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刘晓庆——不得不说的故事》

第一次春节晚会

作者:中国人物纪实

这个时候就要临近春节了,中央电视台开始组织最早的春节晚会;刘晓庆应邀担任那次晚会的主持人,而且在晚会上还要表演自己的节目,当时电视台的春节晚会还在尝试阶段,没有一定规定,什么样的节目,以什么样的面貌出现,还是个问题。

当时,我和刘晓庆为了选择节目绞尽了脑汁。演什么节目?小品,还是电影片段?最后,还是觉得唱歌好,同时,还说服了晚会的导演和组织者,在刘晓庆演唱的时候播放她的电影片段。因为刘晓庆毕竟是一个电影演员,电影表演才是她的强项。

为了选择穿什么服装,我们也煞费苦心。最后决定穿一件红色绸制的紧身上衣,选了那条深咖啡色的裤子,这一身看上去很得体:可是,当我们挑选穿什么样的鞋时,却犯了难。当时,刘晓庆充其量只有三五双鞋,可是不是鞋不跟脚,就是鞋跟已经坏掉。刘跷庆有一个坏毛病,每当坐在比较矮的凳子上的时候,她就要踞起脚,用鞋跟磕着地,结果,把好多鞋的后跟都磕得露出了里面的木头。这怎么能上台呢?

那一天,我在北京城里闲逛了一整天,希望给刘晓庆买一双合适的鞋。最后,终于在东四找到了一双很漂亮的小靴子,号码也对,皮子也不错,而且颜色是米白的,配什么衣服都可以,所以我就决定要把它买下来。虽然这双靴子值五十块钱,这在当时是一笔不小的数目,但我还是毫不犹豫地为她买了下来。

89

刘晓庆就是穿着这双靴子去电视台的。

眼看又到了年关。

北京市的街道,在春节时期是最冷清的,气温也是最低的。不知不觉,我和刘晓庆,又到了分手的时光。

我既没有勇气陪刘晓庆回成都,又没有勇气不回家,没有办法,在腊月二十九的那天晚上,我登上了开往佳木斯的列车。

我们是在东单路口分手的,刘晓庆急着去彩排。

我站在北京的街头,看着她坐上一辆汽车走了。

春节晚会上刘晓庆的表演,我根本没有办法看到,因为当时我正在火车上。

除夕的晚上,整个车厢只有我一个人。

虽然你可能坐过卧铺,但你决没有体会过那种一个人躺在空荡荡的卧铺车厢里,感觉着车厢在铁轨上晃动的滋味。

虽然在列车的前方有我的父母、兄弟,我的妻子、儿子在等待着我,但此时,心里仍旧感到说不出的孤独,因为在车的反方向,那个使我揪心扯肺的女人却越来越远了。

我真的不知道该希望火车开向哪一边。

由于车厢的空旷,使它完全成了一个共鸣腔,铁轨和车轮摩擦的声音在整个车厢里震荡着……

我回到家的时候,雅氓已经带着孩子提前到家了,初一早晨,大家相聚在家里,谁都知道我从哪儿来,但谁都没说什么,大家都心照不宣。雅氓很给面子,没有在兄弟姐妹面前大吵大闹。

也可能她已经感觉到,以后,回这个家的机会不会大多了,所以拼命地干活。

当时,家里很穷,没有买洗衣机,所以雅氓就把一家大小的衣服全拿过来洗,也可能想以此报答母亲的恩德。

我的兄弟,为了使大家更高兴,借了一架相机,为大家照了很多照片,使我现在还能够看到那时的熊样,我真是恨死了自己当时的样子,一副局外人的面孔,脸上没有任何表情,即使是和儿子、母亲在一起,也仿佛一个陌路人一样…

我真的,好后悔,好后悔……

父母过早地离开我们,兄弟们都说是我气的,也许,我将终生脱不了干系,因为父母的身体原本很好的、唉,真不知当时该怎么做。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我和刘晓庆——不得不说的故事》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