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脖儿

作者:现代名家

  罗辰生 1944年出生。河北阜城人。著有小说集《大将与美妞儿》、《我的老师》等。




  五(2)班的张小明有个“漂亮”的外号——白脖儿。

  这外号还是他奶奶给起的呢!

  有一次,不知道他怎么把他奶奶气急了,他奶奶要打他。他在前边跑,他奶奶在后边追,一边追一边生气地嚷:“也不嫌害臊,都五年级了,还是个白脖儿!”

  这话被同班的同学听见了,“白脖儿”的外号就传开了。

  他怎么戴不上红领巾呢?用中队长方娟娟的话说:就是经不起考验。

  有一次,地理老师上课提问一个同学,祖国有几条山脉。这个同学回答不出来,就冲张小明使眼色,让他偷偷告诉自己。张小明想拿这个同学开开心,逗大伙笑一笑,就装得挺认真的样子小声说:“有西山!”这个同学就忙说:“有西山。”他又说:“有景山!”这个同学也随口就说:“有景山!”逗得同学哄堂大笑。

  还有一次,老师讲北冰洋,他就搭下茬:“北冰洋产冰糕!”老师说:“你怎么乱说一气?”他装得可认真了,忙说:“哎呀,商店里卖的冰糕上边就写着北冰洋呢!”结果,全班又哄堂大笑。

  就这样,每一次讨论他入队时,中队长方娟娟总是说:“再考验考验吧!”

  张小明总人不了队,肚子里憋着气,这股气就冲方娟娟撒开了,因为方娟娟戴副眼镜,他就背地里叫她“四眼儿”。

  五(2)班班主任白老师是后半学期接的班,又兼中队辅导员。一次,她问中队长:“娟娟,张小明怎么总人不了队呢?”

  “有缺点,老不改。”

  白老师笑了:“有些缺点,人了队再改不也行吗?”

  娟娟一听,吃惊地说:“什么?带着缺点入队?哎呀,那怎么行?”

  白老师说:“咱也不能总盯着他的缺点,也要看到他的优点呀!”

  方娟娟不吭声了。白老师说:“你是中队长,应该主动地做工作,找他谈谈吧!”

  第二天,方娟娟找到张小明。张小明想,还不是找碴儿批评我,就没好气地说:“你不就是不让我入队吗?我早想好了,不入队照样干革命,咱当党外民主人士!”

  说完,一转身走了。

  方娟娟看着他的背影,心想:哼!他都不想入队,还看他的优点哪?难道入队还得用八抬大轿去请他呀!

  过了些日子,大队部又批准一批队员,当然又是没有张小明的份儿。可张小明的上一年级的小妹妹却人了队。授巾大会上,张小明自然要坐在“民主人士”的专座上,眼巴巴地瞅着小妹妹戴上了红领巾,他‘眼圈都红了,又怕同学瞅见,忙低下头。可又一想,老这么低着头,不是更显眼吗?索性又仰起头来。

  放学的时候,有的同学说:“小明,你真要当一辈子白脖儿呀!”

  这话钻到张小明的心里去了,他却装得没事儿似的,冲同学笑着。

  可是,他心里想:唉,小学毕业以前要真的戴不上领巾,那一辈子再也戴不上了。想到这儿,他心里难过极了。

  星期天,他瞅着放在床头上的妹妹的领巾,想出一条主意。他偷偷地把领巾拿出来,一口气跑到照相馆。他在镜子前戴上领巾,脸红得快跟红领巾的颜色一样了。他坐在照相机前,心里发慌。照相的叔叔说:“笑一笑,笑一笑!”

  他咧嘴笑了笑,照相的叔叔摇着头说:“哎呀!小朋友,你刚入队吧?看把你高兴的,连笑都不会啦!”

