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刘晓庆——不得不说的故事》

撕碎的红衬衫

作者:中国人物纪实

转眼之间到了一九八八年六月初,上海电影制片厂的《芙蓉镇》要在香港举行首映式,刘晓庆义不容辞要去参加。值得我欣慰的是,这次参加首映式的演员名单里,只有刘晓庆一个人的名字。

刘晓庆从香港回来,又马上赶去参加在佛山举行的“十大明星”颁奖会。这些都是走之前说好的,可是在刘晓庆结束了香港的首映式之后,却莫名其妙地失踪了。本来她应该出现在佛山的颁奖会上,可是那里的组委会却说她不在。

一下子,我又警觉起来,马上去打听姜某的行踪,刚巧,姜某这两大刚刚从澳大利亚回国,而且他已经跟中影公司代表团的人说好了,直接在广州下飞机。

听到这一消息,我陷入了极大的愤怒中,这显然是他们预先计划好的,刘晓庆的失踪不过是必然。他们又在欺骗我。

马上,我买了机票去广州。从来不会发生纰漏的我,这一回却到了飞机场才发现没有带机票,可见当时是处在怎样一种心情中。

“新世纪十大影视明星评奖会”的组委会设在广州的小岛宾馆,这个宾馆我是十分熟悉的,《无情的情人》和《大清炮队》后期制作时,都是住在这里的。

在组委会里,我找到了厂长汪洋一一一这位中国电影界的老前辈,在我和刘晓庆的感情发生危机以后,我们确实没少麻烦他。那天晚上,我就睡在汪厂长房间的地毯上,老厂长和蔼可亲地和我谈着心,像对自己的孩子一样批评我,告诉我人生中的许多事情不是靠冲动就能解决问题的,有时需要耐住性子,采取和风细雨的方式。

虽然对老厂长的一切教导,我都心领神会,但骨子里那股宁折不弯的傲气使我宁愿碰得头破血流,也决不姑息养姦。

刘晓庆依然没有下落,我也依然在四处寻找她。现在想起来,一个男人到处找自己的妻子,真是一件万分丢人的事情,可是那时的我已经顾不得这么多,我一门心思要找到刘晓庆,就是想指着她的鼻子问她:你怎么又在撒谎?你怎么又在骗我?

我想,刘晓庆恐怕再也没有勇气面对我的指责,面对我愤怒的目光了,她的失踪不得已也变成了将计就计。

那些日子,我整日里无所事事,除了寻找刘晓庆。就是在街上闲逛,再不,就是躲在房间里思前想后,日子过得混混饨饨的。

一天,我正在汪洋厂长的房间里呆着,电话铃响了起来,听筒里传来了那个我再熟悉不过的声音,她还没有死,终于出现了。为了不使她马上把电话挂断,我把自己的声音处理了一下,对她说,“我是王秘书,你有什么事情?”

她居然没有听出我的声音一一一她哪还有心思来听我的声音?她在电话那边告诉我她什么时候到大会,什么时候离开,让我帮她订什么时候的票回北京……

我终于忍不住了,用我本来的声音对她说:“哥们,你在哪呢?”

对方在那边一定在发傻呢!

汪厂长回来,我把这个电话告诉了他,他也觉得很高兴,嘱咐我在大会进行期间不要做任何出格的事情,不要闹出乱子。其实,我是不会在那种情况下做出什么的,他们都不了解我。

大会也许是为了稳定我,还把我最尊敬的珠影厂厂长孙长城清来。我当然对这个好老师、好朋友保证,清他放心,我不会做什么出格的事情。

第二天,大家一起来到佛山,还是没有见到刘晓庆的影子。我呆在一堆陌生人中间,安静极了,没有引起记者们的注意。

在宣布大会开始的时候,刘晓庆出现了,她穿着一件红衬衫。扎着黑色的领带,依然是那样神采飞扬。远远的,她看见了我。想过来跟我打招呼,我却转头避开了,因为她的目光会引导众人的视线。使大家注意到我的存在,反而会对她不好。

