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鼠看下棋

作者:现代名家

  吴梦起 曾用名吴扬。1921年出生。山东烟台人。著有长篇小说《青春似火》,童话《蛐蛐坐飞机》等。

  老鼠看下棋,看的不是我们常常玩的象棋,因为这只小老鼠虽然认识棋里边的象和马,可对那些将啊、帅啊、兵啊、卒啊,他却从来没看见过。所以他觉得象棋没意思,他喜欢看的是另一种棋——走兽棋。

  那是一个好天气。一队戴红领巾的小孩子,来到森林里野游。老鼠听到声音,出来看热闹。他是一只住在野外的老鼠,他的洞就在森林边上。所以他只要蹲在洞口,就可以看到红领巾们作游戏了。

  老鼠心里不大痛快,因为今天早晨,他又去跟北边住的邻居大象要香蕉去了。他要三只,而大象却只肯给他一只,因此他挺生气,觉得大象简直跟老猫一样可恶。现在他蹲在自家洞口,看一队队红领巾排着队走。他看到每个小队的前边都打着一面小小的旗子,旗子上绣着各种各样不同的兽类。前边走的是一面绣雄狮的旗子,后边的旗子上绣着老虎,又过去了一面绣着大象的旗子。老鼠心里盼着,他想,如果在队伍里出现一面绣上老鼠的旗子,那该多有意思啊!可惜的是,红领巾们全走过去了,而他盼的那面老鼠旗,到底没有出现。

  这是今天发生的第二件让他生气的事情。

  还有第三件使他生气的事情哪!那是在他看下棋的时候发生的。让我们还是从头说吧!

  红领巾们高高兴兴地玩着,有的唱,有的跳,有的采标本,有的朗诵诗歌。这些都引不起老鼠的兴趣,反而使他厌恶。大家都知道,老鼠是个盗窃犯,他晚间出来偷东西,全仗着白天休息。可这些小孩子嘻嘻哈哈地吵闹,他还能睡觉吗?他真想把这些小家伙一下子撵出森林去。假如他是老虎的话,大吼一声,或者可能做到这一点。然而事实上,他只不过是一只小小的老鼠,他扯破喉咙地“吱吱”叫,也不过比蚊子“哼哼”的声音稍微大点儿罢了。

  于是他只好走出洞来,看下棋。

  下棋的小孩子有好几拨,但都是下象棋的。我们前边讲过了,老鼠对这种棋没兴趣。后来有一种棋把他吸引去了,那是几个小孩在土坎下边下着的,他们一边下棋一边嚷:

  “我的‘狗6’吃你的‘猫7’!”

  什么,什么?老鼠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了,难道还有这么大快鼠心的事情吗?他的世代仇人老猫,竟被狗吃掉啦!他急忙凑过去看。唔,原来是下棋哪!不过不管怎么说,下棋也好,真事也好,反正猫被狗吃掉是使他万分高兴的事情。

  “我的‘狼5’吃你的‘狗6!’又一个小孩子嚷着。

  真有意思!这么吃来吃去,倒也让老鼠开心。他又往前凑了凑,站在土坎上,抬起前爪碰碰一个小姑娘的拐肘顶儿。

  “喂,你们这是下什么棋呀?”他龇着牙问。

  小姑娘低头一看,原来是一只老鼠,她急忙把胳膊缩回去。但这个姑娘是个挺文静的红领巾小队长,她不好意思不搭理老鼠的问话,就回答说:

  “走兽棋。”

  老鼠捻着胡子,点点头。这时候下棋的孩子们下得更热烈啦!

  “我的‘豹4’吃你的‘狼5’!”

  “我的‘虎3’吃你的‘豹4’!”

  “我的‘猫7’吃你的‘鼠8’!”

  这最后一句话把老鼠吓坏了,他简直想拔脚逃进洞去,如果不是那个小姑娘及时提醒他的话。那个小姑娘说:

  “喂,老鼠先生,这棋里边还有你哪!”

  老鼠脸色苍白地摸摸胸口,应了一声。

  “你呀,”小姑娘像是在故意吓唬他,“你是走兽棋里最后的一个,顶小的一个,‘鼠8’,谁都可以吃你!”

  老鼠凑到棋盘跟前,探头看看。原来在一张硬纸上,画了些格子,上面摆了一些圆圆的木头棋子儿。棋子儿上刻着各种兽类的图形,还标明了它们的等级。果然,在那个刻着老鼠模样的棋子儿上,标着个“8”字。

  那么谁又是第一号的兽类之王呢?老鼠寻找着,啊,看到啦!原来那个标着“1”的棋子儿,上边刻的竟是只大象。

  老鼠听人说,狮子是兽中王。可这走兽棋上,狮子却还在大象的后边,他是“狮2”。老鼠不服气,大象究竟有什么了不起,他不就是长了一根长鼻子吗?于是他提出了抗议:

  “你们这棋搞错啦!为什么大象跑到了狮子前边?还有,你们干嘛把我排在最后一个?”