  他又咧嘴笑了笑,那叔叔仍摇着头。没有办法,只得勉强按了一下快门,张小明才松了口气。跑出照相馆,又偷偷地把领巾放回原地。他心想:我有了戴领巾的照片,长大了拿出来看看,也会得到安慰了。可又一想,这到底是假的呀!他又深深地叹了口气。




  过了几天,放学的时候,队员们留下来开会,一下课,张小明孤零零地一个人走出教室,他觉得,队员们都在瞅着他。到了校门口,又停住了脚,他真想知道是不是讨论他入队的事。心里知道偷听队员开会是不对的,可两只脚一点不听话,又走回来,蹲在窗台下偷听。

  噢,是讨论明天中队到北海活动的事。现在队员们在分组,说是一组在前边跑,当“敌人”,在跑过的路上用粉笔画标记,后边一组寻找着标记追。啊!这是玩“跟踪追击”!

  张小明心里痒痒起来。

  末了,白老师讲话了:“同学们,我有个建议,能不能让张小明参加明天的活动呢?”

  顿时,激烈的讨论开始了。

  一个女同学说:“他不是队员,怎么能参加队活动呢?”

  张小明心里凉了半截。

  又一个同学说:“让他参加吧!要不,总把他一个人放在外边,他心里多难过呀!”

  一个女孩子又说:“他心里才不难过呢!他妹妹戴红领巾的时候,你瞧他那个样,扬着个头,一点不在乎,要是我呀,早羞死了。”

  “他心里难过,要是成心装出不在乎的样子呢?张小明爱逞强,他会这样的!”

  张小明两眼一阵酸,忙揉了揉眼。

  这时,方娟娟说:“张小明根本不想入队,他说他当民主人士,还说,不戴红领巾照样干革命。”

  “他说了吗?是这么说的吗?”

  “当然是这么说的!”教室里没有声音了。

  张小明在外边觉得腰也疼了,腿也酸了,他不等里边开完会,就赶忙逃走了。

  他一边往家走,心里一边骂方娟娟。回到家,把书包往桌上一摔,就躺在床上了。

  一会儿,他奶奶从外边进来了,怀里抱着两个大面包,高兴地说:“小明,在大街上,我看见你的同学都在买面包,说是明天去北海玩,我也给你买了两个,留着明天在北海吃。”

  张小明把头扭到一边去。

  第二天天一亮,小明拿着面包早早地就出了家门。他也不知道自己要往哪儿去。

  他正徘徊着,见同学们排着队走来了,打着队旗,穿着白衬衫,戴着红领巾高高兴兴地走着,白老师跟在后边。张小明怕同学看见他,忙一闪身躲进了旁边的商店。进去一看,是个文具店,他隔着玻璃往外偷看着。见方娟娟朝文具店走来,他忙站在柜台前,装着在看什么东西。

  方娟娟走进来,匆匆忙忙地买了几支粉笔,刚要走,一眼瞅见了张小明,她想和小明说几句话,可张小明成心仰着脸不搭理她,方娟娟忙跑出去了。

  张小明想,你们不让我去,我自个儿去,一个人照样玩,还要比你们玩得痛快!他不知为什么,也买了几支粉笔,向北海跑去。

  他进了北海,偷偷地爬上山。坐在大石头上瞅着山下的同学搞活动。

  队旗插在山下的一个椅子上,白老师坐在那儿,算是大本营。当“敌人”的一组,在前边飞快地跑着,追踪开始了。小明瞅着真眼馋,又一想,我才不羡慕他们呢!可又忍不住伸长脖子朝下看着。看着看着,他又“恨”起自己来:真没出息,就不看!他索性闭上眼,可两个眼皮直想睁开,他就用手捂着眼。

  正在这里,他猛地听见:“朝这边跑,他们逮不着!”他忙睁开眼,见“敌人”朝他这儿跑来。他忙跳下大石头,藏在石头后边。

  “敌人”气喘吁吁地跑到石头跟前,一个人说:“在这儿画个记号,咱们从这儿下山,过石桥,绕着北海跑,到五龙亭去!”