大会顺利地进行着。刘晓庆手捧奖杯站在舞台上,下面掌声雷动……这时候,我不知道自己是该高兴,还是该生气?自然,这个奖杯她受之尤愧,我也一直希望她能够达到今天的位置,可是,我却无论如何也不能忘掉她失踪这件事。

领完了奖,节目还在进行着,我们——我、刘晓庆和孙长城就提前离开了。

回到小岛宾馆,我们和孙长城道厂别,他还特意嘱咐我不要冲动,我也笑着答应了他,把他送走了。

跟服务员要了钥匙,我们走进了自己的房间。一进房门,我怎么也压抑不注愤怒在内心深处的冲动,终于爆发了…

我又怎么忍受得了?

刘晓庆,如果你已经不爱我了,为什么不能直截了当地告诉我?为什么还要一而再、再而三地狡辩、欺骗、哭诉、恳求我原谅?

没有。没有,你不信任我,你在猜疑我。

刘晓庆的辩自和狡赖使我对自己也产生了怀疑,我个信任她吗?我在猜疑她吗?

即使人家把信写到我手里的时候,我依然相信你;我还在为你们的幽会安排时间,让那段时间过得如此长以致可以用年来计算!

她仍旧不承认,每一次都证据确凿,可她死也不认账,仍旧在狡赖。

我终于再也忍不住心中的怒火了…

那一大,我做得确实很过分,即使今天回想起来,我依然会产生对刘晓庆的歉意。是的,她的那件衬衣是我撕碎的,而且撕得稀碎。我知道,我的咆哮可以使许多男人都心惊胆战,更何况一个女人呢?

我爆发了,不可抑制地爆发了。甚至,我抽出了皮带,想像许多故事中描绘的那样,用武力来惩治自己不贞的妻子,来发泄蕴藏已久的怒火…

我想,我真想那样做。

而且那一天,我也感觉到了自己的每一个毛孔都在往外喷火,我的整个身体都被怒火燃烧着,我跳着、叫着、歇斯底里地挥动着皮带……我想,在中国传统文化里,对不贞洁的妻子痛打一顿恐怕是最起码的责罚了,尽管这种责罚在现代文明面前显得那样的野蛮、落后,但是没有办法,灯像只有这样做才能平复我几天来一直被恨浸泡的心。

我扬起了皮带,运足了全身的力气…可是,正当我准备挥下去的那一刻,我看到她赤身躶体地跪在那里哀求……

好男人不能打女人,这是我多少年的信条,即使在这样怒不可遏的时刻,我仍然不能摆脱这信条的束缚。眼前这个跪在地上哭着求饶的,就是那个我一直视为掌上明珠的女人,就是那个曾经和我同风雨共患难的女人,就是那个多少个日日夜夜和我朝夕相伴的女人,就是那个我曾经无数次梦见的我的女儿的母亲……我……我怎么下得了手呢?

皮带在乎里颤抖着,看着她那让人怜惜的样子,我真是没了勇气。

我好恨!我恨我自己,我只有恨自己了。

皮带举起来又狠狠地落下,落在我自己的身上……疼痛,也许只有这种疼痛才能释放出我心中的愤怒、悲哀和对刘晓庆的歉疚之情。

我把她吓坏了,我怎么能这样?是什么把我变得这么残暴。变得像一只凶残的野兽、一个无情的魔鬼?

那天晚上的行为,恐怕是我一生中最恶劣的记录了,即使过了这么多年,我仍旧觉得,那次……是我不对!

