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麂

作者:现代名家

  乔传藻 1939年出生。云南宣威人。著有散文集《星星寨》、《金竹筐》等。

  它太淘气了,离开妈妈,离开岩洞,远远地跑出了山林。

  “吭!吭!”这是麂子妈妈热切的呼唤。可它哪里听得见?森林峡谷灌满了风,贪玩的念头灌满了它的心窝。它一心想追着阳光和春风四处游逛,任什么也拴不住它了。

  小麂子站在坡头上。它的毛色像早晨刚出山的太阳一样金黄,头上的一对嫩犄角,披着纤细的绒毛。它偏起头左右看看,大眼睛像甲壳虫那样闪着光。森林里的一切都是这么有趣,它多么想把看到的景象都记在心里啊!

  小黄麂顺着开满粉蓝、娇红、淡黄野花的草地走去。它一会儿逗着偏坡地上的蝴蝶玩,一会儿又踢蹬着青草尖上的露珠,一会儿又惊起几只翠绿的蚱蜢。蚱蜢跳,它也跳;跳起来后脚一掀一掀的。跳着蹦着,它来到了花的颜色比阳光还要炽烈的洼地上。

  啊,春二三月的怒江峡谷,雪化了,草绿了,栗树发芽了。坡坡洼洼,站满了杜鹃花。杜鹃花仿佛接到了命令:“一、二、三!”全都绽开了花蕊,全都露出了笑靥。花朵连成花簇,花簇排成花云;花的彩云盖满了坡岭。风一吹,一阵一阵花雨从花云里飘落下来,山野铺上了一床彩色的大锦被。

  小黄麂的眼眶里,映满了花光,棕褐色的瞳仁深处,也有一丝红杜鹃的亮采在闪烁。它兴奋极了。这是什么地方呀?它真怀疑自己是不是走进了红霞编织的帐幕。可胆起蹶子试试,脚底下分明还是坚硬的岩石呀!小黄麂眨巴着眼睛又往前蹦跳了几步,它的鼻子一翘,闻到了杜鹃花的气息。山风不单是驮着花瓣,也染有杜鹃花的芬芳,甜甜的,湿湿的,好闻极了。小黄麂咽了咽口水;它觉得肚子瘪瘪的,该装些吃的东西进去了。它的鼻子告诉它,前边一定有美味的食品。小黄麂颠颠地跑去了。

  溪涧边,有一大蓬刺棵。刺丛底下,成熟的金黄草莓没人采摘,被山风摇落在铺满花瓣的山地上。刺枝上的草莓落尽了,杜鹃花粉嫩的花瓣覆盖着它;渐渐地,花瓣越积越厚,花瓣和草莓堆满了石板槽;石板槽仿佛又是个天然的大瓮缸,太阳又像一位酿酒师傅,它整天都用火热的光芒烘烤在花瓣上,烘烤在石槽上,不知不觉把这些花瓣、草莓“烤”成了甜甜的美酒。

  小麂子闻到的,就是这股诱惑力很强的酒香。香得那么特别,草莓的气味和蜜糖的气味混在一起,花蕊里阳光的气味和浓郁的酒味混在一起。尽管还没尝到一口,贪嘴的小麂子早已露出了醺醺的醉意。

  小黄麂撒欢乱蹦冲了过去。这个傻家伙,站在石槽边,一气吃了那么多。开初,它还叼一口,抬起头来品味道:不错不错,这东西比酸梅子甜多了;又叼一口,又抬起头来品品味道:真好真好,不像洼地上的青草,有股土腥味——后来,它干脆头也不抬,嘴巴拱在花瓣底下,贪馋地吃得好不痛快!

  栗树上的长尾鸟是知道厉害的,它站在树杈上,大声地发出劝告:“够!够……”

  绿斑鸠,这山林中爱唱歌的姑娘,它有着银笛一样的歌喉。这会儿,绿斑鸠站在被阳光照得泛出白光的岩石上,睁亮了红宝石一样的眼睛,拖着长声说:“少吃一点,少吃一点!”

  也不知小黄麂听懂了没有;不过,即使听懂了,它的肚儿也溜溜圆了。只一会儿工夫,它胖起了一大圈。

  小黄麂懒洋洋地离开了大“酒缸”。太阳,暖融融地抚摩着小黄麂,它感到浑身熨熨贴贴的,脊背上的每一根毛丝经过太阳的抚摩,也都带上了太阳的光泽。小黄麂突然感到有些异样,怎么有一种踩在棉花上的感觉?它想跳起来用嘴去触摸托着阳光的花枝,结果,却在草根上绊了一跤,摔了个四脚朝天。咳,四条腿就像没长骨头一样,费了好大的劲才爬起来。被阳光烘成玫瑰色的花云,在小黄麂眼里模糊了。它不想走路,它真想躺下身去,枕着花瓣,睡个甜觉。就在这时,它听到什么了?是山溪冲在岩石上的声音?是青松“刷”响山风的声_?都不像。小黄麂很喜欢听,它觉得这声音像一束从阳光里抽出来的金丝线,绕呀绕地把它的心拴住了……

