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刘晓庆——不得不说的故事》

我能为你去死

作者:中国人物纪实

回到长春以后,听制片主任讲,刘晓庆执意要回招待所三○九房间,别的房间都不住。

这其中的含义恐怕只有我才能领悟:三○九房间已经留下了我和她的许多故事。

一九九七年春天,为了完成我的四十集电视连续剧《飘雪》,我又回到了长春。

因为故事发生在东北,北京的许多配音演员在口音上很难达到艺术要求,所以我又回到长春电影制片厂,找到了我当年的许多同学,请他们帮我把这个节目录制好。

十分凑巧的是,当我在长影招待所办完住宿手续,服务员把钥匙递给我的时候,我发现这把钥匙正是三○九房间的钥匙。

我,是否有勇气面对这个房间?

我稍微迟疑了一会儿,但也没有要求改换房间。

一个台阶一个台阶地往上走。脚步越来越沉重……因为身边有我的副导演,所以我曳不能说什么。

打开了那个房间的门,我不由得站住了。

十五年前的那一幕又疾风暴雨般向我扑来……

那是夏季一个燥热的晚上,也许天边传来隆隆的闷雷声,已预报了不久将至的雷雨,而雷雨又提前把闷热罩住了整个世界……为了不使声音传到室外,为了不使走廊里的人透过门上的玻璃发现我俩的身影,我们不仅关了灯,又把窗帘遮了又遮。

当我们停止燃烧、终于可以停下来呼吸时.我们好像已经成了被暴雨淋透的落汤鸡……

就着走廊微弱的灯光,刘晓庆不去擦掉额上的汗水,痴痴地望着我……

“你爱我吗?”

“爱啊。”

“你如果爱我的话,”她说,“就从这三楼上跳下去。”

当时我想也没想就走到阳台上,正当我准备翻过护栏跳下去的时候,刘晓庆跑过来把我扯住了。现在连我自己都不敢相信,当时怎么会想都不想就要往下跳呢?当年的我确实傻得可爱!

为了证实自己的才华,我还抽时间写了一个电影剧本叫《白月》,描写了抗日战争时期,一个尼姑庵里的小尼姑和村里的一个小伙子的爱情故事。我们共同研究这个剧本。对于这个故事,刘晓庆非常感动。

这是我写给她的,因为这一点,这个剧本永远不会拍成电影了。

这段时间,在凤城发生的事情像一阵风一样刮遍了全厂,厂里人对此议论纷纷,我的很多朋友和老师也在提醒我:“晦!别让刘晓庆那双带钩子的眼睛把你钩走了!”

“咳,我坦然一笑。“怎么会呢?怎么会呢?”

但是心里不能不想。

我和刘晓庆谈了很久,她还是那句老话,“千万不要‘此地无银三百两’。别人该怎么说就怎么说,反正他们也没有抓到手,你就死活不承认。”

我们采取了不回避的策略,在厂里,一起工作,一起走,一起吃饭。反正我们在戏里演一对儿嘛,谁又管得着呢?

戏一场一场地拍着,镜头一个一个地完成,日子一天一天地过着……

随着时间的推移,分别前那种难以割舍的感觉越来越重,谁都闭口不谈将来,但这毕竟改变不了即将到来的残酷的现实。

最后,分别前的那一夜终于来到了!

那天晚上很热,也很黑,厚厚的云把月亮挡得严丝合缝,连走廊里的灯也不知为什么不亮了。

我们溶在这无边的黑暗里。刘晓庆紧紧地抱住我,哭了起来……

最后这几天,不知为什么,她常常会谈到死,谈到她可能不知在什么时候就会突然死掉,所以她说:“如果我死了,你一定要去。”

“我会的。我说。

“拜托你两件事情。

“你说。

“第一,不管我死在哪里,一定把我背回家。

“好,我一定把你送回家,送到你的亲人身边。

她还谈到了她的父亲:“我死了以后,无论如何,帮我找到我的亲生父亲。因为在那个时候,她还不知道她的亲生父亲究竟是谁。

“你放心吧!我答应你的事情一定会做到。不管你死在天涯海角,我都会找到你,把你背回家;不管你走得多么匆忙,你也不必担心,只要我还在这个世上,就一定要替你找到爸爸,把你的一切告诉他。

对于我们之间感情的前景和未来,我们谁都闭口不谈。因为我们之间还有两个人没有逾越——她的“老大哥”和我的妻子赵雅氓。由于这个缘故,我们之间没有任何许诺。其实,我们彼此心里都明白,“我们的感情,是真的!”

我们之间决不是逢场作戏,也不可能成为那种露水夫妻。但是对于未来,谁都想像不出将会发生什么。我们用什么样的勇气走到怎样一步,确实是个问题。而且我们都是注重承诺的人,虽然说不上一诺千金,但是都要彼此负责。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我和刘晓庆——不得不说的故事》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