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刘晓庆——不得不说的故事》

“谁为奴作伴?”

作者:中国人物纪实

吃完饭,我们两个一同走进了避暑山庄。

那时刘晓庆还没有那么多的衣服,她穿了件我非常喜欢的印着红绿灯标志的半袖衫。

我们拉着手,无拘无束地在园子里散步,谈话……

刘晓庆提到剧中的那首《艳阳天》。当时还没有决定让李谷一来演唱那首歌,刘晓庆很想自己试一试……

我们聊着聊着,不觉己暮色低垂,一轮明月正从湖畔升起。

湖里蒸发的水汽在园于里四处弥漫着,月光洒在这种介质上,四周白茫茫的一片。

我们坐在湖边的长椅上,背靠背,面对着月亮,面对着湖水……

连鸟都不叫了……

刘晓庆唱着那首歌,希望能够从我这儿得到鼓励。

她一遍遍地唱着,还教会了我,我们一同在那里唱着,唱着……

“谁为奴作伴?她抬起眼睛看着我,“哼,你说,谁为我作伴?

“我!

“你能永远为我作伴吗?

“这还用问吗”

一九九五年春节过后,我在北京郊区门头沟山区拍电视剧《迎春花》。

那天晚上,加了个小夜班,不到十点,组里就乘出山的车回来了。

我忙着洗脸,准备人睡,这时远处隐约传来这茵歌,这首我永远不能忘记的《艳阳天人而且,声音是那样熟悉,绝对不是李谷一的那一版。我来不及擦干脸,连忙打开屋。里的电视机,原来是北京电视台在转播春节联欢晚会……

我和刘晓庆正式分手已经七年了,但是,我又在银幕上看到她在唱:“谁为奴作伴?

人,真他妈是个软弱的东西,想不到,这茵歌使我变得像个孩子似地嚎啕大哭起来,把组里的副导演,还有我的好朋友张某某吓得不知所措,以为导演犯病了,我把他们赶出去,坐在沙发上,痛痛快快地哭了一场。

唉!一年三百六十五大,在别人面前,总扮演着一个坚强的汉子,可是,瞧我这份软弱如泥的熊样儿!人啊,也有这种见不得人的时光。

我真恨我自己,而且我也恨那些清晰的之忆。

那天晚上,我们直到听到有人喊,“闭园了,闭园了……”才恋恋不舍地离开。

其实我们已经讨论过晚上是否回去这个问题。因为当时天气并不冷,在园子里也能度过一个很美好的夜晚,可是当我知道刘晓庆第二天要排戏的时候,我绝对不能让她这样做。

我们两个在黑暗中,顺着湖边的小路向大门走去……

“艳阳天,艳阳天,桃花似火柳如烟。又造花梁殿,对对双飞燕。女儿家,泪涟涟,女儿家,泪涟涟……奴今十八正当年,空对好春光,准为奴作伴?谁为奴作伴……”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我和刘晓庆——不得不说的故事》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