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孩子

作者:现代名家

  嵇鸿 1920年出生。江苏无锡人。著有童话集《最珍贵的礼物》,剧本《雪孩子》等。


  这场雪下得真大。雪花把树枝盖得满满的,压得弯弯的;地面上粉白粉白,积雪已经有几寸厚了;小木屋顶上,像铺了一条厚厚的白绒被。不过,到晌午时候,雪就渐渐地停了。

  小木屋里住着兔妈妈一家。这一家也不过两口人:除了免妈妈以外,就是她的孩子——小白兔了。现在,兔妈妈乘着雪停,打算上外面去找些吃的回来。她对小白兔说:

  “孩子,家里萝卜没有了,妈……”

  兔妈妈的话还没说完,小白兔就抢着说:“妈妈,萝卜还有着呢!”说着,他挪动小板凳,爬了上去,伸手在墙上挂着的篮子里取下半个胡萝卜来,递给妈妈。

  “这怎么够吃呀!孩子,”兔妈妈将胡萝卜放在桌上,“妈妈该到外面去找几个大萝卜来才行。”

  她顺手从墙上取下篮子,“骨碌碌……”从里面滚出来两颗晶亮。乌黑的龙眼核。小白兔赶紧拾了起来,心疼地说:

  “妈妈,这是雁姐姐从南方捎来送给我的。到了春天,我要把它们种在屋前,左边一棵,右边一棵,长出两棵龙眼树来呢!”说着,他把龙眼核小心地藏在胸前的衣袋里。

  “噢,”兔妈妈一面应着,一面挎起篮子就往外走,“孩子,乖乖地在家里烤烤火吧……”话还没说完,就被小白兔一把扯住衣角。

  “妈妈,我也去,我也去!”

  “不,你不能去。”兔妈妈哄着小白兔说,“外面冷,冷得尾巴都会冻掉哩!孩子,家里多暖和!”说着,她蹲下来往火塘里添了几根柴。

  “不,我要去,我要去!”小白兔扯住妈妈的衣角不放,并且哭起鼻子来了,“妈妈,你走了,我独个儿在家多寂寞呀!”

  妈妈拉开屋门,凝望着外面一片白茫茫的积雪,忽然高兴地说:“小宝贝,妈妈给你堆个雪人,你有了伴儿就不寂寞啦!”

  “好,堆雪人!”小白兔揩着眼泪笑起来,跳着、蹦着。

  于是,兔妈妈放下篮子,搀着小白兔走到外面,七手八脚地堆起雪人来。小白兔当小助手,捧着雪传递给妈妈。

  不久,一个胖鼓鼓的、漂亮的雪孩子就站在他们的面前了。他的头顶上还长着几根褐色的头发,那是冬天仅有的野草。兔妈妈退后一步,对着雪孩子左看看,右看看,笑着说:

  “多可爱的雪孩子,可惜没有眼珠儿,要不,他就活啦!”

  小白兔摸摸胸前的口袋,忽然说:“有,有眼珠儿啦!”说着,掏出那两颗龙眼核,攀住雪孩子的肩膀,小心地把它们安进他的眼眶。

  雪孩子的眼珠儿刚刚安上,就转动起来了,他的鼻子和嘴chún也动起来。这时候,一只翠鸟飞来,站在他的头顶上喘着气。雪孩子摇了摇头,举起了右手,想去抓住头上的东西——他怎么能知道那是一个受不住寒冷、没法飞回家去的可怜朋友呢?——翠鸟只得吃力地飞走了。

  这一切,小白兔和兔妈妈都没注意,因为他们正低着头在扒开周围的积雪,好让雪孩子站在一块干干净净的空地上。小白兔顺手抬起一根小竹竿,想把它插在雪孩子的手里。

  雪孩子的右手抓了抓头,刚想放下,小白兔就已经来到他的面前。

  “妈妈,快来!”小白兔奇怪地嚷着,“雪孩子的右手怎么举起来啦!刚才不是垂着的吗?”