红衬衣的碎片躺在地上,红得那样凄惨,好橡我破碎的心……

一切似乎都过去了,刘晓庆洗了脸出来,看着那件被撕碎了的红衬衣,小声念叨着,那是她最喜欢的衣服了;我则慢慢地把目光挪开,好像在回避自己的鲜血,回避那摆脱不了的痛,回避自己最珍爱的情感……

门外响起了纷杂的脚步声——大会结束了,人们在往自己的房间里走。

刘晓庆说要去看看汪洋厂长,就出去了。过了一会,我也觉得自己应该去跟汪厂长打个招呼,也来到了老厂长的房间。刚进门,就看到刘晓庆坐在那里。

她一见我,就半开玩笑地对汪洋说:“厂长你看,他打我。”

我连忙说:“不许瞎说。我是想打你,可是没有下手。”

晚上,又是两人躺在床的两头,谁也不碰谁。

我一直没有睡着,脑子里总在不停地翻腾:难道,我们真的走到了尽头?我也明白,我和刘晓庆的分手已经成了必然,可是,我的面子还是迫使我一味坚持着——即使真的分手,也要等她与姜某分开以后,那样,我在面子上还过得去。

哼,面子?你还有什么面子可言?除了你自己,又有准在乎你的面于呢?即使你的妻子,也没有认为你的面子有多么重要,可你还在费尽心机地维护着,这难道不可笑吗?

那回,我是把刘晓庆押回北京的。的确,给人的感觉就是这样,我想她也一直这么认为。

在飞机上,我还像以往那样,把手臂放在前面的靠背上,让刘晓庆靠过来睡。可是,这一回,她却回避了我的胳膊。在她看我的目光里,我感觉到了冷漠,我知道,刘晓庆已经在恨我了!可是,她是否理解我当时的心情呢?

她的目光使我陷入了深深的自责,多少年来,我一自习惯这样——当事情发生以后,总是在自己身上找毛病。也许正是我的这种习惯使刘晓庆忽视了别人的想法。她替自己想,我又总是为她想,这种思维的倾斜变本加厉,使她不能再考虑别人的伤痛、别人的屈辱,忘记了去体谅别人的心情。

那次,的确使她感到委屈了,好像我限制了她的自由、把她绑了起来。我也知道,如果有爱,是赶也赶不开的,那么,我们两个已经走到尽头了?

不,决不!我为她付出了那么多,这决不是我想要的结果,不是!即使我真的失败了,我也应该以一种光荣的姿态失败,而不是像现在这样窝囊地任人欺瞒。

可是,这并不是战场。她是你的爱人,不是你的敌人。

哎!这是我最大的痛苦:那个不忠实于我的女人恰恰是我所爱的人。这,才是我屡战屡败的原因,是所有悲剧的根源。

而我又是那样的小容易移情别恋,也许真是浪漫的故事读得大多了。

曳可能,我太喜欢普希金那些吟诵爱情的涛句了。

普希金决斗死了。如果他不死,又会是什么样的结局呢丫

我知道,不管是什么样的结局,都会给后人以启迫的,可是,他死了,他的殉情让肉己在历史中伟大起来后人想重复他的伟大,却无幸在决斗中死去,只好不断地演绎着那些令人肝肠寸断的悲剧,只是,不知道这些同样牺牲掉的后人们能不能伟大起来。

记得我和刘晓庆有一次在沙头角买衣服的时候,她告诉我:“如果你不想让我买什么,就千万不要说不许我买,如果你说了,我反而会非买不可。”这种天生的逆反心理是刘晓庆性格中最突出的东西,这也许是天下所有女孩子共同的特征…

可是,在处理我的家庭危机的时候,我却忘记了刘晓庆在沙角头对我的忠告…

当一位朋友劝刘晓庆的时候,她也曾说过:“你们不要逼我,”本来我的心没在他那,你们这样逼我,以会把我一步步往他那推…

事情发展到后来,我也明白了这个道理,可是,我却已经无法控制自己厂,我知道,如果我采取另一种手段,也许事情不会发展成后来这样可是,我根本做下列就嫁人们说的那样,爱有多深,恨就有多深。我的愤怒和仇恨使我大去了理智,像一个醉汉一样,凭着感觉往那个命定的结局上摸…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我和刘晓庆——不得不说的故事》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