歌溪

作者:现代名家

歌溪


  这是一条爱唱歌的溪流,村里的人们叫它“歌溪”。

  歌溪的水多么清,多么凉啊!它从很远的山洞里流出来,它的两岸,是浓密的树林。

  有一段,它的水是银亮的,闪着光,从长满苔藓的山崖上跳下来,溅起一蓬一蓬亮晶晶的水花。它在那里积了很深的水潭。歌溪的这一段像一个调皮的、不懂事的孩子,它的歌声有点粗野。

  顺着一条光滑的石板,潭里的水急速地向下流淌。石板上披覆着长长的青苔,像鲜绿的丝线,又像姐姐的长发。歌溪的这一段像一个活泼的孩子,它的歌充满了欢乐。

  慢慢地,歌溪变得文静起来。它静静地流着,流着。啊!它的水变得绿盈盈的了,是那掩映着歌溪的团团绿树化的吧?歌溪的歌声变得非常美妙。那一路的绿树林里,有无数的鸟儿在合唱。金翅鸟、杜鹃鸟。画眉鸟,这些有名的鸟中歌手,自然是最活跃的。无数的鸟的叫声在鸣啭,这里“咕咕”,那里“喳喳”,一片喜歌!就是嗓音很粗的大山雀。白头翁,也少不了要表演一番低音独唱,把“咕嘟噜,咕嘟噜”的叫声,拖得老长老长的。找工雀、布谷鸟的歌声,有时会盖过许多鸟儿的合唱。不过,谁也不会说它们骄傲。

  更快乐的日子,是在夏天。歌溪这时涨水了,可还是那么清!它打着旋,在水面上泛起一圈一圈浮雕一般的花纹。脱光衣服,大声笑着,叫着,我们跳进水里去了,水花溅得老高!本来就活蹦乱跳的歌溪,响起一片打水声,笑声,喷鼻子声,以及故意的乱喊乱叫声,整个歌溪越发欢腾了。

  我们比赛着游到对面,爬到一片被太阳晒得发烫的大石板上,平躺着,翻扑着身子,让太阳猛晒!晒够了,或一个跟着一个,或争先恐后地直向水里跳。扑通,扑通,歌溪里立即出现许多黑黑的小脑袋。我们一任自己高兴,在水里翻筋斗,侧身游,仰面游,高声叫,欢声笑,虽然被水呛得咳嗽,却还是撒欢地打水仗,水花在阳光下闪耀!

  有时候,我喜欢一个人仰面朝天,躺在水上,任凭歌溪载着,随意漂流。我穿过浓密的树荫,柔软的柳条拂着我的脸,无比的凉爽使我有些害怕。稍稍闭一下眼睛,穿过树荫,我看着湛蓝的天空,一团一团的云朵,白得耀眼,在慢慢地移动。两岸闪着太阳的金光,鸟儿唱着,知了叫着,同伴们欢笑着。我不由得一个翻身,想一把抱住歌溪……

  歌溪啊,你给了我们多少欢乐!


珍珠皋


  我们村子前面的小山包,远远看去,真像一个绿色的大绒团。山包上,树很密,草很深,花很多。一条石板铺的小路,弯弯曲曲的,穿过小山包的密林。石板小路的尽头,有一眼泉水,叫“珍珠泉”。

  这是一潭深绿的泉水。周围镶嵌着不大整齐的石头,石头上敷了二层黑里透绿的苦衣,你要是踩上去,准会滑倒。那绿得没有一点儿杂色的蕨草,悄悄地开放着的花朵,给它编了个朴素的花环。蕨草宽大的叶片,有的能拂到水面,花儿们却只是静静地投下自己的影子。水是那样绿,绿得像周围的绿树、绿草染的。水是那样深,又那样清,清得能看见潭底的青褐色的石头,看得见沉积在潭底的沙粒和那已经发黑的树叶。啊!还有谁的一把小刀掉进了潭里,那刀在潭底闪着亮晶晶的光。可惜没有鱼,是水太清太冰凉了吧?