  这就是他今天第三次生气的原因。

  红领巾们听到“吱吱”的叫声,循声一看,原来是一只小老鼠站在上坎上嚷着哪!看他那气急败坏的样子,大家笑起来。一个小孩子回答说:

  “你问大象和狮子谁该在前边吗?当然是大象。因为大象不但力气比狮子大,而且性情和平,喜爱劳动,还常常帮助人。所以我们人类才把他放在走兽的第一位哪!”

  “至于你吗,小老鼠,”另一个小孩说,“你当然要排在最后一个啦!你看看这些棋子儿里,哪一个不比你大!”

  “我能够吃甲虫!”老鼠想了想,又补充说,“青蛙也打不过我!”

  “可是甲虫是昆虫类呀,我们把青蛙分在两栖类里,它们跟你不一样。我们这是走兽棋,甲虫和青蛙不是走兽嘛!”

  “老鼠先生,你想想,还有什么走兽比你小,你提出来,我们把他排在你后边。”

  孩子们不再理这个忿忿不平的老鼠了,他们又自管去下棋。老鼠可还在费力地想哪!他不信,走兽里难道真的就没有一个怕老鼠的东西吗?

  “忽然,他又一次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了,因为他听到一句使他十分震动的话:

  “我的‘鼠8’吃你的‘象1’!”

  天哪!难道这是真的吗,还是自己在做梦?他,一个小小的老鼠,竟能把那么大个儿的大象吃掉!他有点不敢相信,恰好另一个小孩也提出了问题:

  “你的‘鼠8’凭什么吃我的‘象1’?”

  “兽棋规则里那么规定的嘛!”

  “不合理,不合理!”

  那个文静的小队长插话了,她说:

  “这个‘吃’不是真吃,是打败的意思嘛!”

  “那老鼠也打不败大象!”

  “不对,照棋规里讲,老鼠是可以打败大象的,因为老鼠能够钻进大象的鼻孔里去。那时候大象就难受了,他只好乖乖地向老鼠投降。”

  老鼠听到这里,他捏住前爪儿,拚命地捶自个儿的后脑勺。他在生自己的气哪!为什么这样一个“真理”,直到今天,他才第一次听到呢?如果早些日子就掌握了这个“真理”,那么日子就要好过得多了,那时候他跟大象要三只香蕉,他还敢只给一只吗?

  小孩子结束了下棋,到别的地方玩去了。土坎上只剩下小老鼠一个。他还在幻想哪!别看他长了只小得可怜的脑袋瓜儿,可他的想象力倒还十分丰富呢!他设想有那么一天,他真地钻进了大象的鼻孔,那时看大象该怎么狼狈吧!大象一定要说好话,讨饶。能轻易地饶他吗?连三只香蕉都舍不得给,只给一只,冲这一条就不能饶他。何况,——他找来找去,却又找不到大象别的缺点,只好继续想:何况,总得纠正“鼠8”这个不合理的地位嘛!凭什么把老鼠排到第八?既然老鼠可以吃掉——或者说打败大象,那么大象就应该把第一的地位让出来。

  一只喜鹊飞来了,站在树枝上休息,梳理着翅膀上的羽毛。老鼠晓得喜鹊喜欢说长道短,就想让她去宣传宣传这个新发现的“真理”,他有意地问她:

  “喜鹊大嫂,你看见人类的小孩子下走兽棋了吗?方才就在这儿玩来着。”

  “没看见,”喜鹊耸耸肩膀,“我不喜欢你们这些走兽,若是有飞鸟棋嘛,还有点意思!”

  “哼,没听说有什么飞鸟棋,可走兽棋却千真万确有,你信不信?”

  “有又怎么样?”

  “你猜,走兽里谁最厉害?”

  喜鹊歪着脑袋,瞅着老鼠,用轻视的口吻说:

  “反正不是你吧!”

  “哎,哎!正正就是我哪!”老鼠舞弄着两只短短的长爪,摆出一副趾高气扬的神气。

  喜鹊大嫂本来就爱笑,这一下子她可就更笑起来没完了,“喳喳喳”,她笑得前仰后合,差一点从树枝上掉下来。

  “不要笑,不要笑嘛!有什么可笑的!”老鼠不乐意了,他严肃地斥责喜鹊。

  喜鹊好容易止住笑声,她擦擦笑出来的眼泪,问老鼠:

  “你这话,对猫大姐说过吗?”

