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星女队一号

作者:现代名家

  庄之明 原名庄志明。1937年出生。福建晋江人。著有短篇小说集《海菊花与宝石花》,中篇小说集《爱的萌芽》等。


开场白


  我讲的这个故事的主人公名叫汪盈。她是我的老同学,好朋友。我们俩都住在县委宿舍大院,在城关中学念书。上课,我们一前一后;走路,我们一左一右,她说往东,我绝不向西。她身高一米七,是我们女同学中的巨人。我身高才一米五九,但不算矮子。要是把我们俩的身高加起来除以二,不高不矮正合适。她长得细高条,我呢,确实胖了一点,要是把我们俩的体重加起来除以二,不胖不瘦正匀称。踢球,她是中锋,我是后卫。我们俩呀,配合得特别默契,新星女子足球队要是没有我们俩,打个比方吧,就像自行车少了两个轱辘一样,玩不转!

  好,闲话少说,言归正传,球队在深夜里诞生,中锋在战斗中成长,故事就从汪盈给球队起名字说起吧。


新星一号


  有一天晚上,我做完数学作业,刚想睡觉,忽然房门“咣啷”一声响,把门背后的脸盆架撞倒了,弄得稀哩哗啦,吓了我一跳。我回头一看,汪盈一阵风闯了进来,脸上红扑扑,眼睛亮闪闪,双手勾着我的脖子说:“彩虹,咱们成立一个女子足球队吧!”

  “去去去,”我使劲掰开她的手说,“你开什么玩笑?我要睡觉啦。”

  “你就知道睡觉,越睡越胖,将来,我要发明一种葯,吃下去可以几天几夜不睡觉!”汪盈说着,一眼瞧见桌上有两块饼干,抓起来边吃边说:“走,上我家。”

  有什么办法,不去不行,我要找钥匙锁门,汪盈又说:“真啰嗦,开着灯,唱它个空城计,小偷准保不敢偷你们家的东西。”

  好在我们俩住一个院。刚进屋,只见她床上、桌上堆着十几本体育杂志。她把一本《新体育》塞到我手里,像背历史题一样,眉飞色舞地说:“现在,美国有一百万女青年踢足球,西德有一万五千多个女子足球队。去年,日本、英国正式成立女子足球协会,女运动员在绿茵场上的飒爽英姿,已经在世界足坛赢得了声誉。报上说,女子足球运动将列为1986年世界足球锦标赛和奥运会的正式比赛项目。”汪盈“咕咚哈咚”喝了一杯凉白开,接着说:“刚才我在电视上看到北京有些中学也有女子足球队,真来劲!彩虹,咱们不打排球了,改行踢足球吧!”

  我没有言声,刚打开《新体育》杂志,汪盈又把书抢走了,着急地说:“嗨!别看了,我刚才说的,都在书上写着哪!一句话,你干不干?”

  女孩子踢足球,我还真没听说过,也许是我们这个小县城消息闭塞的缘故。再说,像我这号人,西瓜皮打鞋掌,不是这块料。可是,我如果不答应,汪盈至少得一个星期不会理我,而且,只要汪盈想做的,没有办不到的。我实在拗不过她,就说:“明天跟体育老师商量商量,老师要说行,我就参加。”

  “还商量个什么,说干就干!”汪盈在原地做了个踢球的姿势,神气地说,“我们球队的名字,我都想好了,就叫:新、星、女、子、足。球、队。”

  我一听就乐了,这个人的脸皮真厚,把自己比作“新星”,也不怕别人笑话,要是让班里那帮爱起哄的男生知道了,我们的脸往哪儿搁?汪盈好像看出了我的心思,她说:“怕什么!他们要是敢讽刺打击,等咱们将来练出点名堂,跟男生赛一场,给他们来个下马威!哈哈哈……”

  夜深了,我借了几本体育杂志,想回家研究研究。汪盈一边穿上他哥哥的皮夹克跟我往外走,一边兴致勃勃地说:“彩虹,就这样定啦!我是一号,你是二号,现在,我就去招兵买马!”

  “现在?”我愣住了,“这么晚了,人家都睡觉了。”

  汪盈拍拍我的肩膀,笑嘻嘻地说:“你看,楼上还亮着灯哪!就是睡觉了,也要把她们从床上提起来!”