  一个同学忙画好记号,他们又匆匆地跑了。

  张小明看着他们的背影,又羡慕起来。这时,方娟娟带着一组朝这儿追来。张小明想,他们玩得真痛快,我也痛痛快快地玩,干嘛一个人傻坐着。他把自己当成“敌人”,设想着后边也有人在追他,也画着记号,朝山上跑,一边跑,嘴里还一个劲地喊:“追上来啦!追上来啦!”他边喊边跑,觉得也挺有意思。他绕白塔跑了一圈,又从西边跑下去。他跑累了,站下来,喘着粗气。心想,我这不是自己蒙自己吗?有什么意思?他感到浑身没劲了。这时,就听方娟娟喊:“快追!他们朝山下跑啦!”张小明一惊,哎哟!坏了,他们把我的记号当成“敌人”的记号啦!这怎么办?又一想,哼!不让我参加,我让你们尝尝苦头。想到这儿,他浑身又来了劲,飞快地跑着。一边跑一边画着记号,就听后边一个劲地追,他不由地笑起来。

  他跑着跑着,忽然,发现了自己刚才画的记号。心想,哎呀!我怎么绕了一个圈又跑回来了!又一想,对啦!我把记号连在一起,让他们一圈圈地追吧!

  想到这儿,他画完一个记号,忙爬上树,骑在大树杈上,密密的树叶遮住了他。没过一会儿,方娟娟他们满头大汗地跑过来。

  方娟娟喘着气,抹着顺脸流的汗说:“这儿有记号,快追!”

  十几个人又跑起来,有的累得喘粗气,有的用手扒着台阶往上爬。张小明在树上看着他们又照原路跑起来,心里美得忍不住地乐。

  没过多大一会儿,方娟娼他们又跑了回来,有的男同学脱了上衣,穿着小背心,有的女同学小辫儿都跑散了。他们跑到大树下,一个同学说:“快追!这儿有记号!”

  方娟娟说:“慢着!咱们怎么又跑了一圈?再追,还是绕着困呀!”

  同学们才恍然大悟,他们觉得浑身没劲了,一屁股坐在地上,有的骂着:“怎么搞的?引咱们兜圈圈!”

  一个同学说:“老天爷呀!快刮点风吧!”他仰起脸,一眼看见了树上的张小明。

  “咦!张小明在树上呢!”

  方娟娟抬头一看,好像明白了什么似的,喊道:“快下来!”

  “我不下去!”张小明不敢下去。

  “这记号是不是你画的?”方娟娟生气地问。

  张小明拉着长声说:“不知道!”

  “不知道?就是你!”

  张小明说:“你说是我,我还说是你呢!”

  方娟娟气得咬着牙,同学们气得直跺脚。

  “你,你干嘛来北海?”娟娟大声问。

  “咦?哪儿写着我不能来?”张小明说,“这是人民公园,你们能来,我就不能来?”

  方娟娟被问得张口结舌。

  “那,你为什么画记号?”

  “兴你画,就不兴我画?我自己的手,谁也管不着!”

  娟娟气呼呼地说:“你破坏了我们的活动!”

  张小明一耸肩膀:“那怨谁?我又没喊你们,没让你们追我!你们愿意呗!”

  方娟娟气得脸色都变了。张小明却笑嘻嘻地说:“要经得起考验嘛!再追呀!”

  方娟娟气得哭起来。

  这时,那些“敌人”气冲冲地跑来了,大声嚷着:“你们干吗遛人?我们都到了五龙亭,你们为什么不追?”

  方娟娟没好气地说:“你问问他吧!”用手指着树上的张小明。

  一次计划好的活动,全被张小明搅了。同学们站在那里,生气地瞪着张小明。张小明可不甘示弱,仰脸看着天。同学们没有办法,垂头丧气地下了山。

  张小明看着同学的背影,心里又后悔起来,他想,影响了这么多同学活动,多不应该呀!又一想,反正后悔也晚了,等以后有机会再“立功赎罪”吧!

  同学们下了山,告诉了白老师,白老师皱着眉头说:“这对我们也是一次警告呀!”

