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刘晓庆——不得不说的故事》

第一次见面

作者:中国人物纪实

我仍然把窗户关得严严的、并且拉上了窗帘,希望这厚厚的窗帘和窗户,不仅能挡住流通的空气,也能挡住我的思维。为了真实他讲述我的故事,我势必要做一件非常非常困难的事情,那就是我要推倒已经形成的对这件事的所有看法,逼着自己找回当年热恋的感觉。这是非常困难的,尤其是现在,但我只有做到这一点,才能把一个真实的故事讲出来。我一定要这样做,我要心平气和地重新回味当初的感受,使我能集中精力回想起十五年前的那一大……

其实,那是很平常的一大。

当我推开长影招待所三○九房间的门。第一眼就看到了刘晓庆。

第一感觉:她比我想像的要矮,也没有印象中那么漂亮。

当时.她走过来,和我漫不经心地拉丁一下手,我们互相作了自我介绍。在此之前,我看过她的《南海长城》和《瞧这一家子》,一直觉得她是个很不错的演员。

我仔细地看着眼前的这个女人,就嫁前面说的那样,她比我想像的要矮,头发电并不浓密,而且还微微有点儿发黄。

在这个时候,冥冥中,好像有一个声音告诉我:我的一生注定要和这个女人发生很多瓜葛、有很多扯不清的缘分,这种感觉确实深深地震撼了我。

突然,她好像发现了我的异样,一双大眼睛投来略带惊诧的神情。

一瞬间,我有些不知所措,连忙掩饰地用衣服擦着手,躲避丹那对深棕色的眸子。

然而,我心中产生一种奇妙的感觉,一种心灵的震颤,对我来说,是有生以来第一次。这,也许就是现代青年人所说的那种触电的感觉吧。究竟是什么原因?说不准。有人说,这是一种缘分;有人说,这是体内一种化学反应:也有人说,这就叫做——“一见钟情”。

那天上午就是这样平常地度过的。我们在那里对同,大家彼此熟悉,这就是我和她的第一次见面。那是我们开始共同创作的一部戏——《心灵深处》。

那时,我和我的妻子赵雅氓结婚三年多了,我们有了个儿子。在所有老同志的眼里,我和赵雅氓的婚姻是非常有基础的。而且也是非常幸福的。

我从来没想过,这部戏会使我的家庭发生变化,也改变了我的人生道路。

那一切都是那么出乎意料、那么漫不经心、那么随意、那么自然而然地发生了。

只不过,当我们离开招待所以后很长的一段时间里,我一直将第一次见到她时那种震颤、那种触电般的感觉埋藏在心里,埋得很深很深,对谁都没有谈起过。但是,我心里知道,我确实喜欢这个女人。

由于这个戏有冬,夏两个时间段,而且当时首先是在上海拍这个故事的前半部分——她和另一个男主角的戏,因此我跟她接触不多。

再者,刘晓庆当时还是一个有丈夫的女人,就这一点来看。我丝毫不认为我会参与到她的生活中去。所以我们就这样和平相处,大家在一起,以非常一般的同志关系工作着……

一九八一年偷偷地溜过去了。我的妻子赵雅氓应邀上了峨嵋电影制片寸“的一个戏,我的儿子也送回老家。由我的父母照顾。我,暂时成了一个单身汉。

现在想一想后来发生的事情,似乎是很偶然的。但是这种偶然里,又蕴涵了那么多的必然。许多事情都好像自觉不自觉地为那个偶然做着准备,做着安排。

这一切,是谁安排的呢?

也可能,就是命运,就是缘分。

十五年前,和现在可不一样,那时候,“第三者”、“婚外恋”还是些非常新鲜的字眼儿。而且在“文化大革命”之后的那个阶段,对于生活作风方面的要求还是非常严格的,所有关于爱情的书籍都被查禁了。

我们这批红旗下长大的青年,虽然已经结婚生了孩子,但是对爱的理解并不深,我们似乎非常诚实地遵循着那些古老的传统。

大家都知道,那时,很多人谈恋爱都是要向组织汇报的。在当时,人们对于许多知识还很贫乏,头脑中还有过许多莫名其妙的条条框框。

还记得,我的一个朋友因为唱《山植树下》而受到批判,写了一份检查。更让人忘不了的是,受批判的人也心悦诚服地相信这种待遇是天经地义的。

那时的社会环境就是这样,所以我们根本就没有想过婚外恋的问题。

也可能就是在这种漫不经心的状况下,当爱真的来临的时候,那个东西才更加强烈,它才会有那种火山爆发的力量,才会以这种人类最原始的、最情感的冲动,去摧毁现实生活中许许多多人们认为最神圣的东西。

最初,我和刘晓庆在一起,只是觉得两人在事业上彼此有共同语言,大家可以互相交流,可以共同创作,我还希望多结交些朋友。

记得从第一次分手以后,.我和她见面的机会就特别少了。当时,我还兼着一个戏,是《刀光虎影》,和陈烨等人在一起拍的,所以《心灵深处》这个组去得并不多。

后来,冬天到上海拍戏的时候,摄制组就让我全部参与进去了。…方面希望我和大家尽早熟悉起来;另一方面,也帮助摄制组做一些工作…

由于我是从部队来的,常年劳动惯了,在摄制组也一直养成了一个好习惯,就是尽量帮各个部门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情。大家也非常喜欢我去帮帮忙。

在上海的时候,她显得很忙,而且经常收到很多电报,这些事情到后来才知道。她当时内外交困,和自己前夫王某的问题仍然没有处理好,而且正在打官司。听说王某要出国,把她搞得非常着急,四处去求人,争取在王某走之前,把婚离下来。

当时这一切对我来说都是毫不相关的,我是旁观者,而且,对有些情况,我也不甚了解,当时只是很可怜她:在事业上她是很优秀的,可是在生活上却搞得一塌糊涂。但这些和我又有什么关系呢?摄制组是一个临时的机关,大家有缘分凑在一起,拍完戏后又各奔他乡,这种事情太一般了。我对她也只是怀着一种爱怜的心理,很愿意帮助她,但当时又没有什么情由可以做些什么,只是非常一般的同志关系。

现在看来,当时对于很多事,我也是只知其一,不知其二啊!

一九九七年夏天我去上海,从机场坐车到市里。一路上,路过了上海公园,也路过了当年我们住过的地方。

当年那里只不过是一个部队的招待所,如今已变成了一个大宾馆。

时间过得真快,十五年就这样过去了。

十五年,使这个地方发生了很多的变化。

我想,记得那个地方的人并不是很多也可能,这许许多多的事情已经像那些被推倒的建筑一样,在人们心中逐渐失去了踪影,人们又总是爱让新的建筑成为一个尘标、一个纪念碑。而对于过去的一切,总能够轻描淡写地擦掉。

这也是我为什么要把这件事写出来的原因,因为生活中的许多事情,如果你不去回忆它,下去记录它,它就会永远地消失了,消失得准都记不起来…

所以,哪怕是最平淡的东西都有价值被记录、被留恋,因为即使是苍白平淡的口子,也是你每分每秒地度过的不论今后你有多大的成就,会拥有多少辉煌,你永远抹不去这一段苍白的岁月,因为它们正是未来剧目的序幕,这用生命和热情度过的时光,谁也没有权利去蔑视它,小看它…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我和刘晓庆——不得不说的故事》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