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刘晓庆——不得不说的故事》

我开始挨整了

作者:中国人物纪实

就在我和刘晓庆整天耳鬓厮磨地沉涸于儿女情长之时.全国开始了一次清查私演私分的运动。

有一大,团里领导把我叫到办公室,问我有没有参加过走穴演出。

我还自作聪明地一口否认,“根本没有啊!”

“你要跟组织上说实话,组织上对你还是很爱护的。”

“没有就是没有嘛!本来,我就没有参加过这种演出。”

“真的没有?”

“真没有,我跟组织从来不说谎话。”

领导从旁边拿了台录音机,按下了录音键。

我一听,傻了。

录音机里传来主持人的声音:“下面让我们欢迎中国最著名。的影星、观众喜爱的艺术家刘晓庆来给大家表演节目。和她一起表演的是长春电影制片厂的青年演员陈国军。”

接下来里面传出了掌声和我们演出的录音。

我的脑子急速地飞转着,断定这是在牡丹江的演出,于是,我就对组织上承认:“啊!是有一次,就是我在佳木斯的时候。接到了刘晓庆同志的邀请信,约我到牡丹江去演出。牡丹江离佳木斯又很近,我只是去帮忙、根本没有拿钱。”

我依然在撒谎,看着领导的脸色,我知道他们根本就不信。

唉,年轻人有时总是聪明反被聪明误…

当我走出办公室,一打听,才知道,原来牡丹江工会的同志写信到北影,北影剧团的人就去牡丹江外调。拿回了这盘录音带,他回来的时候恰好住在长影招待所,不知是出于什么心情、他在招待所里把这盘本应成为证据的东西放给大家听,准想,恰好剧团的一位同志听到了我的节目,于是,就有了刚才那一幕。

在领导的印象中,我的态度是不老实的。

你小子犯了错误还不认账,还敢对组织撒谎。况且,总算抓到了你和刘晓庆胡闹的把柄,还不好好整整你?

党委专门为这件事成立了专案组。

其实这是我后来才知道的。我只是觉得那一阶段,领导对我的出勤情况特别重视。查得很严。

唉!怎么办呢?

我给家里偷偷打电话,向母亲汇报了事情的全部。我顶着妈妈的责骂,向她坦白下我和刘晓庆的事情,并且把这件事的后果很夸张地向母亲描述了一番。

想像得出,妈妈当时心里是多么畦过。因为,我在妈妈的眼里一直是一个佼佼者。从小学二年级起。我就当大队长。一直是市里的著名人物,“文化大革命”期间,我虽然只是一个红小兵。但是在佳木斯的造反派里,我却是五万红小兵的头头儿。我可以不用手稿,在几万人的大会上讲话,记得在佳木斯我演《智取威虎山》的全剧时,还没有样板戏的影片后来,我又顺利地参军了。

我一直是爸爸妈妈的骄傲。我总是为他们争光争脸。

可是,就是这样一个可以光宗耀祖的儿子。如今却面临着这样一个不堪想像的下场,可以猜得出妈妈会是多么难过。可是没办法,谁让我是她的儿子呢?

现在想起来,我那个时候之所以有胆量抛弃一切,是因为我知道,我有一张底牌:不管我落到怎样一个境地,总会有人收留我,即使我去拉车,去扫大街。我的爸爸妈妈永远使我没有后顾之忧,他们永远都不会拒绝我。

后来,母亲去世之后,我难过了很多年。我知道,我身后的这堵墙没有了。

好在当时,我的身后有妈妈的支持,所以办起事来从不计后果。

妈妈责骂归责骂,但是,我是她身上的肉,她总会疼爱我,为我着急,最后,连急得暴跳如雷的父亲,在把我骂得狗血喷头之后,也开始为我想办法,让我在万不得已的情况下,去北京找他的一个战友。(这个叔叔是爸爸在三五四一部队的战友,爸爸当团俱乐部主任的时候,那位叔叔是二营的营长)当时,这位叔叔正在北京组建武警部队。而且,据我所知,武警要成立一个电视剧部。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我和刘晓庆——不得不说的故事》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