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个朋友

作者:现代名家

  王扶 1938年出生。河北蠡县人。著有科学童话集《绿色的童话》,小说散文集《桃花船》等。

  我们曾经认为自己是渺小的一族。人们都叫我们是古老的低等植物。说起来也真让人脸红,你看我们的大蕨哥哥、小藻弟弟,还有我——苔藓,确实比不上那些种子植物。他们能开美丽的花,结有用的果,或生长出珍贵的用材,可我们哥儿几个呢?又有什么用呢!不用等别人说风凉话,我们哥儿几个一商量,决定离开大家,躲到那些人们不容易找到、不容易看到的地方去。

  于是,大蕨哥哥藏到山谷、林间和沼泽地带去了。

  小藻弟弟就一下子钻到了水里,什么海里、河里、湖里、池塘……到处躲藏着。

  我呢,因为生来极矮小,则在森林的地面上,水中的岩石上,池塘和小溪边,要不然就在沙地、荒漠、石山上,四处为家。

  大蕨哥哥的心中是最痛苦的。他想到在遥远的古代,他的祖先们曾是地球上的巨人,身高几十米,光茎就有两米多粗呢!后来他们由于地壳的变迁运动,被埋在地底下,年深日久炭化后就成了今天的煤,对人类作出了重要的贡献。可是今天,他的兄弟姐妹尽管有一万二千多个种类,但除了树蕨大姐以外,他们都没有祖先那样的高身材,也再不知道自己还有什么用处。这叫大蕨哥哥怎么不悲哀呢!

  可是有一天,大蕨哥哥呆的山谷里来了两个小姑娘,原来她们为了寻找丢失的羊迷了路。

  “姐姐,我真的走不动啦,饿极啦!”一个女孩眼泪汪汪地说着坐在了地上。

  “好妹妹,坐在这里会饿死的,咱们还是找路去吧!”另一个女孩说着去拉妹妹的手。

  姐妹俩拖着疲惫的身子勉强摇晃着又走了起来。可是没走几步,妹妹却一头栽倒在大蕨哥哥的身边,再也爬不起来了。大蕨哥哥真想帮一帮这两个小姑娘。他用自己的手指去推扶小姑娘的头,可是他的力气太小了,只是把手指搅在了小姑娘的头发里。他伤心地叹了一口气:

  “唉!我能为她们做些什么呢!一个没出息的蕨!”

  “妹妹,妹妹,你怎么了?你睁眼啊……”姐姐趴在妹妹身上哭喊着。

  妹妹半晌才发出一声轻轻的叹息:“唔!我饿呀!”

  姐姐一把抓住了蕨,恨恨地说:“可惜这些草都不能吃,真是些废物!”说着她狠劲地一拔,竟把一棵蕨连根拔了出来。大蕨心里一阵绞疼,因为他就是牺牲了自己也帮助不了别人啊!

  突然,姐姐抚摸着蕨的根叫起来:“哎呀,这不是蕨根吗!”她记起来,爷爷活着的时候,在秋天常常挖来,捣碎了磨成浆,沥出淀粉来。那粉可好吃呢!“说不定这根也能这样吃呢!”姐姐忙用衣襟擦擦根上的泥土,使劲咬了一口。根里流出了白水,但有些麻口。

  姐姐又把蕨根放到饿得奄奄一息的妹妹嘴里,妹妹使劲儿咬了一口又吐了出来,说:“不好吃!”

  “傻妹妹,人饿极了连草根树皮都吃哩!这就是爷爷常做淀粉用的蕨根。将就着嚼一嚼吧!我们总不能饿死在这里啊!”

  妹妹也实在饿坏了,把蕨很塞在嘴里机械地嚼着。勇敢的姐姐却满山谷地跑着,爬着,挖出那些蕨的根。

  渐渐地,妹妹的嘴麻木了,但身上却有了些力气。两人挖了一堆蕨根,围坐着嚼了起来。

  “这根可不如用它制出的淀粉好吃。”妹妹说。

  “是啊!可是它也让我们没有饿死!”姐姐说。

  “真应该谢谢这些救命的草啊!”姐妹俩同声说。

  大蕨哥哥激动极了,心中不由得又产生了祖先的那种荣誉感——谁说他们是最没用的东西。他们曾经救活了两个饥饿的人的性命!

  这件事使蕨们一下子产生了信心。他们努力把自己的根长得又粗又壮,里面包含着许多淀粉。让人们在秋冬的时候挖出来制成淀粉。而大蕨哥哥再也不伤心痛苦了。他那水灵灵的大叶片伸展开去,孕育了千千万万个孢子。这些孢子渐渐变成褐色的粉末,看去很像一粒粒种子。他们随风在空中飞来飞去。当他们游玩够了的时候,有的落在树林里,有的来到山谷小河的旁边,还有的落在沼泽地带。在雨露的滋润下,这些小孢子发芽了。又经过不断的变化,长起那些生着一排排整齐的小叶的植物。

  再说小藻弟弟们,他们不像大蕨哥哥当初那么悲观,却有一股不服气的劲头。他们兄弟几个一合计决定:绿藻住在浅水里,褐藻住在较深的水里,红藻住在大海里去。

  他们最早的朋友是水中的那些鱼呀、贝呀等水生动物。

  鱼儿最欢迎他们,常感激地说:“小藻儿兄弟,你们不仅供给我们食物,还使我们呼吸得畅快多了!”

