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直升飞机的小老鼠

作者:现代名家

舒克生在一个名声不好的家庭里


  “舒克,你都大了,可以自己出去找东西吃了。”一天,妈妈对小老鼠舒克说。

  “真的吗?”舒克高兴了。从他生下来以后,就一直憋在洞里,从来没出去玩过。

  “今天晚上,我带你出去,先认认路,以后你就可以自己去了。”妈妈一边说,一边磨牙。

  舒克也学着妈妈的样子,磨磨牙。他很馋,爱吃好东西。每次妈妈给他带回来好吃的,他都吃个没够。

  夜里,舒克跟在妈妈身后出了洞。

  “好大的屋子呀!”舒克惊叫道。

  “小声点儿!”妈妈告诫舒克说。接着,妈妈告诉舒克,那是大立柜,那是写字台,那是床。舒克把眼睛都看花了,他觉得这个世界很有意思。

  “这个柜子对咱们最有用,里面全是好吃的,叫食品柜。”妈妈把舒克带到一个不大的柜子跟前。“可它的门总是关着,得找机会才能进去。”现在,咱们到写字台上面去,那里有一盘花生米。”

  一听说有花生米,舒克的口水都快流出来了,他跟着妈妈爬上了写字台。果然,桌子上有一盘香喷喷的花生米。

  舒克和妈妈大吃起来,真香啊!

  “小偷!这么小就学偷东西!”黑暗里传来一个声音,吓了舒克一跳。

  “偷吃人家的东西,真不要脸!”又是一声。

  舒克借着月光一看,桌子上有一只小布狗,还有一只木头羊,刚才的话,就是他俩说的。

  听人家管他叫“小偷”,舒克脸都红了。他看看妈妈,妈妈就像没听见一样,继续吃着。

  “你吃饱了?”妈妈看见舒克不吃了,问。

  “妈妈,咱们这叫偷吗?”舒克小声问。

  “傻孩子,什么偷不偷的,咱们老鼠世世代代就是这样活下来的。别理他们,快吃吧,啊。”

  舒克又吃了两颗花生米,他觉得,今天的不如以往的香。

  第二天夜里,舒克自己出来找吃的了。他又来到写字台上,可那盘花生米不见了。舒克正准备下去,小布狗又喊起来:“没羞!没羞!小偷又来了!”

  “真是的,有什么样儿的妈妈就有什么样儿的儿子。”木头羊也跟着说。

  还有好多舒克叫不出名的玩具也跟着哄叫。

  “胡说!我妈妈说,我们不是小偷!”舒克要争这口气,他大声对小布狗说。

  “这些吃的东西是你劳动得来的么?”小布狗问舒克。

  “这……”舒克说不出话来了。

  “不是你劳动换来的,就是偷!”木头羊耸耸鼻子。

  “哼,你妈妈不但偷,还净搞破坏,大立柜里的衣服就是被她咬坏的!”不知是谁说。

  舒克愣住了。

  “你出去打听打听,谁不知道你们老鼠是坏蛋!你敢大白天出去吗?人家都说,老鼠过街,人人喊打!”小布狗说。

  舒克真没想到自己家的名声这么坏,他委屈极了,自己干嘛生下来就是只老鼠呢!舒克哭了。


舒克开着直升飞机离开了家


  舒克不愿意当小偷,他决定离开家,到外面去闯闯,通过劳动来换取食物。

  舒克看中了床头柜上那架米黄色的电动直升飞机,它有一副红色的塑料螺旋桨,漂亮极了。舒克看见直升飞机在屋里飞过,真带劲儿!

  这天清晨,窗户大开着,直升飞机静静地停在床头柜上。舒克悄悄地来到直升飞机旁边,他趴在舱门上往里一看,塑料飞行员正好不在。这可真是个好机会。舒克轻轻地去开舱门。“可是……这也是偷吗?”他的手又缩了回来,想赶快离开。走出几步,又回头看一眼,玻璃罩的机舱,小皮座椅上的飞行服和飞行帽,那么诱人,舒克心里痒痒的,忍不住对自己说:“我先借一会儿,用完再还回来。借,不能算偷。”他钻进了飞机,这架直升飞机的机舱挺大,除了驾驶员坐的地方以外,后面还有两排皮椅子。