  “什么猫大姐,滚她的蛋!”

  “那么狗呢,狗大哥不是总爱管你的闲事吗?”

  “狗算什么东西!往后,你再叫他管管闲事看看!”老鼠摆出一副鄙夷的神气。

  喜鹊大嫂这下子可糊涂了,她以为老鼠一定是得了精神病,所以才这么胡说八道。喜鹊还有事情哪,没工夫跟老鼠闲磕牙,就一振翅膀飞走了。

  “回来,你回来!”老鼠拚命喊。可是喜鹊不再理她,越飞越远了。

  老鼠的“真理”还没来得及讲哪,他有点失望,就往后一靠,半倚在土坎上,把两只前爪垫在脑瓜儿后边,两只后爪往一块儿一搭,摇晃着,舒舒服服地晒起太阳来。

  他闭上眼,接着想他的心事。他仿佛觉得自己的身子,忽然轻飘飘地爬到云彩上边去了。本来嘛,“鼠8”竟一下子跳到了“象1”头上,这可是从来没有过的事情。既然如此,那么走兽棋的棋规不需要改一改吗?按道理讲,他老鼠应该是第一,往下排才是“象2”、“狮3”、“虎4”……现在老鼠排到最后了,以前“鼠8”的地位让给了“猫8”,这在兽类的历史上,是一个多么惊天动地的大变化哪!

  “吱吱,吱吱吱!”老鼠得意地唱起歌来了,歌词大意是这样的:

  

  我一步登天,

  

  爬到了大象前边。

  

  从此我成了兽中王,

  

  让百兽匍匐在我的脚前……

  如果不是来了一只狐狸,他可能还要唱下去。既然一只狐狸带着騒味走过来,老鼠的幻想也就只好暂时结束,“嗤溜”一下,他钻进洞里去了。

  “啊——”狐狸拖着长腔招呼他,“鼠老弟,你好,急着回家干什么,我们随便谈谈不好吗?”

  老鼠蹲在洞口,用前爪捻捻胡子。他当然知道狐狸是狡猾的,如果他一出洞口,那家伙的又长又尖的牙齿就该伸过来了。老鼠晃晃脑袋,用一种识破对方阴谋的讽刺语气说:

  “狐君,我有些累了,想休息一下。如果您肯赏光,就请到敝洞里来谈吧!”

  狐狸的鼻子都快气歪了,你想,那个窄小的鼠洞,狐狸能进去吗?狐狸张开大嘴,把舌头“嗒”地弹了一下,蹲在洞外边,阴险地说:

  “你那个洞大矮小了,我希望有一天我们在野外相遇,那时候就可以好好地畅谈一番啦!”

  “您不用客气,等有机会,我跟狗大哥一起去拜访您就是了。”老鼠嬉皮笑脸地说。

  “你不用拿狗来吓唬我,狗有什么了不起!”

  “是呀,在走兽棋里,狗不过排在第六,啊,不,新棋规他应该排第七,‘狗7’。”

  狐狸不懂老鼠的话,他瞪着两只细长的眼睛,傻呆呆地瞅着老鼠。

  “不明白吗?走兽棋里给我们兽类排了地位哪,‘猫8’、‘狗7’。‘狼6’、‘豹5’,大象排第二。”老鼠冷丁想起来,走兽棋里还没有狐狸的地位呢,他捧着肚子笑起来,“哎呀,狐君,走兽棋里怎么没有你呀!凭你鼎鼎大名的狐君,他们难道能忘掉吗?”

  狐狸生气要走,老鼠急忙喊住他:

  “喂,你怎么不问问我在走兽棋里的地位呢?”

  “你有个屁地位,不就是‘猫食’吗?猫要是排第八,你连第九也排不上!”

  “错了,错了!我排第一!”老鼠摇头晃脑地说。

  “那你就出来吧,让我这个走兽棋里无名的小卒,向你兽中王行礼致敬嘛!”

  “你在洞外行礼就可以啦!”老鼠大大咧咧地说。

  “真是厚颜无耻的家伙!”狐狸一边骂着一边离开了洞口。

  老鼠气跑了狐狸,但他还不想出来,因为狐狸的狡猾在大森林里是谁都知道的,说不定他就在洞外藏着哪!不过老鼠又有点憋气,虽然在“理论”上(或者说是在棋盘上),他是可以“吃掉”大象的;但在实践中,他却连个“无名小卒”都惹不起,这样理论和实践不统一,岂不是太荒谬了吗?

  因此,老鼠想,必须把理论和实践统一起来,那就是说,应该在实践中确确实实地制服了大..(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 老鼠看下棋第[2]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