咭里咕,咭里咕

作者:现代名家

  刘先平 1938年出生。安徽肥东人。著有长篇小说《云海探奇》,散文集《山野寻趣》等。

  我的童年,应到故乡的沙滩、巢湖、草滩、苇丛中去寻找。

  故乡是巢湖北岸长临河西的一个小村。名字很上口:西边湖。大门一开,涌人眼帘的是浩森的水天,悬在姥山宝塔上的白云,浮沉在水中的孤山,列阵的山影,斜穿蓝天的白鹭。

  乡亲们多以兴种菜园,兼之打鱼捕虾为生。旧社会的苦难,父亲的早逝,连年的水灾,使我的童年生活充满了不幸。然而,故乡哺育了我,在那里,还有着另一片的世界,给我欢乐,引我思索——

  在我幼小的心灵中,一直以为夏天是南风吹来的。它卷着堆雪般的浪涛,日日夜夜轰鸣着。还未走到湖边,飞溅的水花已像濛濛的细雨洒来,凉爽惬意极了。

  这波峰浪谷也是我们嬉戏的运动场。敢于跳浪,是会引得同伴伸出大拇指的。当山岳般的浪压来时,纵身跳起,探身浪峰上,再稳稳落到波谷,那是一种多么冒险而又舒心的事!说是冒险,一点也不夸张,因为从波谷落下时,要稳稳实实,只要脚一歪趔,细沙一抽,就要跌入水中,被大浪淘走!然而,凡是玩过跳浪的孩子,都不怕晕船,都敢于在激风狂浪时驾着一叶小舟出湖!

  细软的金色沙滩,简直是我们一群孩子的魔毯。不仅夜间可以提着马灯,在那上面寻找甲鱼上岸的足迹,从沙堆中捉住它们;还可以施展一切幼稚的想象,用沙砌起城堡、楼台亭阁,开掘河流、布防攻战。等到一个大浪抹平了一切,人也累了,随身一歪就躺到沙滩上。看着白云在湛蓝的天空悠悠飘动,任凭浪波轻轻地拍打……我感到了母亲的抚爱,听到了外祖母推着摇篮的低吟……

  我对于建筑和雕塑的最原始印象,大约就是从沙滩上得来的!它也给了我最初的创造的愉快!

  冬天,湖水退下去了,褐色的湖滩躶露了出来,成了一群群大雁的居留地、翌年,经过几场软软的风,细细的雨,蓼叶吐红,柳条发青,芦笋冒尖了,平展展的湖滩铺了层茵茵绿草。永远是那样悠然自得的放牛伢子、骑着牛来了;扎着红头绳的小丫头,举着竹竿把鹅群赶来了……湖滩成了别具情调的牧场,也成了我们这帮孩子的乐园!捉蟋蟀,挖茅根(又嫩又甜),拔茅翎,闯关,打仗……

  最有诱惑力的,是找吊鹃鸟(云雀)的窝。吊鹃一边婉转地叫着。一边打着旋旋往天上飞。这时,我们总是拍着小手,合着它的韵律,唱了起来:

  
  咭里咕,咭里咕,
  
  我在烟囱理个窝,
  
  大姐烧火燎了我。
  
  咭里咕,咭里咕,
  
  我在芦柴缝理个窝,
  
  只怕大风刮翻窝。
  
  咭里咕,咭里咕,
  
  我在树洞理个窝,
  
  又被蛤蟆占了窝。
  
  咭里咕,咭里咕,
  
  只好在草棵理个窝,
  
  担心害怕放牛哥。
  
  咭里咕,咭里咕,
  
  ……


  一双双小眼瞪得像田螺,紧紧追着那飞旋的鸟儿。等到它只是个小小的黑点时,脖子酸得难受,眼涩得撑不住,一个恍惚,那黑点消失了,唯有袅袅的鸣声,在湛蓝湛蓝的天空,犹如轻梦一般。

  不久,那银铃般的乐曲像是溶人了九霄,只有风拂过湖面的低语。但蓝天白云中却骤然掉下一个黑点,愈来愈大——啊!是那美丽的小鸟,唱累了,还是那悠悠的白云散了?眼看它就要砸到地下……就在我们为它的命运急得心都要蹦出来时,它却一下张开翅膀,掠过柳梢、芦尖,贴着低低的青草,消失在绿茵中了……我们像是被湖滩弹了起来,立即向它落处跑去。哪里还有吊鹃?难道它有上天人地的本领,钻进了土里?或者,它仍然留在溟溟的天际,而落下的只是它的影子……

  这个美丽、神出鬼没的精灵,不知引动了我多少的情思!直到四十来岁了,一位在内蒙古草原上捕鸟的人,才解开了盘旋在我脑海中几十年的谜。他说:找吊鹃窝,应是“看起不看落”。即是:它起飞处的附近,正是巢区;而降落时,它却要做出种种假象,迷惑心怀叵测者……

  这或许就是引起我观察鸟类的起始吧?

  当椿树已经打伞,只要是闷热的夜晚,我总是死乞白赖要跟随隔壁的大爷去“罩生”。

  浅浅的湖滩,是鱼儿的产卵场。当夜幕垂落时,在浅滩的粼粼波光中,这里、那里不断地响起了哗嗤泼刺声。鱼群来了——鲫鱼一路噼里啪啦撒欢;鲤鱼要深沉得多,冷丁儿才打个响响的水花;最有趣的是鲇胡子,别看它平时张着大嘴专吃小鱼,又滑得无比,这时却乖巧、温顺极了:翻转身子,将蛋青色的肚皮浮在水上,歪歪晃晃,简直像个鸭蛋踩水。我帮大爷提着马灯,他提着蔑罩,在刚刚淹没脚面的水里追着鱼群。有时一罩能罩住四五条鲇胡子。

  有一晚,天太黑了,还飘着濛濛的细雨。大爷不想带我去,说了很多“鬼打墙”的故事,以及他能想得起来、编得出来的关于湖滩的种种恐怖……我犹豫了,畏葸了。当他第二天早上,用绳子拖回了一条二十多斤的大青鱼,叙说如何和它搏斗了几小时,追了几里路被它撞倒两次,终于罩住它时,我懊悔极了——没有亲眼看到那紧张的一幕。直到现在,我也没能再有机会看到那个壮观的场面,只得作为永远的向往和懊悔留在心里。

  这片充满生意,熙熙攘攘的湖边世界,给我幼小心灵倾注了无限深厚的爱。爱是种子。以后,我常常去丛山峻岭、大漠戈壁、雪峰冰川。江河湖海,寻找它生出的绿叶、开出的紫色小花、飞出的鸟群、启航的白帆,以及五光十色的幻想。

  这或许也是我在写作时,为何笔端常常眷念着故乡,寻找着童稚……
温馨小提示:
您正在阅读的《 咭里咕,咭里咕》内容已完结,您可以:
返回现代名家的作品集,继续阅读现代名家的其他作品..
返回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