招兵买马


  第二天早晨,我上汪盈家,汪盈的奶奶一见到我就数落她孙女:“盈盈这孩子昨天晚上十二点才回家,疯疯癫癫的,也不知道干什么去了。彩虹啊,我们家盈盈缺心眼儿,说风就是雨,不会在谈恋爱吧?”我笑笑说:“奶奶,你想到哪儿去啦,我们才十五岁。”奶奶说:“我十六岁就过门了。盈盈的爸爸妈妈都在部队做事,一个月难得回来一趟,她哥哥住在体校,谁也管不了她,你是她的好朋友,往后可得多管着她点。”

  我笑了笑,心想:我哪能管得了她。我走进汪盈的房间,只见她还在呼呼大睡,连袜子也没脱,被子掉在床底下,睡觉都不老实。我叫醒她,汪盈一看是我,一骨碌从床上蹦下来,笑嘻嘻地说:“告诉你一个好消息,3号张宝平,4号谭晓明,5号薛亚利,6号刘秀娟。”

  我的天哪,汪盈把年级排球队的主力都争取过来,我真服了!我说:“六员大将,女子足球队算是齐了!”

  “咯咯咯……”汪盈笑起来惊天动地,“你呀,尽出洋相,又不是打排球,足球队至少得11人,你懂吗?”

  “人不够,怎么办?”

  “车到山前必有路,”汪盈走到外屋,抓了两个馒头,一边咬一边说,“走,找齐老师去!”

  教我们体育课的齐飞老师虽然不踢足球,却非常佩服我们的雄心壮志,决定以学校体育组的名义公开出榜招收队员。没想到布告贴出去三天了,连一个报名的都没有,你说气人不气人!更让人生气的是舆论的压力,风言风语直往我们耳朵里灌:

  “初三那个傻大个挑的头,想当明星哪!”

  “太狂啦!大概是想上奥林匹克逛逛去!”

  听了这些议论,我又气又羞,走起路来,头都不敢抬。可汪盈照样昂头挺胸,她说:“舌头长在他们嘴上,他们爱怎么说就怎么说,外国能做到的,我们中国为什么不能,男的能干的,女的也一样能干!”汪盈这种天不怕地不怕的劲头,感动了我们班两个见义勇为的女生,毅然加入了我们的行列。后来,体育老师又从初二年级物色了两名队员,万事俱备,只欠东风,就缺一名智勇双全的守门员,把汪盈急得吃不下饭,睡不着觉。

  一天放学以后,汪盈拉着我守在校门口,在潮水般的人流里寻找她理想的守门员,就像导演在物色演员一样。忽然,她的眼睛一亮,兴奋得手舞足蹈起来:“嘿!就是她,兰妹,她当守门员,是一道攻不破的防线!”

  兰妹原来是县少年武术队队员,双剑舞得棒极了!能跑能跳,又有一股不怕吃苦的劲头,有一次,一个高年级的男生欺侮女同学,她一手就把男生推了一个跟头,力气可大啦!听说,前些时候体校要选她到体操队集训,可惜,没去成。因为她妈妈突然病死了,她爸爸是火车司机,家里留下一对双胞胎小弟弟,没人照顾。兰妹上学的时候,就把两个弟弟锁在家里;放学还得买菜、做饭、洗衣服,真够辛苦的,哪里有心思踢球?

  汪盈有绝招。吃过晚饭,她把我们全体队员统统叫到兰妹家,有的扫地,有的擦桌子,有的洗衣服,把兰妹家里里外外打扫得干干净净,收拾得整整齐齐。汪盈还亲自替兰妹的两个小弟弟洗了澡,把兰妹感动得就差掉眼泪了,当下就表示要参加我们球队:“就是踢断了腿,也不后悔!”

  大家一听,高兴极了。特别是汪盈,一下子就把兰妹的两个小弟弟抱起来,笑着说:“走,姐姐给你们买糖葫芦去!”