  最有趣的,当然是那些晶亮的、饱满的、一嘟噜一嘟噜从潭底冒出来的水泡儿了!开始,水泡们很小,摇晃着越升越高,也越来越大,最后在水面绽开了,在一个“扑赤”的笑声里,消失了,溶在潭水里了!有时候,透过密密的树叶,太阳筛下那一束束美丽的金光,一直照到水面上,照到潭底青褐色的石头上,照在正在升起的水泡上。水面和潭底,闪着金色的光斑,银色的光斑;水泡闪亮闪亮的,射出红的光,黄的光,绿的光,紫的光……多像一串一串的彩色珍珠啊,简直可以一颗颗捧在手上。

  这就是美丽的珍珠泉,这就是我们村的珍珠泉!

  不用说我是多么喜欢珍珠泉了。我很想知道,它哪来这么多冒不完的水泡?在小河干涸的时候,在村里的井水干涸的时候,它还是那样不停地冒着水泡。难道是许多快乐的孩子,躲在什么地方吹泡泡玩儿吗?他们一定玩得很高兴,一定把泡泡当珍珠了。每次,挑着阿爸特地给我做的小桶,来到珍珠泉边,我就这么想。

  啊,挑着满满一挑水,走在林中的石板小路上,我泼洒了多少珍珠啊!——为去追一只小鸟,或者忙着扯路旁的一朵小花。


河滩


  小河在这儿拐了个弯。它放慢脚步,轻轻地,轻轻地走,一年一年,这儿淤下一片河滩,一片绿茵茵的,被嫩草覆盖了的河滩。

  牵来枣红马,我让它在河滩上吃多汁的青草。太阳是那样灿烂。挥舞着小领褂,紧紧地,我追赶一只红肚子蜻蜓……

  最有趣的,是仰面躺在柔软的草地上,随手扯一根草茎,放在嘴里嚼着,嚼着。天是那样蓝,那样亮;云是那样白,那样轻!叫天子(云雀)像抛在空中的一块石头,忽闪忽闪的,却不落下来。它放声歌唱,欢乐的歌声从天而降。翻一个身,用双手拄着下巴,我看着一堵蓬松的云,漫过村后的山包,慢慢地又从树顶上升起。树枝拉住它,把它扯成了一片一片的……

  这时,一匹白马飞跑过来了,穿水红衣服的小姑娘,骑在白马上。那是小芳,敢骑着马奔跑的小芳。

  两匹马打着响鼻互相招呼。它们在一起吃草,吃很多带甜味的熟地草,吃很多野小米草。

  我和小芳坐在草地上,前面是一湾流得非常平静的河水。我们合看一本画书,把每一幅图画都印在心里。把画书小心地收好,我们又在一起玩“斗草”:挤出草汁来相碰,看谁把谁的草汁吸过去。我输得最多,在眼皮上夹了多好多乐眼草,真气人。我不玩了,我要到河边去做一支漂亮的柳哨。

  吹着柳哨回来,我向小芳夸耀我的柳哨做得多好!小芳急忙站起来,头上戴一顶野花编织的花冠!“怎么样?”小芳头一偏,咯咯咯地笑个不停。这疯姑娘!

  ……美丽的夏天的傍晚,可爱的河滩是我们的乐园。暑热已经下去。草吐着香气,泥土吐着香气,从河面上来飘来潮湿的水的香气。翻跟头,打滚,跳“小黄牛”,玩老鹰叼小鸡……要怎么玩就怎么玩。我们是那样快乐!

  谁也不知道天是怎么黑下来的。“看,星星!”小芳叫起来的时候,我抬起了头,看见许多星星。天是黑的,要看好一会,才看得出它的蓝色,蓝得要滴下水来。哟,一闪一闪的星星,莫不就是要滴下来的水滴?我非常的惊奇。“真呆!”小芳拐了我一下:“你看河里——”哦,满河的星星!满河的星星,那么亮,那么美丽!争着,推挤着,我们都想数清河里的星星。“咚——”调皮的小芳扔了块石头,击碎了满河的星星。追着一串笑声,我们离开了河滩……
温馨小提示:
您正在阅读的《 歌溪》内容已完结,您可以:
返回现代名家的作品集,继续阅读现代名家的其他作品..
返回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