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刘晓庆——不得不说的故事》

八音盒

作者:中国人物纪实

上海的拍摄终于完成了,我没有和大家一起回长奋,而是自己提前回到了北京…

记得那是一个晚上,由于走时来不及通知北京,所以刘晓庆不知道我要回去,而且我也想给她一个惊喜。

当时,我的潜意识里是否有一些不信任的成分?

也可能有吧!

我想看一看,在我不在的时候,她究竟是怎样生活的。

那天晚上,我带着给她买的螃蟹,螺狮,还有五十斤蜜桔,走在北新桥的楼道里。。

楼道里静极了,我听到自己忐忑的心在跳个不停。

我敲了敲门,开门的是她…

看来确实是我多虑了,房间里只有她一个人,她正在看书。当我突然出现在她面前的时候,她愣了好一会。才回过劲儿来…她忙接过我手中的东西,我们一同走进了房间。上

也许我的突然出现使刘晓庆感到非常惊异,不知为什么。我从她的眼里感觉出一种陌生感。她好像有话要跟我说,但是慾言又止。

面对着满头大汗,手里提着东西,兴冲冲地赶到的我,即使她有多么要紧的话,只要里面包含着扫兴的成分,她又怎么能说出来让我难过呢?

短暂的停滞之后,我们又橡以往那样,燃起了熊熊的烈火……久别重逢的烈火,几乎把所有的东西部烧成了灰烬。

当时有一个朋友送了刘晓庆一个玩具,虽然现在这种玩具已经不新鲜了,但在当时,却是凤毛磷角那是一个八音盒,上面有两个小孩儿,撅着嘴,当八音盒被上紧了发条之后、那两个小孩儿就活动起来,绕了个小圈干,两张嘴就紧紧地吻在了一起。

我是第一次看到这种玩具,后来这种玩具破仿造成两个固定的接吻小人,走遍了全中闰每个城中的大街小巷:。我拍《趟过鸨人门的女人》时,把这种陶瓷雕塑用成一个小道具。每当我看到它们,就会不由自主地想到了那个八音盒……

我们一遍又一遍地上紧了发条,一遍又一遍地听着音乐,看那两个小孩一遍又一遍地转圈几,亲嘴儿,还模仿着它们,从春天,到夏天,到冬天,再到秋天,接着又是春天……

虽然当时我们的钱很少,但是刘晓庆还是有爱吃水果的习惯,我们躺在床上的时候,我经常担心他说,“找了你这样一、老婆,这么爱吃水果,将来,我怎么养得起你呀!

“你放心吧,将来我给你买。

“哼,男子汉大丈夫,谁用老婆养?

“你呀!就是封建!

那些天,我们不像以往那样,怕别人发现我们还没睡,就在那个阶段,我总是感觉到刘晓庆要跟我说什么,但又总是慾言又止。

我明白了:我们中间还是隔着一个“老大哥”。犹豫了很长时间,刘晓庆并没有给我任何承诺,我也知道她在犹豫,所以并不想逼她。

当时的我,好像要比以后的我聪明许多,但是心情还是一样的,虽然嘴上不说,心里却常常嘀咕,但是这些嘀咕并没有妨碍我对她好。因为我知道,我有勇气,也有能力获得这份爱情。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我和刘晓庆——不得不说的故事》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