鼠的毛茸茸的尾巴,赞叹地说:“小松鼠,你这条尾巴不但长得漂亮,还是一顶降落伞哩!”

  小松鼠说:“不仅是一顶降落伞,还是一条大毛毯哩!夜晚很冷,我只消把尾巴朝身上这么一盖,就睡得暖和极啦!”

  说着,小松鼠真地把他那条大尾巴一翘,一掩,就连头连身子都藏在里面了。

  小猴子拍拍小松鼠的大尾巴说:“好朋友,你睡吧!我还要去找丢失尾巴的主人哩,再见!”

  小猴子继续朝前走着,踩得林子里的落叶沙沙直响。突然,小猴子听到一阵低沉的“咚咚咚”的声音,一个灰色的小圆球,箭一般从身旁窜了过去。这是谁呢?小猴子没看清楚,只看见灰东西的屁股后面有一小撮白毛,非常显眼。紧接着,又有几只灰色的小东西,紧跟着那一小撮白毛跑过去,一眨眼工夫,都钻到一个洞里去了。

  小猴子走到洞边,才看清楚原来是灰兔妈妈和她的几个孩子。他轻轻地叫道:“灰兔妈妈,是你呀,刚才你们跑得那么慌张,究竟为什么呀?”

  灰兔妈妈从洞里伸出脑袋,喘着气说:“小猴子,你吓了我一大跳。我刚才听见林子里有响动,以为来了狐狸,赶快跺了跺后脚,领着孩子们跑回家来了。”

  小猴子笑着说:“啊,刚才我听见‘咚咚咚’的,原来是你在跺脚呀!”

  灰兔妈妈回答说:“是呀!我不会大声嚷嚷,碰到危险就跺后脚,让孩子们一听见就好跟着我跑。”

  小猴子拿起那条细尾巴,说:“灰兔妈妈,你总是慌慌张张地跑来跑去,会不会把尾巴跑掉了?看看这条尾巴,是不是你丢的?”

  一只小灰兔探出脑袋来,抢着回答说:“不是,不是,妈妈的尾巴长得好好的。刚才我们都是跟着妈妈的尾巴跑回家来的。”

  小猴子诧异地说:“咦,奇怪奇怪,你们怎么是跟着尾巴跑回家来的呢?”

  灰兔妈妈笑着说:“小猴子,这你就不懂了。林子里有狼,有狐狸,还有黄鼠狼,他们全想吃我们。亏得我们长着一身灰毛,跟泥土枯叶的颜色差不多,才不容易被那些家伙发现。可是,长着这身灰毛,一跑起来,我的孩子也不容易看到我。亏得我的尾巴下面长着一小撮白毛。我跑的时候,把尾巴翘得高高的,孩子们只要认定这撮白毛,就能跟着我跑回家来!”

  小猴子笑着说:“我刚才看到你那撮白毛了,真显眼,没想到还有这么大的用处。那么,我拾到的这条尾巴肯定不是你的了!再见吧!”

  小猴子朝前面又走了一段路,突然看见一位袋鼠妈妈从对面跳过来,背上还驮着几个孩子。

  小猴子见过许多袋鼠妈妈,她们总是把孩子装在胸前的口袋里的。可是这位袋鼠妈妈怎么把孩子驮在背上呢?小猴子想,先不管这些,快问问她丢没丢尾巴。

  “袋鼠妈妈,你的尾巴……”小猴子说到这里,突然把话咽下去了。他看见袋鼠妈妈的大尾巴不仅高高地翘在那里,而且还让小袋鼠把尾巴一圈圈卷在自己的大尾巴上。

  袋鼠妈妈听见小猴子问她的尾巴,就说:“小猴子,我的尾巴是用来带孩子的。我的孩子还没学会走路,我只好把他们驮在背上,让他们把尾巴缠在我的尾巴上,这样一来,我在林子里跳来跳去,就不会把孩子们摔下来了。”