  舒克想起了“老鼠过街,人人喊打”的话,他决定化装一下,别让人家看出他是老鼠。

  舒克忍着疼,把胡子都拔下来。他穿上飞行服,可尾巴放在哪儿呢?对了,就缠在腰里吧。舒克看见床头柜上有一筒牙膏,他跑过去打开盖,挤出许多来,涂在脸上。

  一切都准备好了,舒克坐进驾驶舱,戴上飞行帽。

  “现在我已经不是老鼠舒克了,是飞行员舒克。”舒克兴奋地想。他打开了启动器,红色的螺旋桨转了起来,它越转越快,不一会儿,直升飞机就离开了床头柜。

  舒克驾驶着直升飞机在屋里盘旋了一圈,他还故意擦着写字台飞了过去,当他看见小布狗他们认不出他时,得意极了。

  小老鼠舒克,不,飞行员舒克驾驶着直升飞机,从打开的窗户飞出了屋子……


舒克吃了有生以来最香的一顿饭


  外面真大呀!到处是碧绿的田野,起伏的丘陵,还有宽阔的河流和美丽的花丛……舒克驾驶着直升飞机尽情地在天上飞呀飞呀,他高兴极了。

  舒克觉得肚子有点儿饿,他决定去找点儿吃的。

  舒克操纵着直升飞机下降高度,他把头探出飞机,注意着地面。

  “救命呀!救命呀!”舒克忽然听到地面上传来呼救声。

  舒克一看,原来是一只蚂蚁掉进了水洼里,正在拼命挣扎。

  舒克急忙将直升飞机开到了水洼上空,然后操纵飞机垂直下降。

  “我来救你!”舒克把头探出飞机,大声喊。他将飞机悬在空中,离水面只有两寸远。可飞机上没有绳子呀,蚂蚁怎么上来呢?

  眼看小蚂蚁不行了,舒克忽然想起了自己的尾巴。他急忙解开裤子,把尾巴从腰上解下来,打开飞机舱门,将尾巴伸向水面。

  “你抓住绳子爬上来,快!”舒克大声喊。

  小蚂蚁抓住舒克的尾巴,爬上了直升飞机。

  舒克关上舱门,驾着直升飞机拉起了高度。

  “谢谢你,谢谢你!”小蚂蚁一边擦身上的水,一边感动地说。

  活这么大,舒克头一次听别人说谢谢他,他真有点儿激动了。

  “你叫什么名字?”小蚂蚁问。

  “我叫飞行员舒克。”舒克说。

  “这架直升飞机真漂亮。”小蚂蚁打量着机舱说。他忽然看见了舒克的尾巴,“哟,你的绳子真像老鼠尾巴。”

  “啊,是吗?”舒克一惊,这才想起忘了将尾巴藏起来,他一边把尾巴往裤子里塞,一边说,“直升飞机上的绳子都是这样的,有弹性。”

  小蚂蚁仔细地打量了舒克一下,笑了。

  舒克真怕小蚂蚁认出他是老鼠来,看样子没有。要不,小蚂蚁肯定不会对他再笑了。

  “你家在哪儿?我送你回家。”舒克说。

  小蚂蚁把头贴在玻璃上,给舒克指路:

  “就在那棵大树后面。对,再往前飞,绕过那个土坡。看见了吗?就是那个洞口。”

  直升飞机平稳地降落在蚂蚁洞旁边。

  舒克给小蚂蚁打开舱门,小蚂蚁跳了下去。

  舒克赶紧把尾巴缠在腰里。

  不一会儿,小蚂蚁领着一大群蚂蚁走到飞机旁边。

  “舒克,这是我们蚁王,她来谢你了。”

  一听是蚁王,舒克赶紧从飞机上下来。

  “谢谢你救了我的孩子,我能为你做点儿什么吗?”蚁王和蔼地问舒克。

  “不用谢,”舒克心里美滋滋的,“我,我有点……饿。”

  “快去拿最高级的食物。”蚁王命令。

  很快,几百只蚂蚁抬着许多米饭粒、面包渣放到舒克前面。舒克大吃起来,真怪,他觉得,这些东西比花生米还香!

  “你们以后有什么事,就来找我帮忙,我经常在这一带飞。”舒克吃饱以后对蚁王说。

  “我们也欢迎你经常来!”蚁王笑眯眯地回答。

  “你可经常来呀!”小蚂蚁眼圈都红了。

  舒克心里也挺酸,可他不敢哭,要是眼泪把牙膏冲掉了,人家认出他是老鼠来,谁还理他呀!

  舒克钻进直升飞机,冲大家招招手,起飞了。


舒克的飞机多转了一次弯


  舒克开着直升飞机来到一片花丛上空,他看见许多蜜蜂在采蜜。

  “今天的蜜真多,都运不回去了,怎么办呀?”一只蜜蜂对大家说。

  “是呀,怎么办呀?”大家都很着急。

  舒克把头探出窗外:

  “我来帮你们运吧!”

