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刘晓庆——不得不说的故事》

后记

作者:中国人物纪实

都说写后记是件很困难的事情,所以人们都希望找一个比自己更有学问的人来锦上添花。我请谁呢?想来想去,还是把自己搬出来吧!

并不是我排斥那些高明的人,而是怕给人家添麻烦。在现在大多数人的眼中,我的这本“小说体自传”基本上会归到茶余饭后的范畴。既然很难附庸风雅,于吗把自己的好朋友也牵扯进来?不管是画蛇添足,还是狗尾续貂,反正不是什么传世之作,自己多说几句废话也无妨。

好像应该是妙笔生花的时候了,可是我却像一个不及格的学生,不知该说什么好。虽然讲不出个道道,可心里的感受却从来没少过。回头看看自己走下的每一步脚印,免不了处处遗憾;再放眼看看前方的日子,依旧是一片茫茫……虽然有一种人间冷暖我全知的沧桑感,但因为得不到明人的指点,所以很难产生自己盼望已久的飞跃。对于未来的生活,我还是一个茫然元措的小学才。

刚刚讲完了那些故事,却突然觉得说了也没劲。谁知道它会不会误人子弟。给人世间最美好的爱蒙上一层阴影,使人们与自己的幸福失之交臂?这是我最担心的事情。我真的不想去指导谁,因为谁都不是先知,千万不要相信有什么人能做到这一点,在这所有的“重要”之中,惟有“自己”是最实在的,不要轻易地丢掉这唯一的权力。

如果大家不喜欢这个故事,我不会伤心。因为我只是想把我的经历在不得不说的时候讲出来。如果招来了一些不满,我想我会高兴的,我会从这些话里找到我所欠缺的那部分,这样,我不就进步了?

不管怎么说,所有的都过去了。

现在的世界已经发生了很多变化,许多过去不能用价值去衡量的东西都可以标出一个大概的价钱了。我们这些从计划经济的社会中走出的一群,正在千方百计地使自己尽快明白过来,把那失去的光阴找回来,来增加自身的人生价值。

一个幽灵在许多人心头徘徊:人类最珍贵的爱情是否与市场经济挂上钩?它是否会在某一大变成一件商品等待出售?

有人说这个答案早就有了,许多人已经付诸实施了许多年;有人说,爱是不能背叛和交换的。即使在发达的资本主义世界。也有许多人因丑闻中箭落马。虽然各有各的说法,但有一点人们都会认同,爱是双方的,爱是应该认真的……

我们谁都没有权力来要求爱应该怎样,但每一个人都有权力要求真诚,要求不被欺骗一一其实我在自己的故事里所要求的也仅此一点而已。

还是用那句老活,愿天下有情人终成眷属一一一让我再加上一个括弧,让所有为潘金莲开脱的男人们都娶一个潘金莲;让所有喜欢陈世美的女人们都嫁一个陈世美。这种恶作剧式的祝愿不知会不会平复世上那些痴男怨女们的心?

小时候,我经常会和一些同伴在部队礼堂的水泥台阶上和黄泥。我们用它做梦想中可以被自己指挥的军舰、坦克……我们会用秸皮做成眼镜,架在鼻梁上,好像一下子就有了学问;我们又在黄泥嵌上玻璃,让它成为当时财富的标志一一一照相机,然后,把自己的杰作摆在那里,连鼻涕还没有擦干净,就叉着腰在那儿使劲叫喊着,以引起所有人的注意当那死乞白赖的喊声终于把院里那个最漂亮的女孩子一一她穿着一件雪白的扎着许多大花的围嘴儿——也吸引过来的时候,她却不屑一顾地撇了一下小嘴。于是,我们部不约而同地踩瘪了所有军舰和坦克……

每个人手里拿着一大块黄泥,在水泥地上摔啊,摔啊……直到摔得十分结实,然后在上面挖一个洞,吐口唾沫,在里边抹啊、和呀,最后把自己做成的摔泡儿庄重地举起来,猛地往地上一摔……“啪”的一一下,摔歪了!那想一鸣惊人的企图,只换得大家的哈哈大笑笑声中的我不服气地收起地上的黄泥,又重新开始做一个新的摔泡儿……

过了这许多年,这种游戏早就被人们忘记了,可是,我不服气的劲头依然如故成功永远像吊在驴嘴前边的萝上,不管经历多少次失败,它都会引诱我永不停息地走下去……

我依然清楚地记得伙伴们会把摔泡儿摔得最响的选为新郎,去玩那个过家家的游戏,他会被大家抬起来,娶到那个最漂亮的媳妇儿:“呜哇钢,呜哇铴,娶个媳妇儿尿裤裆……”

人们都在笑,不管是做新郎的,还是抬轿子的;不管是新媳妇儿,还是路过的人们……

都努力吧!所有的好人们。只要你不怕失败,你一定会听到笑声!

陈国军

一九九七年五月二十五日

北京电影制片厂

《我和刘晓庆——不得不说的故事》

国内最畅销的书之一,由刘晓庆前夫所写,大爆其之间内幕密闻。

温馨小提示:
您正在阅读的《我和刘晓庆——不得不说的故事》内容已完结,您可以:
返回中国人物纪实的作品集,继续阅读中国人物纪实的其他作品..
返回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