  “为什么呀?”一条小鱼儿不解地问那些大鱼们。

  “因为小藻儿兄弟住在水里边,他们的叶肉里有个制造氧气的工厂。这个工厂不断地向水里散发着氧气呗!”

  说着,鱼儿在藻类中间愉快地穿游着,嬉戏着。小藻弟弟的心里也感到甜蜜蜜的。他和他的兄弟们常想:别人越是看不起我们,我们越要努力多工作,变成有用的人。

  果然褐藻弟弟很快被人类发现了。原来有一种褐藻——海带,被人们发现是一种味道鲜美又富有营养的食品。

  从此,海带被人类大量培养繁殖起来。藻类弟兄们谁听了不欢欣鼓舞呢!生活在深海里的红藻兄弟们,向来是最腼腆的,这时也忙把自己的紫菜、石花菜……献了出来,送给了人类。

  他们很快成了人类的好朋友!

  藻类弟兄们的成绩,在我们哥儿几个中间是伟大的,常常使我羡慕极了。在哥儿几个中,只有我们——苔藓,才真是最不起眼儿,最没出息的了。因此我们总是生长在那些光秃秃的石头上,在这里常常没有绿色的生命。其实,我多么愿意和那些绿色的伙伴们在一起呀,但是我又多怕看他们的白眼,怕听他们的冷嘲热讽啊。因此,我这个低等植物只好躲得大家远远的,远远的……我甚至躲到了这不毛之地——火山上来。

  这是一座死火山。大约在几千年以前,这里也曾是一片绿色的生命。可是火山的岩浆燃烧了一切,毁灭了一切,这里再没有一棵草,一株树。因为这里除了像焦炭一样的火烧石以外,没有了绿色伙伴们安身的土壤。

  这里是一片死寂——没有生命的荒凉和死寂。而我和我的弟兄们却躲在这里。

  “啊!多么寂寞!”我和我的弟兄们也常常悲叹着,流出那酸性的泪水。

  日子一天一天地过去了,我们也一代一代地更替着,那酸性的泪水不断地流啊流……

  “别哭了,苔藓兄弟!你们的眼泪使我的心都要碎了。”沉默了千百年的岩石忽然忍不住开口了。

  “人们都说我们永远是最没出息的,最低能的,怎能不叫我们伤心呢!”苔藓说着,泪水不断地流了出来。

  “看看吧!我的身体都被你们的泪水溶酥了。我的心,眼看也要碎了。”岩石也悲伤地说。

  苔藓们一看,岩石果然被他们的泪水剥蚀得斑斑驳驳的,酥了,碎了……

  在一个大雨的夜晚,苔藓弟兄们只觉得身上那些坚硬的石头变软了,软得那样舒适。

  第二天,太阳出来的时候,我们发现,身下的石头真的分解了,竟变成了泥土。大伙儿吵吵起来:

  “没想到,我们竟连石头的心都能感动啊!”

  “如果真把这石山变成土壤,那该是怎么个情景呢!”

  “那时候,绿色的伙伴们就能在这里安身了,这座死山就又会有了生命!”

  “啊!这么说来,咱们可以当个开路先锋啦!”

  “原来我们还是伟大的拓荒者呢!”

  “苔藓万岁!拓荒者万岁!”

  弟兄们狂热地喊着,叫着。笑着。因为我们终于找到了自己生存的价值,找到了生活的勇气——我们就做那勇敢的拓荒者吧!

  一个风和日丽的春天,几只鸟儿飞来了。啊!他们带来了植物的种子,带来了高级植物的绿色的生命。

  种子播在了我们耕耘的土壤中。苔藓弟兄们日日夜夜地盼啊!盼啊!

  雨水滋润着,阳光温暖着,千百万个苔藓兄弟们关心着,绿色的芽芽终于破土而出了。

  她是那么娇,那么嫩,但又是那么美!

  这些种子植物曾使苔藓弟兄们多么妒嫉过,自卑过。但今天,弟兄们却是多么钟爱她——因为她给这死寂的石山带来了光明,带来了生命。而这一切功劳是属于我们——苔藓弟兄们的啊!

  死山就要复活了!

  她每生长一节,她每吐出一片嫩叶,都会引起我们弟兄们的激动。因为她的成长象征着我们劳动的报偿。拓荒者的劳动是艰苦的——那是要付出多少血泪的啊,但那却是伟大而光荣的!

  从此,我和我的苔藓弟兄们世世代代,为沙地,为荒漠,为岩石辛勤地耕耘着。我们永远是默默无闻的,但我们再也不因自己的渺小而感到自卑了。再也不怕别人看不起了。

  请看我们的后面,一丛丛的鲜花,一座座的森林,一片片的庄稼,一块块的草场——写下了拓荒者的光荣,记录着我们的功绩!

  我们这三个朋友:大蕨哥哥、小藻弟弟和我——苔藓,忽然明白了一个真理——大自然赋予了每一种植物以特定的作用。我们既不应该自卑,也没必要狂妄,重要的是应该努力发挥自己的长处,给大自然以报偿,为大自然贡献自己的力量!
温馨小提示:
您正在阅读的《 三个朋友》内容已完结,您可以:
返回现代名家的作品集,继续阅读现代名家的其他作品..
返回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