  这是卡色村的小学生们在歌唱。年轻的女教师带领学生坐在绿绒毯似的草地上,尽情地欢唱着。阳光照耀在女教师头上,似乎给她乌黑的短发簪上一枚钻石别针。女教师轻轻地挥动手臂打拍子,她们的歌声像一条嬉闹的小河,在箐坡峡谷流淌:

  

  小黄麂跑出山林,

  

  别说它没有亲人;

  

  杜鹃花盛开的村庄,

  

  是它幸福的乐园。……

  小学生巴珍,紧紧地和女教师偎依在一起。巴珍是个藏族孩子。她穿一件袖口镶有银狐皮的斜襟长袍,圆圆的脸上,黑眼睛仿佛也会唱歌似的,满眼是飞动的神采。这会儿,巴珍刚刚唱到“小黄麂跑出山林”这一句,她一抬眼却见青棵地边(啊,那么好的青棵,一株株都像金子打的箭头!)走来了一头比羊羔大不了多少的小黄麂,这头小黄麂呀,真像是从歌声中“跳”出来的,巴珍惊奇地睁亮着眼睛,她张着嘴,却忘记了唱歌;女教师回头见了,她拢了拢耳边的短发,顺着巴珍的目光往草地边上望去,女教师细细的眉毛往上一挑,她也见到了小黄麂,唱歌的声音突然变成了“啊喂”一声惊呼;跟着,卡色村的孩子们也都发现了这位走出山林的客人。小麂子冲着孩子们走来,它就像踩不稳脚步似的,走起来歪歪斜斜的,小黄麂学的什么舞步呀!

  孩子们从草地上跳了起来,“噢”一声欢叫,张开手臂迎着小鹿跑去……

  女教师走在孩子们后边。她的脸上闪露出杜鹃花似的灿亮的笑容。女教师知道,每年一到杜鹃花开满山谷的时节,总会有几头“醉酒”的麂子跑到村子里来,可麂子主动跑来卡色小学报到,这还是头一回呢!

  孩子们散成了圆圈围拢小黄麂,他们不约而同地都踮起了脚尖,张开手臂,慢慢向小黄麂接近;也许是男孩子的动作过于粗重,也许动听的歌声像山风似的消失在箐谷,小黄麂好不奇怪呀!它支棱起耳朵,惊骇地瞪大了眼睛,心想:我怎么会来到这个陌生的地方?它想转身逃跑,四条腿却赖着不想动,一个身手像猿猴那么矫健的男孩子从斜刺里猛扑过来,一把搂住它的脖子。

  在孩子们欢快的笑声里,小黄麂做了俘虏。这个懒东西,它贴着男孩子胸前柔软的羊皮褂,枕着孩子的手臂,竟然呼呼睡熟了;还做了个梦,它又见到了山林里的杜鹃花,在那里,阳光也是甜的……

  小黄麂睁开眼睛时,发现自己睡在一间松木板屋里。松脂的清香使它想起了松林,心里感到很是亲切。只是小黄麂怎么也弄不清楚:脖颈上不知是什么时候,怎么长出个皮圈圈来了!最讨厌的是那条细蜈蚣似的铁链子,拴在皮圈上,小黄麂腾起前脚想跑出去玩玩,却怎么也挣不脱。小黄麂不喜欢这根细铁链,它狠劲踩了一脚,没有把“细蜈蚣”踩疼,反倒把自家的脚趾略痛了。

  小黄麂从门缝中注视着山岗,眼里涌出了琥珀色的泪珠。它多么想念麂子妈妈呀!妈妈会从那片青棵地里走出来吗?它等啊,盼啊,终于在攀枝花树上,盼来了亮晃晃的霞光。新的一天开始了。小黄麂不安地踢蹬着,它绕着木桩兜圈子,不时停下来,甲壳虫似的亮眼打量着周围的一切。咳,平心而论,这地方的最大缺点是没有妈妈,要不还是满不错的,垫在身下的麦秸草吸足了阳光,暖和极了。啊,最坏的是这根会发出响声的链子,它干嘛老是缠着我呀!

