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刘晓庆——不得不说的故事》

车站道别

作者:中国人物纪实

一九八二年七月二十六日,分手的日子到了,《心灵深处》的拍摄工作全部结束厂。而且,香港导演李翰祥邀刘晓庆在他寿演的《火烧圆明园》和《垂帘听政》中扮演西太后这一角色这个角色无疑对刘晓庆产生厂很大的吸引力,即使她不愿意回北京。工作完了她也没有理由继续呆下去了。

和欢送所有的演员一样,长影人总是热情的。大家带她拿着东西,送到长春站。

那一天天气极好,我们在站台上等车。

来送刘晓庆的人很多,大家在谈着创作、友谊、感情和离别的话语。我帮她把行李送上车以后,就静静地站在远处,脸上挂着僵硬的微笑,一声不响地注视着她。刘晓庆一边和欢送的人们谈笑着。一边在人群中找我。当她看见我站在后面的时候,她径直走过来,拉着我来到了站台的另一面。

站台里的光线是暗淡的,而站台的另一面却是阳光充足…

阳光下的一切都是那样清楚,她那略带栗色的头发,那件浅藕荷色的上衣,还有穿在里边的带着小蓝条的衬衣。

她看着我,我看着她,相互尤语……好像一切都停止了,一切都不存在了,只有相互注视的目光在阅读我们经历的日日夜夜,在收集那千丝万缕细弱的略带颤抖的感觉。

这时,一辆火车头从身边的铁路上驶过,司机拉响了汽笛。

为什么,那汽笛声那么响?简直震得人发慌,那喷出的水汽,一下子把我们淹没了。即使在可以掩人耳目的蒸汽中,我俩也都没有动。

当眼前的蒸汽消失的时候,我又看见了阳光下的她。

那熟悉的眉毛,脸上那须仔细辨认才能看到的碎槽,那双棕色瞳孔里的纹路。鼻子、嘴chún……

这个时候,任何语言都显得很乏味,而且,我也实在找不出什么可以表达我此时心情的话语了,连一句简单的“祝你一路顺风”都说不出。

刘晓庆的眉头在微微地抖着,她的嘴抿在了一起,上chún上挤出几条小印儿。

“哥们儿,我会使你成为世界上最幸福的人。”她一字一句地对我说。

我被她的话深深地打动了,连想也没想,就对她说:“哥们儿,记住,不管你在哪里,不管什么时间,只要你希望我去,拍一个电报,我会坐最快的那班车到你身边。”

我发现,刘晓庆的眼睛湿润了;我也感觉到,自己的眼前一片模糊。

刘晓庆转身走了,在朋友们的拥随下,她登上了火车。

随着火车在我视线里的消失,刘晓庆离开了。

我不知道送行的人是什么时候走的。我一个人,在那里站了很久,很久……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我和刘晓庆——不得不说的故事》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