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刘晓庆——不得不说的故事》

残片五

作者:中国人物纪实

一九八三年八月十四日。

我怎么这样累?我意识到身体已是虚得厉害了。真有点不寒而栗。

我感觉到,我从来没有现在这样想念他,爱他,我感到他已成我生命的一部分。我曾想过,万一他不能同我结婚,我将如何?不敢想,只有死路一条了,他现在那样困难,很可能会清除出党。不过,我大明白了,他这一切都是为了我。不要说是出党,无论什么我都不在乎,我想,我对他的感情已经是不能动摇的了。、有时瞻念前途,不由得十分惆怅,什么时候我们才能在一起?绵绵无尽期,仿佛我们永远再也见不了面似的。我再不想拍电影了,我只想跟他在一起,安静,舒适,他是个好人,我坚信他不会辜负我。

想到我今后在婚礼上向大家乃至全国宣布我的底牌的那一天。一切爱我的、恨我的人们将会是怎样吃惊啊!

我希望他不会辜负我,我相信他。我企求命运,使我一生都不会后悔我对他的抉择。

首先要告诉你的是,我将永远爱你,不管你发生什么情况,不管是什么处境,都不会动摇我对你的决心,你们单位太整人了。但是并不等于说你在办事的时候可以掉以轻心,“小不忍则乱大谋”,我们这次就是吃了这个亏,惨重的教训已酿成,就只有细细对待眼前,望你一定要慎之又慎,把事情处理好,同前最重要、最关键的问题是——调动,无论如何要尽最大的努力,尽快地调到北京。调走为上策,哪怕一切都失去,只要调走也是值得的。

这几个月的分别是我们的最黑暗的时期,我坚信我能度过,我也相信你。你想要我就要有毅力,一百步已走了丸十九步,不要功亏一簧。现在我想来分开几个月倒是件好事,可以助你办成大事。只要能办成,一切问题都迎刃而解。我是多么地盼着你能解决这两个问题啊!我想,对我来说,没有比这更使我幸福的事了,最近以来,我也没想过最坏的结果,如果一切都不成我将如何?后果不堪设想。那么,毫不夸张他说,我这条小命也没有了。

我是那样深深地爱着你,凭你对我的了解,你知道我这句话的来之不易及真挚程度。我虽然爱你并不神魂颠倒(那是不长久的),两年以来,我已经习惯你,我们相依相存,已成了不可分割的整体。你对于我就好像是空气阳光一样不能缺少。我时常感到浩瀚的人海中我只有你。亲爱的,你是不可替代的,我决不能没有你,尽管你没有名誉,没有地位,金钱,但你有心,我有了你的心便好比是拥有了世界,哪怕是吃糠嚼菜我也是百万富翁。我很想念你,但是在两件大事没有解决之前不要见我了,我不愿再这样偷偷摸摸了,我要光明磊落,你不要再给我这样的侮辱了。用你的心体谅我吧!

纸短意长,所有的情谊是无法用笔表达的,你尽可以抬起头,因为我是你的绿洲,世上还有什么事比赢得一颗真正的心更高兴呢?

调北京的事要抓紧,就是清除出党别人以后知道你是为小冯,反而会认为你坚贞。总之,党籍可以不要,工资可以不要,北京不可不来,赶快抓紧调动,切切!

最近我写了一些日记,等你收到这两封信后我再寄给你,我每天盼你的信,望你将一切情况写给我,也可以锻炼你的文笔,今后有可能,我将它们编印成册。

你想我不想?

我很想你。今天,我的工作很好,我很兴奋。收到你的信,知道公安部的情况,很高兴。但也不可太乐观,什么事情都要成了才算数,还不知道名额有没有。我只嘱咐你一句,无论你在什么地方,无论你有多忙,如果一旦指标有了,单位也同意放,立即办手续,刻不容缓,切记!

今天突然想到.我已经过了而立之年,不由得脑子一股冷汗。上帝保佑你能顺利地早日办成你的事,我百倍地千万倍地虔诚祈祷。我是一个真正的女人,我一定会对得起你,只要你真心待我。我相信你现在应该是比较了解我了,如果你要伤了我,那才是天底下最大的俊瓜,我将在各方面对得起你。在我今后与你的共同生活中,我将决不让别人戳你的脊梁骨。相信吗?

今天是中秋节,昨晚看着圆圆的月亮,心里就十分惆怅。在这中秋的夜晚,我十分想念你。分离的日子是很苦的,想到你比我更苦,心里真不知道是什么滋味。如果今后我们能在一起,我发誓将永不分开!像我们现在这样分离,让大好的青春白白地流过,实在是一种极大的浪费!但又有什么办法呢?谁让你现在的情况是如此呢?只有争取早日将你的大事办好,我们才好无忧无虑地天天在一起,那有多好啊!

亲爱的,快去离婚吧!我渴望着我们正大光明,那样渴望!当我们结婚的那一天,你不感觉幸福吗?

今天一天,我把我有认识的前前后后全部想了一遍,更加感到你是不可缺少的,我真不知道没有你我将怎么过。爱情之所以宝贵,就是因为它不能替代,一天我都在想你!

我今天反反复复地想过了,如果是调动不成,那就先离婚,只要你离了婚,我们就结婚,那个时候,再说调动的事。

今天,我决定了,让你来一趟,说实在话,再不见面,我俩都得死了,这一好消息我在今晚的电话中告诉你,自从我一做了这个决定,心里就跳得厉害,一天都处在激动之中。我现在才意识到,我太想你了。而且,是那样需要你!

我不能没有你,不能,两天来,我一想到我俩有成不了的可能,就更加感觉到你可贵,今天上午,我给郭写信,写着写着,我就哭了起来。我怎么办?我只要你,别人谁我都不要!我要得了你吗?我要得起你吗?

日夜为你忧虑。不知你现在怎么样了?情况有何变化?软刀子杀人最急死人。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我和刘晓庆——不得不说的故事》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