  就这样,新星女子足球队正式宣告成立,汪盈毛遂自荐,当了我们球队的队长。


球场练兵


  球队成立以后,我们就开始紧张地训练。每天下午第二节的下课铃声一响,汪盈就像一颗出膛的炮弹,第一个冲出教室,抢占足球场。去晚了,就没地方了。有一次,初一那帮自称是雄鹰足球队的小球迷来晚了,他们的队长马铁头就冲着我们嚷嚷:“新星,是英雄,是狗熊,敢不敢赛一场?”我们连基本动作都不会,哪敢跟他们比赛。汪盈又气又急,对我们说:“不蒸馒头争口气,咱们拼死拼活地练,将来一定要把他们踢个落花流水。”那帮小嘎吧豆一看我们不敢应战,更来劲了,故意冲着我们队长喊:“傻大个,女孩儿家,跳猴皮筋去!”更可气的是我们班的男生,常常拿我们开玩笑,说话可损啦。有一次,汪盈把他哥请来当教练,教我们头顶球,刚开始我们都不敢睁开眼睛,瞎顶一气,球刚抛过来,不是落空,就是碰到鼻子眼睛。围观的男生当场就编了顺口溜:“头顶球,球顶头,鼻青脸肿吃苦头!”我们班“大文豪”赵泉九写过一篇作文,把我们练球出洋相的情景,写得活灵活现,还添油加醋,瞎说一气。特别是写到我和汪盈,真叫人哭笑不得,你听:“史无前例的新星女子足球队,在足球场上纵横驰骋,锐不可当。中锋汪盈如猛虎下山,后卫李彩虹,似蛟龙出海,守门员兰妹恰似姜太公稳坐钓鱼台……喜看一批新秀脱颖而出,使老球迷也耳目一新!你说,这不明明是在讽刺挖苦我们吗?我要找赵泉九算账,汪盈却一点也不在乎,她说:“这话怎么理解都可以,说不定他还真说对了,总有一天,要让老球迷耳目一新!”她还特意写了一篇广播稿,题目叫做“未来的新星新秀在哪里?”文章列举了许多女运动员、女演员、女科学家、女作家成名的事实批驳那些对妇女持有偏见的“奇谈怪论”,把赵泉九噎得够呛!

  球越踢越上瘾,特别是当我们在教练的指导下,初步学会了带球。传球、停球和头顶球等基本动作以后,大家的劲头更足了。汪盈提出要加夜班,大部分队员都同意,个别有困难的,或者家长管得严的,也可以不参加夜间训练。每当月亮升起来的时候,操场上就有我们活跃的身影,这时候踢球最带劲,听不到起哄的声音,我们爱怎么踢就怎么踢。汪盈成了满场飞,连踢带吆喝,可热闹啦!因为她穿着蓝褂子,戴着长毛绒帽子,把头发藏在帽子里,住在操场附近的居民还以为她是男的呢!

  有一次,我们把球踢到居民的院子里,汪盈朝墙根一贴,轻轻往上一纵,像钻天燕子似的,“嗖”地一声就翻到墙上。她刚刚踩上房顶,要下去捡球,院里的老太太说话了:“小子吔,瓦踩坏了,你赔?房漏了,你修?这球,我没收了。你敢往下跳,我就打断你的腿!”好厉害的老太太,汪盈吓坏了,“咚”地一声,从墙上跳下来。七八双眼睛像有一根线拉扯着,忽地全部落在队长身上。没有球还怎么踢呀?汪盈眼睛一眨,眉毛一挑,猛地脱下帽子,露出两根硬撅撅的像钢刷子似的小辫。她没等我明白过来,拉着我就跑。

  我们绕过院墙,来到老太太家。汪盈故意装成学生干部的样子,细声细气地说:“老奶奶,我们是城关中学的学生,刚才我们同学不小心把球踢到您家院子里,真对不起,他让我们来向您老人家承认错误。”老太太一听,脸上的怒气一下子烟消云散,说话的口气顺多了。老太太说:“错误不错误的,以后小心点就是了,碰碎了玻璃,有地方配,翻墙上房,要是真的摔坏了,可不得了!”汪盈说:“是啊,现在我们学校正在进行文明礼貌的教育,爬墙上房,是不文明的行为,刚才,我们已经批评过他了,他不好意思见您,让我们来向您老人家赔礼道歉,赶明儿我们叫他写份检查。”没影儿的事,汪盈说得有鼻子有眼睛,像真的似的,我憋不住想笑,老太太一听却急了,直说:“使不得,使不得,如今不是‘四人帮’那阵子,动不动检查呀,批判呀,刚才,我骂了那个小伙子,跟你一样的个儿,他一句也不敢还嘴,像这样的孩子,就不错了。你们当小干部的,可别动不动就叫人家写检查。”老太太说着就把足球还给我们了。

  我们迈出院门,还听得见老太太自言自语的声音:“瞧人家这姑娘,说话多和气!多有礼貌,长得也俊。”

  汪盈那口才,我算佩服到家了,我说:“汪盈,真有你的,装得真像!”汪盈“咯咯咯”地笑了,那清脆的笑声,划破了寂静的夜空,在空旷的街道里回响。

  月明星稀,学校操场沉浸在水银般的月色之中,足球在我们脚下跳得更欢了。


家庭风波


  六月天,孩儿脸,一会儿晴,一会儿雨。我们队员们的脸孔,也像这天气一样,变化无穷。因为,我们女子足球队的家长,十个有九个不同意我们踢球,阻力最大的就数我爸..(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 新星女队一号第[2]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