  趁小白兔回过头去说话的时候,雪孩子赶忙把右手放下。

  兔妈妈走近一步,抬着头,对雪孩子仔细详端了一会儿,对小白兔说:“小宝贝,刚才你说什么来着?雪孩子的右手不是好好地垂着吗?”她笑着继续说,“不过,我说得并不过分,他真像活了一样!”

  雪孩子眨眨眼,调皮地笑了笑。

  小白兔似乎在雪孩子的脸上又发现了什么怪事,他凝视着。他并没有看到雪孩子的眨眼和笑,却发现了雪孩子的脸上缺少了一件重要的东西——一个鼻子,于是拔腿就往屋里奔去。

  一会儿,他取来了半个红红的胡萝卜,往雪孩子的脸上一安,变成了一个往上翘的红鼻子。

  雪孩子早就看到,安在他脸上的是半个胡萝卜,短短的。这个鼻子一点儿也不神气。趁小白兔背转身去的时候,他把鼻子拔下,呼地一声扔出去,恰好扔在小白兔的面前。

  “咦!鼻子怎么掉了?”小白兔拾起萝卜,回转身躯又安在雪孩子的脸上。

  雪孩子瞪了瞪眼,又把鼻子拔下来扔了。

  小白兔再一次拾起萝卜,想了想,对雪孩子说:“噢,我懂了,雪孩子,你赚鼻子太短,是吗?不要紧,妈妈会给你找个最好的鼻子回来的;现在,你暂且用一用这个鼻子吧!”一面说,一面把萝卜又按上了雪孩子的脸。

  雪孩子不再扔鼻子了,并且还满意地点了点头,虽然小白兔并没有看到。

  兔妈妈早就上屋里去了。这时候她正挎着篮子出门,对小白兔叫道:“孩子,回屋里烤烤火,别着了凉!”

  “噢!”小白兔大声说,“妈妈,给雪孩子找个最漂亮的鼻子回来!”

  “知道了,快回屋去吧!”兔妈妈答应着,渐渐地走远了。

  小白兔回到屋里,推上门,向火塘里添了一大把柴,这才坐了下来。

  火苗热烈地跳跃着,火光给小白兔添上了一层玫瑰色。他浑身暖乎乎的,打起哈欠来。




  屋外,雪孩子舒展着腿和臂,开始跳起舞来。他跳着、跳着,渐渐地离开了那块空地,跳到树边去了。他踩在雪地上没有留下一点痕迹,也不会发出“吱吱”的声响,因为他是雪孩子呀。

  忽然,从前面传来一阵低低的声音,声音里还夹着喘息:“哎哟!哎哟!我的腰给压坏啦!”

  谁?雪孩子迎着声音悄悄地走近去:原来是一棵小树。沉重的积雪压在他的枝条上、树干上,把他的腰压得弯弯的,像个驼背老公公,看样子实在是够累的。

  “哎哟!我的腰杆儿直不起来啦!”小树呻吟着。他并没有看见雪孩子,因为雪孩子在他的背后。

  雪孩子悄悄地用手里的竹竿把小树上的积雪轻轻刮去了,小树的腰就挺了起来。

  “这可好了,我的腰挺起来啦!”小树轻轻地吐了一口气,“不过,是谁帮了我的忙呢?”

  当小树回过头来的时候,雪孩子却悄悄地溜走了。干吗要让小树知道呢?帮他这一点儿小忙算得了什么!

  一棵老松树上有个松洞。小松鼠从树洞里探了探头,马上钻了出来。大雪天,他在洞里闷坏了,现在需要出来活动活动。当他跳上树杈的时候,冷不防脚下一滑,打从半空里摔下来。这时候正好雪孩子来到树下,他赶忙甩掉小竹竿,用双手把小松鼠托住,又立刻轻轻地把他放上树干。

  小松鼠往上爬了两步,忽然想起,刚才他是从半空里摔下来的,怎么会站在树干上呢?他仿佛觉得是谁把他托住似的。

  雪孩子正抬起右脚迈步,忽然听到小松鼠说:“大概是你帮了我的忙吧?”就立刻不动了。那右脚还抬着呢。

  “是你,是你!别装假了!”小松鼠笑着说。

  雪孩子不动,也不吭声。

  “噢,我明白了,你做了好事不想叫人知道,是不是?”小松鼠说,“好,我不看你,你去吧!要不,你的右脚抬着太累啦!”说着,连奔带跳地爬上树去,一头钻进了树洞。可是,他马上又从洞里探出头来,睁眼瞧雪孩子到底怎么着。