  “吱——嘎”,门开了。

  敞开的松木门,放进了阳光,也放进了一群嬉闹的小学生。有一个身穿羊皮褂、头戴蓝布帽的男孩子,说起话来声气炸人的耳朵,他一跨进门槛就从衣兜里掏出一团东西,叫着:“吃!吃!”硬往小黄麂嘴里塞。他塞过来的东西有股怪味,小黄麂闻闻就害怕,仰起嘴巴友躲右躲,总是躲不开。幸好又进来一位长袍袖口上镶着银狐皮的女孩子,薄嘴皮,黑眼睛,圆圆的脸上,不笑也有两个深深的酒窝,她攉开男娃娃的手,轻声地说:

  “你呀,你没听老师说,麂子是偶蹄类动物,它才不会吃你的酥油糌粑呢!”

  小姑娘说话的声音,像蕉叶上的露珠那么清甜,一字一句都带着心窝里的笑声。她刚说完,人圈外又有人叫了起来:

  “巴珍,老师叫你率小麂子来外边晒太阳!”

  巴珍“哎”地答应了一声。她从木桩上解下铁链,牵着小黄麂来到织满野花的草地上。巴珍真好,小黄麂和她在一起,心里有一种安全的感觉。小黄麂不喜欢那些男孩子,他们专喜欢揪它的尾巴。小黄麂很生气:我的尾巴本来就短,你们还要揪呀?它像马驹似的尥起蹶子,这些男孩子再也不敢欺负它了。

  草地上撒满了野花,也撒满了阳光。小黄麂又嗅到了山林的气息,它收拢身子刚想往前一跳,猛不防又让巴珍抱住了。巴珍一定知道小黄麂肚子饿了,她从书包里掏出一大把豌豆粒给小黄麂吃。啊,小黄麂可从来没有吃过这么美味的东西,嚼起来嘎嘣嘎嘣响,香味引得满嘴流口水。可吃着吃着,小黄麂又记起了“醉酒”的教训。好吃的东西总是靠不住的,这些圆豆豆,会不会又使得自己晕晕乎乎的?它稍稍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忍不住大嚼起来。

  卡色村的小学生们看着它这个吃相,又是一阵哄笑。小黄麂在笑声里找到了朋友。它放心了,它一边低下头慢慢品味,一边听小姑娘巴珍对她的伙伴说:“爷爷说,麂子最爱吃的东西是豌豆——”她的话还没说完,小学生们就像闹林的山雀,一迭声叫起来:

  “我家的豌豆多得吃不完,下午,我背一书包来!”

  “哎呀,我家只有黄豆——黄豆行不行?”

  “听着,你们谁也不用争,麂子只吃我家的豌豆。我家的豌豆最甜!”

  小黄麂偏着脑袋,左看看,右看看,可惜他们说的话,它一句也听不懂。不过,它从小学生们说话的声调上似乎又明白了一些什么。那是什么呢?是春风抚弄绿叶上的嫩芽?是泻一溪阳光的山泉?说不清楚,好像都有一点。在小黄麂的脑子里,跳出了一个大胆的想法:在这开满杜鹃花的山谷,好朋友还真多呢!

  高高的碧罗雪山背后,每天落下一个太阳,眼一晃,落下了九十九个太阳。像攀枝花一般热闹的夏天来到了。攀枝花的形状,长朵长朵的,很像是红玛瑙雕成的酒杯;花杯里斟满了阳光,多醉人呐!

  又是一个早晨。小黄麂睁开眼睛时,瓦缝里射下来的阳光照在它的脖颈上,它扭了扭脖子,算是在做健身体操。小黄麂发现套在脖子上的皮圈不见了。是怎么不见的?是阳光剪开的?不知道。小黄麂心里说不出的轻快,它才不喜欢脖子上“长”那玩艺呢!

  小黄麂高高兴兴地走出了松板小屋。它来到了草地上。卡色村的小学生们,都规规矩矩地坐在教室里上课。小黄麂知道,学校的小朋友最听榕树桠上大铜钟的话,钟响了,他们才会跑出教室,逗着小黄麂在草地上抵架、摔跤、赛跑。只等大铜钟再一敲响,小学生们这才扔下小黄麂跑进教室。小黄麂被小学生的友情陶醉了,它舍不得离开这些跟它特别好的朋友,有什么办法呢?小黄麂有时也独自去远远的草地上贪婪地吃着野花,也去远远的溪水边照镜子,水波上的阳光,像花瓣似的闪烁着……可只要它一听见大榕树上的铜钟敲响,就会腾起前蹄,飞快地赶回学校。那情景,多像是一个生怕上课迟到的小学生。

  小黄麂走过草坪,来到了透溢着松木清香的教室门口。教室就像没有风的洼地那么安静。女教师正在往黑板上写字。巴珍和她的同学,目光都只注视着老师。小黄麂知道,在这里是不能撒野的,它不觉放轻了脚步,站在教室门口,和小学生们一起,静静地听着女教师讲课……
温馨小提示:
您正在阅读的《 醉麂》内容已完结,您可以:
返回现代名家的作品集,继续阅读现代名家的其他作品..
返回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