  “什么?对我们的警告?”方娟娟问。

  “是啊!张小明现在还跟在中队后边跑,假如有一天,他不跟我们跑,自己到社会上,结识一些小流氓,他变坏了,难道我们没有责任吗?”

  有的同学点着头。

  可是,方娟娟听了,还是一肚子的气。




  五年级就要毕业了。五(2)班中队最后一次讨论发展队员。当一个同学提出张小明时,方娟娟立刻说:“你们都忘记上次在北海的事了吗?”她在提醒大家。一个男队员说:“也不能因为小明捣过一次乱,就形成成见呀!”

  方娟娟“腾”地站起来:“谁形成成见啦?我是为了红领巾的荣誉。维护少先队的纯洁和荣誉,是我们的责任!”

  另一个队员说:“你也得相信他,他会改正的!”

  “改正?考验多少次啦?哪次他改了?”

  一个中队委说:“咱们全中队三十九个红领巾,竟帮助不好一个同学,难道咱们就没责任呀!我们只知道考验,谁耐心地帮助他一次来着!”

  方娟娟说:“内因是根据,外因只不过是条件呀!”

  教室里叽叽喳喳地说起来,有的同意,有的不同意,争执不下。方娟娟说:“要不,再考验一次。”

  就在这时候,教室的门“啪”地一声开了,一个外班同学跑进来,手里拿着一张照片,进门就问:“张小明呢?”

  “什么事?”方娟娟说。

  “刚才,小明在操场上玩单杠,一不小心,从兜里掉出一张纸片来。我当初也没注意,小明走了以后,我捡起来一看,咦!是张照片,你们什么时候发展小明入队啦?真不易呀!白脖儿戴上了红领巾。”

  方娟娟忙拿过照片,气得睁圆了眼:“哼!还有脸笑呢!大家说说吧!能发展这样的人吗?”人们都围过来,探着脑袋看照片上戴着红领巾的张小明。

  人们谁也不吭声了。

  方娟娟把照片夹在自己的日记本里,对外班同学说:“你先别声张,这回,得狠狠批评他!”外班同学一吐舌头走了。

  有人建议,明天再到北海去活动一次,因为上次没玩好,再有,很快就要毕业了,大家都希望在一起热闹热闹。有的人还提议,明天到北海划船,大家都拍手赞成。

  中队会刚开完,白老师来了。她听说不吸收张小明入队时,眉头又皱起来。方娟娟忙掏出照片:“白老师,您看看!这能发展他吗?”白老师接过照片,眉头皱得更紧了。

  方娟娟说:“哼!您看,他还笑呢!”

  白老师说:“你仔细看看,他笑得这么勉强;他的笑里,隐藏着多么大的痛苦呀!”

  “我怎么没看出来?”方娟娟说。

  “因为你从一年级就戴上了红领巾,不理解同学们没戴上领巾的心情,更没理解到一个就要毕业同学的心情呀……”接着,白老师建议让张小明也参加这最后一次中队活动。娟娟勉强同意了,但心中暗想,可得小心点,别再让他给搅乱了。

  张小明正在大街上玩,听说让他参加明天的中队活动,高兴地蹦起来,心想,兴许明天会给自己戴上红领巾呢!又一想,上次自己把活动给搅了,这一次,自己一定得来手“漂亮”的!

  早晨,红领巾们又集合好了,方娟娟一查,就少张小明,她撅着嘴没吱声,心想:“哼!这样的人还想戴红领巾哪?”

  白老师让一个同学去找,没多大一会儿,这个同学跑回来,说张小明很早就从家里出来了。于是白老师就带着同学走了。

  一到北海,同学们忙向船坞跑去,可是,售船票的亭子前面,早排了长长的队,“红领巾”们都着急起来,方娟娟急得直跺脚。

  这时,张小明从亭子前的人缝里钻出来,脸上流着汗,心里美滋滋的。他见同学们正在一边着急,唉声叹气,就想马上跑过去。可他犹豫了一下,又站住了,心想,我可不能显出巴结你们来!于是,装得没事儿似地大摇大摆地走过去。他又担心同学看不见他手里的船票,就捏着票角,让风吹得一张一扬的。

  “咦,这不是张小明吗!”一个同学喊,偏看不到船票。

  “张小明,你怎么一个人来啦?”另一个同学问。

  小明沉不住气了,仍转着弯说:“我给家里买船票来了。”

  “哎呀!有多余的吗?”同学们忙问。娟娟也马上凑过去,看着小明,她不好意思求小明。小明装模作样地成心数着船票:“可能有多余的!”

