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刘晓庆——不得不说的故事》

“先救谁?”

作者:中国人物纪实

没过多久,我们又去演出了,还是一场接一场的。

我提着一个黄色的软包,里面装着我们四处走穴赚的钱。哈哈,这些钱装了满满的一箱子。那时候,还没有一百元的大票,而且剧场结账时,有很多都是五毛的、一块的,所以尽管我们的包体积很大,但实际上钱并不多。不管怎样,这个包还是成了我们最重要的东西。

刘晓庆曾经问过我:“万一观众围观,你先救谁?”

啊啊,这很像《原野》的那个片段,“救谁,我肯定先救你!”

“错了,你不要救我,你应该保护好这个包”。

说起来也是一句戏言,但我还是把这个包保护得好好的。不管到什么地方,不管有多少观众,我都自信地一手护着这点家当,一手护着她,从来没有出过半点儿差错。

我的这种举动使好多人都认为,刘晓庆雇了一个保镖。在一九八三年,保镖这个词太陌生了。

演出带给我们那么多金钱,带来了那么多兴奋,可是这时,有人从北京打电话来告诉我们说,《我的路》挨批了!

尽管消息还不大确切,但仍旧在我们的心里蒙了一层阴影。我们兴奋的情绪低落了下来,但是,我们还要去牡丹江演出。

在牡丹江工人文化宫,我们要一天演五场!在当时,一天五场在中国已经是最高的纪录了,虽然后来这个纪录被我们自己打破了,但在当时,我们为了这个一天五场不得不吃在台上,睡在台上。

牡丹江的演出结束了,我们坐车回北京,而我呢,要在中途经过长春的时候下车,回厂里。

在车上,刘晓庆一遍一遍地教我那首很好听的歌:

在这静静的小屋里,

只有我和你在一起;

在这静静的森林里,

只有我和你在一起;

长春站到了,我不得不和大家一一告别,和演出队的同志们在一起的合作是愉快的,大家都非常和睦。

又要分手了,刘晓庆到站台上送我。

啊!长春站。

虽然已经不是一年前的那一个上午,但是时过境迁,天气还是那么晴朗。

就在这个车站上,她对我说了使我一生发生转变的话。

情人离别总是难舍难分的。而我却不能长久地停留,因为长春站上有很多人认识我。

我走下地下通道,在第二个站台上来,想看她一眼,但是,她已经不在站台上了。我叹了口气,妄图甩掉那淡淡的惆怅,又走下了通道。”

当我从另一个站台走上来的时候,突然听到远处传来她的呼唤。我一抬头,原来,她一直在车厢里冲我挥着手。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我和刘晓庆——不得不说的故事》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