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刘晓庆——不得不说的故事》

我要和赵雅氓离婚

作者:中国人物纪实

随着事情的发展,和赵雅氓之间的离婚大战不可避免地开始了。

其实,当我在上海的时候,赵雅氓回到厂一里,就听到许多关于我和刘晓庆的传闻。而且厂里许多老同志,为了避免这场大战,造成不必要的分裂,还想出了很多办法未帮助我们。

已故著名导演、艺术家王家乙老师,就曾抱着美好的愿望,在《大小伙子》中找了一个角色让赵雅氓来演,希望我们能够借此机会和好如初。

只是因为在上海时组里住房很紧张,不可以夫妻住在一起。幸好如此,要不然,两人在一起时的那种尴尬会……

虽然赵雅氓在上海呆的时间并不长,但在平时的接触中,也感觉到了我对她的那种冷落,她故意做出不在意的样子。

回到长春之后,我和赵雅氓之间不得不谈到这个话题。

而且,回想那一段时光,有很多时候是我在制造冲突,鸡蛋里挑骨头,用东北那儿的话来说,就是事事找茬,和她过不去。从生活中的小事,到对艺术的见解,和为人处事中的一些看法。及生活中极其细小的细节,比如洗衣服、打水……但凡能制造不和的机会,我都不会放过,有时,竟然喝醉酒,和赵雅氓大吵大闹。

现在回想起来,觉得自己很不光彩,又是人,又是鬼,我性格中的两重性在那个阶段充分地暴露了出来。

对刘晓庆,我是一个信誓旦旦的忠贞男人,但是对赵雅氓。我则是那种肆元忌惮的、咄咄逼人的、忘记承诺的小人。

这种两重性的生活就这样继续着……

赵雅氓觉得情况越来越糟,就打电话让我的母亲来长春看我。

在长影那几年,我们的住房很紧张。我住的那个宿舍,在五十年代是长影的单身宿舍楼,后来因为房子紧张,许多人结婚后仍住在里面。楼里每个房间都很小,就像一个鸽子笼。大家都不约而同地在走廊里生火做饭,搞得走廊里乌烟瘴气的。

母亲来了,就得和我们住在一起。

母亲是严厉的,她对刘晓庆并没有什么认识,而赵雅氓却是她非常中意的媳妇,面对母亲的斥责,我不敢还嘴。

当我又看到我的儿子的时候,我的心灵真的是震颤了。这个小家伙,一天一天地,长得那样可爱。好在我的儿子当时还不会说话,如果他会说了,也跟着奶奶、妈妈一块儿指责我,恳求我,我又该怎么办呢?难道让我面对那双天真无邪的眼睛撒谎吗?

看着那为我操劳了一辈子,白发已悄悄爬上头顶的母亲,看着那没有丝毫对不起我的行为的妻子,看着那不晓人间善恶、刚刚晰呀学语、瞒珊学步的儿子,我……真是惭愧。

我没有勇气面对这个现实,我也同样没有勇气去面对我所钟爱的刘晓庆。

没有办法,我只好暂时离开他们。我真的战胜不了他们三个:强大的力量,惹不起,只好躲着点儿。

我开始频繁地往北京跑,星期六一下班就登上火车,星期天早上就能到北京了,然后,星期天晚上再坐火车回来。反正把母亲交给雅氓,我是放心的。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我和刘晓庆——不得不说的故事》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