  娟娟再也沉不住气了,忙说:“给我们吧!不!给咱们班吧!”

  小明说:“好吧,给你吧!”娟娟拿过船票一数,哎哟,正合适!高兴得不得了。白老师走到娟娟跟前:“娟娟,这是小明特地早来,给中队买的船票。小明,我说得对不对?”

  小明低着头笑了。

  同学们感激地看着小明,方娟娟像刚刚认识小明似的,睁着大眼看着他。

  “红领巾”们上了船。张小明和方娟娟一船,张小明划着船,方娟娟和几个女孩子坐在船尾和船头。歌声和笑声从水面上传来,清风掠过水面,水面上翻起一层层细浪,细浪撞击着船头,掀起雪白的浪花。

  到了北岸,张小明说:“我在这儿看着船,你们到九龙壁去看看吧!可好玩啦!”娟娟和女孩子们上了岸。

  夏天的天气,说变就变,刚才还是蓝蓝的天,不知从哪儿钻出一块黑云。广播器里播送着大风警报,水面上的小船都往码头划去。跟着,树梢开始摇晃了。

  娟娟和同学们跑回来。“怎么办?”娟娟着急地说。

  小明说:“你们快上来,趁风不大的时候,把船划回去!”

  他们上了船,小明使劲划着船,向南岸划去。刚划到中间,忽然,一道闪电,一声炸雷,瓢泼大雨下起来。成排的浪头向小船涌来,小船摇晃着,方娟娟和几个女同学吓得尖声叫着。张小明大声喊道:“坐稳了!不要乱晃!”浪头更高了,一会儿把小船举起来,一会儿扔下去,浪尖上溅起雪白的沫儿,像要吞掉小船似的。

  张小明一看船不能往前划了,他见离东岸不远,忙向东岸划去。快到岸边了,他见大浪头拍着岸边的石头,怕船撞在石头上,忙收住桨。大浪头把小船冲到岸边,他忽然站起来,一下子抱住一块突出的大石头,小船仍旧在摇晃着。方娟娟也学着小明的样,在船的另一头也抱住一块石头,小船稳住了。

  同学们都安全地登了岸。方娟娟上来以后,正要伸手去拉张小明,可是,小明却摇起双桨把船划走了。

  小明大声喊着:“空船会被浪打翻的!我不能上岸!”

  “那怎么办?”

  “我划回码头去!”小明说着,奋力划起来,迎着风浪,他弓着腰,划呀,划呀!向码头划去。

  大雨在哗哗地下着,方娟娟站在雨中,紧张地看着在浪中颠簸的小船:“小明,回来!回来吧!”

  小明回过头喊着:“没关系,我经得住考验!”风把他的喊声撕成断断续续的。

  本来,小明这是无意中说的话,说他不怕这大风大浪。可方娟娟却动了心,两眼一阵发热,后悔起那一次次的考验来,也恨起自己来。她对几个队员说:“咱们再讨论一次张小明的入队问题吧!”几个队员摇着头说:“不行了,已经晚啦!”方娟娼带着哭腔央求着:“明天,明天就讨论!”一个队委说:“你忘了,今天就是咱们中队的最后一次活动啦!”

  大雨哗哗下着,四处白茫茫,方娟娟看着越来越远的小船,泪水禁不住流下来……
温馨小提示:
您正在阅读的《 白脖儿》内容已完结,您可以:
返回现代名家的作品集,继续阅读现代名家的其他作品..
返回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