  小猴子点点头说:“袋鼠妈妈,你带孩子的方法真巧妙。可是,你为什么不把孩子放在胸前的口袋里呢?别的袋鼠妈妈都是这样做的。”

  袋鼠妈妈笑着说:“我跟那些普通的袋鼠不一样,我叫姬袋鼠,育儿袋比较小。孩子们在袋里长了几天就呆不下了,只好让他们出来生活。”

  小猴子明明看见姬袋鼠妈妈的尾巴没有丢,也就不再问这桩事。

  小猴子找了半天,还没找到尾巴的失主。他只得回到原来抬尾巴的地方,把断尾巴挂在一根树枝上,守在旁边等失主自己找到这里来,把尾巴领回去。

  一天过去了,两天过去了,三天过去了……

  那天,小猴子蹲在树枝上休息,心里替那尾巴的失主发愁。突然,他听见有一只喜鹊吱吱喳喳地唱歌:

  

  喳喳喳,喳喳喳!

  

  小小晰蜴没尾巴。

  

  没尾巴,没尾巴,

  

  回家怎么见妈妈?

  什么?谁没有尾巴?小猴子听到这首古怪的歌,连忙溜下树来,只见喜鹊正冲着地上一条没尾巴的小晰蜴在笑哩!

  哦!这下子可找着了,原来是不懂事的小晰蜴开丢了自己的尾巴!小猴子高兴极了,急忙跳过去,对小晰蜴说;

  “晰蜴小弟弟,你丢失了一条尾巴吧?”

  小晰蜴满不在乎地回答说:“啊,我大概丢过一条尾巴。”

  小猴子更高兴了,连忙爬上树去,把断尾巴取了下来,双手送给小晰蜴说:“小弟弟,你的尾巴在这里。我天天在等你来领尾巴,已经等了五天了。这五天里面,你没有尾巴怎么过的呀?”

  小晰蜴奇怪地说:“怎么过的?我过得很好呀!”

  小猴子说:“小弟弟,不能这么说。你还太小,你不知道尾巴有多么重要。鲤鱼没有尾巴不能游,啄木鸟没有尾巴不能坐在树干上,小松鼠没有尾巴不能从树上跳下来,灰鬼没有尾巴不能救她的孩子,姬袋鼠没有尾巴不能带孩子出门。就是我,没有尾巴,也就不能在树上自由地爬走了。你没有尾巴怎么行呢?快把尾巴带回去吧!”

  小晰蜴回答说:“谁说尾巴不重要?我的尾巴还救了我一条命哩!那天下午,我躲在树根旁边,想提几只蚊子吃,没想到突然来了一条乌风蛇。这家伙狡猾极了,一声不响地爬到我的背后,一口咬住了我的尾巴。我急忙把尾巴甩断,让它在乌风蛇的嘴里又蹦又跳。我自己,对不起,趁这时候就溜之大吉了。”

  小猴子笑起来说:“乌风蛇准以为那条又蹦又跳的尾巴就是你哩!”

  小晰蜴机灵地笑了一笑,说“可不是,这家伙上了我的当。它后来发觉咬住的不过是一条小小的没有什么肉的尾巴,就把它丢掉了。”

  小猴子说:“小晰蜴,你看,这就是救过你的性命的尾巴,快把它领回去吧!”

  小晰蜴说:“可惜它现在没有用了。断了的尾巴,接不上去了。”

  小猴子着急地说:“没有尾巴,以后你要是再碰上乌风蛇,那怎么办呢?”

  小晰蜴说:“不要紧,过些日子,我会重新长出一条尾巴来的。”

  小晰蜴虽然没有把尾巴领回去,小猴子心里却像一块石头落了地。他也就高高兴兴地爬上树去荡秋千了。”
温馨小提示:
您正在阅读的《 谁丢了尾巴》内容已完结,您可以:
返回现代名家的作品集,继续阅读现代名家的其他作品..
返回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