  蜜蜂们吓了一跳,抬头一看,是一架米黄色的大直升飞机悬在空中。

  “你是谁?”

  “我是飞行员舒克。”

  蜜蜂们一看有飞机帮他们运蜜,高兴了。

  直升飞机在花丛中着陆了,蜜蜂们把蜂蜜运进机舱。

  “你自己送去吧,我们还得采蜜。我们家就在小河对岸那棵最高的树上。”一只金翅膀蜜蜂说。

  一只白翅膀蜜蜂不放心,小声说:‘勺e们又不认识他,要是他……”

  “你别把人都想得那么坏,我看他不会。”

  舒克看见金翅膀蜜蜂这么相信他,很感动,说:“你们放心,我一定送到。”

  直升飞机起飞了。机舱里充满了蜂蜜的香味儿。小时候妈妈给他吃过蜂蜜,真香啊!舒克回头看了眼一盒盒的蜂蜜,咽了一下口水,舒克心想,人家这么相信自己,自己可不能偷吃呀。

  舒克看见了小河,他驾驶飞机转弯向小河对面飞去。

  飞机转弯的时候,盆里的蜜洒出来一点儿。

  舒克用手指蘸着吃,真甜!原来,这是没有加工过的花粉蜜。舒克想,这可不算偷吃,是它自己洒出来的。这么想着,他又操纵飞机在小河上面做了一个更急的转弯,这回洒出来的蜜更多了。“这倒不错,既没有偷,又能吃饱。”舒克很满意地想。

  “不是你劳动换来的就是偷。”他仿佛又看见小木头羊冲他翘鼻子。舒克脸红了,羞愧地向下望望,悄悄地把蜜一点点弄回盒子里。

  舒克把蜂蜜安全地送到了蜜蜂的家。他来来回回帮助蜜蜂空运了十几次,蜜蜂们都很感谢他,收工时,给他搬来了一大盆蜂蜜。

  “我说他是好人吧!”金翅膀蜜蜂对白翅膀蜜蜂说。

  舒克想起自己在飞机上吃人家的蜜,有点儿后悔。

  “我不要蜂蜜了。”舒克说。

  “那还行,一定得留下。”蜜蜂们不容分说,将蜂蜜搬进了机舱。

  “你以后想吃蜂蜜就来,咱们是好朋友了,我们对朋友一点儿不吝惜。可上次有只老鼠来偷蜜,我们就狠狠地教训了他一顿。”金翅膀说。

  舒克真怕蜜蜂看出他是老鼠来,他向蜜蜂们告别后,急急忙忙起飞了。


舒克为自己的名声苦恼


  舒克开着直升飞机在天上转悠,他知道,只要人家认不出他是老鼠来,都会对他友好。可一旦人家知道他是老鼠,一定不会理他了。想到这儿,舒克把飞行服整了整,再摸摸腰里的尾巴缠得牢不牢,又将飞行帽戴好。

  “砰!”地面传来一声枪响。

  舒克往下一看,一个小男孩拿气枪将一只麻雀从树上打下来。麻雀的翅膀被打伤了,在地上一蹦一蹦地跳着,小男孩从远处追过去。

  舒克驾着直升飞机来了一个俯冲,落在小麻雀身旁。他打开舱门,喊:

  “快!快上来!”

  小麻雀也来不及细想,上了直升飞机。

  好险哪!小男孩刚跑到跟前,米黄色的直升飞机腾空而起,小男孩愣在那里。

  “你真勇敢!”小麻雀望着舒克说。

  “你伤得重吗?”

  “翅膀伤了,真疼。”

  “他干吗打你?”

  “我也不知道,他总拿枪打我们。妈妈就是让他打死的。”

  “他比老鼠还坏吧?”舒克想,老鼠就是偷点儿东西吃,可总没拿枪打别人呀!

  “老鼠?老鼠最坏。”

  “可老鼠没用枪打死别人呀?”

  “老鼠名声不好。”

  名声,就是这个名声!害得舒克整天穿着飞行服,戴着飞行帽,还把尾巴缠在腰里,热死了,也不敢脱。舒克恨死“名声”这个东西了。

  “你怎么了?”小麻雀看到舒克不吭气了,“对了,我还忘了问你是谁呢?”

  “飞行员舒克。”舒克不大情愿地回答。他不明白,自己救了他,为什么不能理直气壮地说真名字——小老鼠舒克!

