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刘晓庆——不得不说的故事》

一九八二年的春天

作者:中国人物纪实

一九八二年的春天,和往年的春天一样平常,它不知不觉地又降落在这座坐落在东北平原上的城市——长春。

长春并不是一个历史很久远的城市。提起它,人们首先想到的是,它曾有过一段屈辱的历史,那就是——它曾经是伪满洲国的国都,叫新京,在这个城市里,日本式的建筑比比皆是,这些建筑就橡一块块美丽的伤疤,不时地提醒着每一个东北人,这里曾经有过一段苦难的、耻辱的,血腥的、永世难忘的记忆。

我参军后就来到了这个城市。

那一年,刚参军的我才十六岁。从火车上下来,背着行李。穿着大头鞋,在长春的街道上跑向自己营房的时候,我往意到的只是那些石头块儿铺成的马路,还有马路两边默默生长的树木。

没想到,这个城市竟成了我的第二故乡。我一生中许许多多的时光,许许多多难忘的故事,都是在这个城市里发生的。

一进长春电影制片厂大门,就可以看到一大片丁香树。

每到春天的时候,总是这片茂密的丁香最先吐出叶于。最早绽开那些紫红色的小花,最积极地在微风中散发出一点点带着苦味儿的清香,这些丁香树曾经给我带来无限的遐想。

我常常会不知不觉地站在树前,看着那些绽开或者含苞慾放的花蕾以及那些泛着油亮绿色的枝叶。迎着风,它们会不断地晃动,轻轻地摇摆,把它们那特有的、带着苦味儿的清香送进你的鼻子,送进你的心扉。你会在这早晨的阳光中渐渐进入一种逻想的状态,太阳的温暖和弥漫的花香拥抱着你,令你沉默在一种不知不觉的倦意中。

“陈国军电话,哈尔滨长途。”

打电话的是我的李柏叔叔——我父亲过去的一个士兵,当时在哈尔滨电视台文艺部做编导,他来电话约我到哈尔滨参加一次演出,名字叫做《美的旋律人》。

其实我也知道,他的主要目的是想通过我的刘晓庆参加这次晚会,同时参加晚会的还有达奇,达式常等几个很有知名度的演员。

我去约请刘晓庆,她很爽快地答应了。其实,这并不是因为我很有面子,而是因为当时这种演出是给报酬的。钱虽然不多。但是对于每月只有四十八元工资的刘晓庆来说,那每场仅有的五块钱演出费,也是非常吸引人的,而且当时组里没有戏、也就是说,我们有几天什么事都没有,可以悄悄地参加这个活动。既可以解决吃饭问题,又可以有些收益,这在当时绝对是两全其美的好事,除此之外,可能还因为,当时她对我的印象并不坏,仅此而已。

就这样,我们偷偷地登上下北行的列车。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我和刘晓庆——不得不说的故事》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