  雪孩子快步向前走去,他一点儿也不知道全被小松鼠瞧见了。

  雪孩子走着,忽然又停住了,因为他看见洁白的雪地里躺着一只美丽的翠鸟。雪孩子赶忙把她抱起,轻轻地拂掉了她羽毛上的残雪。

  她冻僵了,现在该让她得到温暖才好。可是,雪孩子的怀里却很冷。

  前面是一带灌木丛。常绿树叶掩盖着下面的一块泥地,干干净净的。让翠鸟躺在那儿去吧!雪孩子打定了主意。

  当他把翠鸟安放在泥地上的时候,又觉得还需要给她盖上一些什么才好。

  一阵风吹来,把无数枯叶卷在空中,忽上忽下地翻飞。雪孩子的晶亮、乌黑的眼珠儿一转,立刻就想出一个主意:去追捕那飞卷着的枯叶。那是多么好的被子呀!

  枯叶一片片飘落下来,全到了雪孩子的怀里。他高高兴兴地捧着回来了。

  泥土上,垫着一层厚厚的枯叶。雪孩子抱起翠鸟,轻轻地安放在上面,然后又用枯叶一片片地给她盖着。

  当他盖上最后一片枯叶的时候,风又吹来了,把盖着的枯叶全都卷走。雪孩子立刻追去。

  风刮着,翠鸟的美丽的羽毛在索索抖动。灌木丛的枝叶忽然渐渐地合拢,像帷幕那样严严地罩住了她——也许是雪孩子的善良的心感动了每一株灌木,他们也要尽自己的力量来保护翠鸟,为她挡住寒风。

  当雪孩子重新捧着一大堆枯叶回来时,灌木丛的枝叶又渐渐张开。雪孩子将枯叶厚厚地覆盖在翠鸟身上。

  翠鸟微微地睁开眼睛,但马上又合上了。在这一瞬间,她已经瞧见了雪孩子。

  雪孩子笑了,他为翠鸟的苏醒而高兴。但是他却立刻往后退去,只是悄悄地在树边注视着。

  翠鸟的眼又睁开了,身躯转动了。她扑了扑翅膀,飞了起来。她绕着雪孩子飞了三圈,叽叽地叫着,似乎在说:“谢谢你啦!谢谢你啦!”

  可是雪孩子却站着一动不动,好像他什么也没听见。

  翠鸟飞走了。但是,也许是因为还没有复原的缘故吧,她刚想往高高的树上飞去,回到自己的窝巢,却又跌落在雪地里了。

  雪孩子立刻赶上前去,又忽然停住了脚步,因为他看到翠鸟动了一动,生怕被翠鸟瞧见;但是他终于奔到翠鸟眼前,轻轻地把她抱了起来。

  那高高的树上就是翠鸟的窝巢。可是怎样把翠鸟送到窝里去呢?他在树下呆呆地仰望着。

  “雪孩子,别着急,我来帮忙!”小松鼠从松树上呼地一声跳了下来,蓬蓬松松的大尾巴像顶降落伞。

  雪孩子一动不动,一声不响。

  小松鼠背向着雪孩子,蹲着说:“来吧,翠鸟,快快爬上我的背脊,我送你回窝去!”其实,这话是对雪孩子说的,但是他懂得雪孩子的脾气,所以只能对翠鸟说。雪孩子听了这话,果真把翠鸟轻轻地抱上他的背脊。小松鼠驮着,小心地爬上大树去了。

  雪孩子马上就溜开了。他趁着小松鼠不注意的时候去捡枯叶。没多久就捡了一大堆,悄悄地回到大树下——小松鼠看不见的地方。

  这时候,小松鼠已经把翠鸟驮到鸟窝边,让她在温软的窝巢里躺下。小松鼠刚要离开,忽然看到一片枯叶飞来,就一手接住,盖在翠鸟的身上。他低头一瞧,马上就明白是怎么回事了。