  “你真好,谢谢你,飞行员舒克!”

  这次听到人家谢他,舒克心里不大是滋味儿。他多想听到“谢谢你,小老鼠舒克”呀!

  不过,舒克一会儿就把不愉快的事忘了。他请小麻雀吃蜜,小麻雀说不喜欢吃蜜,喜欢吃虫子。舒克答应给她去抓。

  天快黑了,舒克将直升飞机停在一座楼房的房顶上,他让小麻雀在机舱中休息,自己跑出去给她抓虫子。

  舒克从来没抓过虫子,他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总算抓到了几条。

  小麻雀看到虫子,高兴地吃起来,舒克笑了。

  第二天,舒克把小麻雀送回了家。跟小麻雀分手时,舒克真差点儿哭了,小麻雀也难过极了。


舒克永远是大家的朋友


  舒克经常为大家办好事。渐渐地,谁都知道有个飞行员舒克,开着米黄色的直升飞机,最爱帮助别人。

  这天,经小麻雀提议,大家宴请飞行员舒克。主办宴会的是蚂蚁国王、蜜蜂皇后,还有许许多多受过舒克帮助的朋友都来了。

  宴会可丰盛了,有好多好吃的食物,大家坐好了,在等舒克。

  舒克开着直升飞机去参加宴会,他多高兴呀!这些日子,通过自己的劳动,交了那么多好朋友。舒克看见下面有一片花丛,他操纵飞机降落下去,想给朋友们带点儿鲜花。

  舒克摘了一朵红花。“这朵送给小麻雀。”他想。

  舒克又摘了一朵黄花。“这朵送给金翅膀小蜜蜂。”

  忽然,舒克身后刮来一阵急风,他感到一阵颤栗,浑身发软,还没明白是怎么回事,肩膀已经被牢牢地抓住了。

  “我当什么飞行员舒克,原来是只老鼠!”舒克身后传来一阵大笑。

  舒克回头一看,天那,是只小花猫!小时候,舒克就听妈妈说过,猫是老鼠最大的敌人,祖祖辈辈是冤家。

  “你以为化装了,就能逃过我的眼睛?走,我要让小麻雀他们看看你的真面目,然后再处决你。”

  一听说要带他去见小麻雀他们,舒克急了,他哀求道:

  “我求求你,现在就把我处死吧,千万别让他们知道我是老鼠。”

  舒克真怕失去朋友们的友谊,宁可死了,也要保个好名声啊!

  “想得倒美!走!”小花猫才不理会舒克的苦苦哀求,用手轻轻一提,就把舒克拎走了。

  “这下完了。”舒克闭上眼睛,想到一会儿大家骂他的场面,心里难过极了。

  “你们的飞行员是只老鼠,看看吧!”小花猫把舒克往地上一扔,大声宣布。

  舒克站起来,他不敢睁开眼睛。

  大家都愣住了。

  “我现在就去处决他!”小花猫像审判长一样宣布,说完抓起了舒克。

  “住手!”小麻雀飞到小花猫跟前,“你干嘛要处决他?”

  “因为他是老鼠!”

  “可他没干过坏事呀!”

  “老鼠都是坏蛋!”

  “不对,舒克就不是坏蛋!”

  “对,舒克不是坏蛋!”大家一起嚷道。

  “他是一只老鼠呀!”小花猫急了。

  “老鼠不老鼠我们不管,他是我们的朋友舒克!我们的朋友舒克!”小蚂蚁大声说。

  “对,他是我们的朋友舒克,不许你伤害他!”金翅膀蜜蜂飞起来,只要小花猫敢动舒克一根毫毛,他就要蜇他。

  舒克再也忍不住了,眼泪刷地一下流了下来。他不怕把脸上的牙膏冲掉了。

  小麻雀过来给他擦干眼泪。

  “舒克,来,宴会开始。”小麻雀宣布。

  舒克笑了,他把飞行帽摘掉,坐在了餐桌正中央。

  “他们疯了!和一只老鼠在一起会餐!”小花猫讨了个没趣,快快地走了,他实在想不通。

  从那以后,小老鼠舒克再也不怕别人知道他是老鼠了,塑料飞行员也答应把飞机借给他。他每天驾驶着米黄色直升飞机,为朋友们做好事。

  不信你到外面去打听一下,谁都知道小老鼠舒克和他的直升飞机。
温馨小提示:
您正在阅读的《 开直升飞机的小老鼠》内容已完结,您可以:
返回现代名家的作品集,继续阅读现代名家的其他作品..
返回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