俺家门前的海

作者:现代名家

  张歧 原名张乐儒。1929年出生。山东长岛人。著有散文集《螺号》、《蓝色的足迹》等。




  蓝色的雾,蓝色的风,蓝色的潮声……

  俺家门前的海,像一面锃光明亮的大玻璃镜,映着天,天变蓝了,映着云,云变蓝了,映着鸟,鸟变蓝了。

  真有趣呀,仰头看,天变成一个倒过来的大海,那云,就是翻滚奔腾的波流,那鸟,就是结群回游的鱼……

  还有声音哩!

  俺就生长在这蓝色的透明的世界。

  这世界给了俺不尽的兴趣,给了俺永远张开的遐思的羽翼,给了俺永恒不泯的童心……

  因此,人都说渔家孩子有着海一般晶莹的生命:心,装着海;眼,流动着海。

  笑,就是海的声韵……


多变的脸


  多么像人啊,海的脸一天多变。

  清晨,常常是安恬的。安恬得没有一丝涟漪,就像是刚睡醒还没睁开惺忪眼睛的脸,还羞怯地蒙着一层薄薄的面纱。

  当风提着裙子姗姗走来,安恬顿时变成多皱,密匝匝的弧纹,就像是老奶奶皱巴巴的脸。

  涨潮了。海浑身抖动,一边跳,一边吼,那扬起的雪白的浪花,多像是发脾气的爷爷翘起的白胡须……

  我喜欢宁静安恬的脸。

  我喜欢慈祥温柔的脸。

  我也喜欢严肃冷峻的脸。

  爸爸和妈妈的脸不也是常常地变?当我潜心做功课的时候,当我学雷锋叔叔做好事的时候;当我不讲礼貌和淘气的时候……

  嬉笑和严肃常常有同样的内涵:为了深沉的爱。

  我喜欢海,喜欢有着丰富感情的海。


我和春风一起欢呼


  春风轻盈盈地来到海岸,踏着绿色的脚步;急匆匆,用纤细的手指叩击家家户户的门环。

  于是,积蓄一冬的劲儿冲出了门槛。

  于是,沙滩从冬眠中苏醒。

  于是,船舟从拥护中疏开,港湾绷紧了它巨大的弓弦……

  最急的莫过于猎海人了,网,爬上了通红的眼。马达,撞人激浪起伏的心中。吆喊的号子是热的。连做的梦都是鲜的。

  渔汛,渔家最盛大的节日啊!

  俺渔家孩子也巴盼这盛大节日的来临:听海上欢乐的渔号,看港里繁星般的渔火,卸船舟载来的座座鱼山,尝最美最美的鱼鲜……

  那一天,我忽然听见大海呻吟,循着呻吟声望去,我看见大海蓝色的肚腹起伏鼓胀。

  我看见大海鼓胀的肚腹下,騒动着金的鱼群,银的鱼群。

  我还听见金的鱼群、银的鱼群喋喋欢叫的声韵。

  于是,我和春风一起欢呼:

  渔汛来了!


牧场


  俺家门前是一个无边大的牧场。牧场有着望不透的绿草,开不败的白花;但是,没有牧鞭声,风吹草低也不见牛羊。

  牧场上见到的是轻轻荡漾的琉璃浮漂,一串串像是巨大的晶莹的珍珠,又像是大海(目夹)动的多情的眸子;波面下是一条条吊绳,牵引着数不尽的蛮珍海鲜:楔于形的贻贝、芭蕉扇状的扇贝、耳朵模样的盘大鲍、天鹅蛋般的蛤蝌……

  最壮观的是从墨西哥引进的“海藻之王”——巨藻,硕大的茎叶组成葱郁的海底森林,把海的颜色都染红了……

  海上牧场,驱走了海的荒芜。一道道无形篱笆,圈住了渔家人金色的梦。

  海上牧场,放牧着渔家人今日的欢欣,明日的期冀。

  海上牧场,跳跃着我的一颗童稚的心……

  我常常跟妈妈到牧场上放牧,驱着小舟,追逐应接不暇的目光和飞驰的好客心。

  我暗暗地下了决心:长大了也要做大牧场的放牧人……




  俺家门前挂着一幅画,从门口一直延伸到天边。画面有动有静,颜色有浓有淡。

  这画很大很大,太阳、月亮、云彩、飞鸟和春秋四季都描摹在上边。

  这画天天在变,变得新,变得奇,变得梦幻般的迷离……

  岛上人,都是画中人。

  岛上人,又都是画师。

  当我拎着篮子赶潮,当我捧着贝壳在湿漉漉的潮印上寻觅记忆,当我搂着浪花跳舞,当我乘着骏马——小船儿在波流上迅跑的时候……我也便在画中了。

  我永远永远看不腻这幅画。

  我要快快长知识、增智慧,用灵巧的手,蘸着朝霞般的色彩,为画面添上崭新崭新的几笔……

  我相信,这幅画会愈来愈美。
温馨小提示:
您正在阅读的《 俺家门前的海》内容已完结,您可以:
返回现代名家的作品集,继续阅读现代名家的其他作品..
返回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