  树下,雪孩子又将一片枯叶往上轻轻一抛,枯叶冉冉上升,飞到鸟窝边,又被小松鼠接住,盖在翠鸟身上……没多久,厚厚的枯叶就像一条大棉被那样盖在翠鸟的身上了。

  翠鸟渐渐地苏醒了,“叽叽”地叫着。这叫声传到了在树下静静地守着的雪孩子的耳朵里。雪孩子放心地笑了,这才悄悄地迈步往小木屋的方向走去。

  一棵红梅树被白雪覆盖着。雪孩子用嘴连连吹着气。花朵上的雪,化成粉末扬在空中,满树鲜艳的红梅花呈现在眼前,给雪地增添了美丽。雪孩子心里欢喜,一路跳着舞向小木屋前的那块空地走去。那就是他原来站立的地方。




  小木屋里,火塘在吐着鲜红的舌头。小白兔在塘边烘得浑身热乎乎的,一连打了几个呵欠,伸伸胳臂,站起身来懒懒地走到屋角的小木床前,扑上床,一会儿就睡着了。

  火,熊熊地燃烧着。火舌舔着旁边的干柴堆,“僻僻啪啪”地燃烧起来。可是小白兔还在甜甜地睡觉呢!

  雪孩子刚刚回到屋前的空地上,就看见小木屋的窗口窜出火苗来,不由得惊慌起来。

  小木屋着火了,可是小白兔还在屋里呢!雪孩子心里好不着急,拔脚就向小木屋奔去。

  “小白兔!小白兔!你快出来呀!”雪孩子喊道。

  屋里没有回答,只听到“噼噼啪啪”的声响。

  他用力把门一推,一个火舌猛地从里面卷来。雪孩子呆了一会儿,他感到十分难受,满身流汗——其实那是他融化的水——他瘦多了。

  火舌呼呼地迎面扑来。他不由得退后几步。尽管这样,他还觉得十分难受,不住地喘气。可是,眼看着屋里的火越来越旺,他的心也像被火燎着似的灼痛——小白兔还在屋里,怎么能不着急呀!

  雪孩子又勇敢地冲了过去。火,像猛兽般扑来。他的头发燃着了,浑身湿淋淋的。可是他顾不上这些,猛地钻进了烈火。

  屋里浓烟弥漫。他到处摸着,摸着,终于在小木床上摸到了小白兔。这时,烈火正在向他们包围。

  雪孩子张开了两条细弱的臂膀——他的臂膀本来是粗壮结实的,可是火在融化他,使他的臂膀也越来越细小了。不过,它们还是那么有力,并不费多大劲就把小白兔抱起来了。他用身体抵挡着烈火的袭击,不让火舌燎着小白兔,一面摸索着往外跑。当他冲出被火焰封住的门时,被问坏的小白兔在他冰凉的怀里苏醒过来了。小白兔睁开眼睛看了看,又微微地合上了。

  那只曾被雪孩子救活的翠鸟飞来了——是这场大火把她召唤来的。现在,她所看到的雪孩子已经又瘦又小,随着汗水淋漓地流淌,他还在变,变得更瘦更小。翠鸟绕着雪孩子飞着,叫着,可是雪孩子连抬起头来看她一眼也不能了。他怀里抱着的小白兔渐渐往下沉,往下沉……终于,他把小白兔稳稳地放在空地上,喘了最后的几口气,就很快地融化——变成了一摊水,一摊洁净的水。那两颗乌黑、晶亮的龙眼核——雪孩子的眼睛,在洁净的水里闪着光亮;还有那半截胡萝卜——雪孩子的鼻子,竖立在两颗龙眼核的下边,就像一个鼻子应该在眼睛下边一样。

  翠鸟焦急地来回飞着,忽然向远处飞去。她是去找兔妈妈的,也许兔妈妈回来会有办法吧?

  小白兔完全醒来了。他想起,是雪孩子把他从烈火里救出来的。可是雪孩子呢?雪孩子到哪儿去了呢?

  兔妈妈篮子里装着个大红萝卜,还有一个大胡萝卜——那是准备给雪孩子换上的漂亮鼻子——却还在雪地里找别的食物。翠鸟飞来,绕着圈儿叫着又往回飞。兔妈妈看了翠鸟一眼,又低头找她的东西。可是翠鸟又飞回来叫着、绕着圈儿。兔妈妈觉得很奇怪,说:

  “噢,也许是家里出了什么事吧?”就跟着翠鸟“咯吱咯吱”地踏着雪回来了。

  她远远地看见小木屋在燃烧,就慌张地奔去。可是已经迟了,小木屋已经快烧完了。

  “我的孩子!你在哪儿呀!”她跺着脚在雪地里叫喊。

  “我在这儿哪!妈妈!”

  兔妈妈一听是小白兔的声音,就放了心;回过头来,小白兔正向她奔来。她慌忙放下篮子,张开了两只手臂迎着小白兔奔去。

  “孩子,你没有被火烧伤吗?”兔妈妈抚摸着怀里的小白兔问。

  “妈妈,是雪孩子把我从火里救出来的!”小白兔指指雪孩子原来站立的地方,“可是,妈妈,雪孩子不见了,他到哪儿去啦?”

  翠鸟在空地上的那摊洁净的水的上空打转,鸣叫。

  兔妈妈搀着小白兔走到空地边,眼望着那摊洁净的水里,两颗乌黑、晶亮的龙眼核在闪着美丽的光。这两只美丽的眼睛仿佛还在快乐地看着世界上的一切。

  “雪孩子最怕热,他融化了,变成了水!”兔妈妈叹息着,“多么好的雪孩子!多么勇敢的雪孩子啊!”

  云儿全都消散了。蓝天里挂着个大太阳,把暖气散给大地。那摊洁净的水化成了渐渐上升的水汽——那就是雪孩子啊!不过,他的身体已经变得很轻很轻,在空中飘呀,飘呀……

  “妈妈,快瞧,雪孩子在那儿!”小白兔说着,飞奔过去,将雪孩子一把抱住。可是雪孩子却轻轻地从他的怀里飞向树梢去了。

  小松鼠飞快地爬到树梢头,一把抱住了雪孩子,却扑了个空,雪孩子早已从他怀里袅袅上升了。小松鼠张开蓬松的大尾巴,降落到地面上。

  现在只有翠鸟能赶得上雪孩子。她想用翅膀把雪孩子紧紧抱住,结果还是落了空。他直向蓝天里飞去了。

  蓝天里立刻出现了一朵白云,一朵非常美丽的白云。

  “妈妈,你快瞧!”小白兔指着白云说,“雪孩子在天上呢!”

  是的,那朵白云,那朵纯洁的白云正是雪孩子,又壮健,又漂亮。兔妈妈用手背擦掉了两滴留在眼眶里的泪珠,笑着说:

  “雪孩子是在天上呢!他现在变得更高大、更美丽了!你瞧,他……”

  雪孩子在高高的天空里向小白兔他们挥手哩!

  远远地,传来了一阵阵轻悄悄的声音——也许是林间的小鸟唱出了第一支迎春歌吧?不,这声音又仿佛在耳边;不,不,这声音分明就在小白兔和免妈妈的心里,也在翠鸟和小松鼠的心里。

  是的,这是打从他们心底里唱出的一支赞歌:

  雪孩子啊,

  雪花冰晶

  是你的身躯,

  你的身躯多么洁净!

  雪孩子啊,

  舍己为人

  是你的心灵,

  你的心灵多么美丽!

  烈火把你融化,

  阳光又使你飞升。

  在那蓝蓝的天空里,

  一朵美丽、洁净的白云

  是你的化身。

  风儿啊,

  请不要再吹,

  雪孩子啊,

  ——美丽、洁净的白云,

  别离开我们!
温馨小提示:
您正在阅读的《 雪孩子》内容已完结,您可以:
返回现代名家的作品集,继续阅读现代名家的其他作品..
返回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