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刘晓庆——不得不说的故事》

我被借调到武警总部

作者:中国人物纪实

由于爸爸的努力,通过张叔叔,我被以搞创作为名借调到北京武警总部。

这个时候。关于私演私分的问题还没有查清楚,所以还不好给我什么明确的结论。另外,也没有什么理由不让我去参与武警总部的创作,因此,我的借调还算顺利。

虽然我被借调到北京,但还是要经常往长影跑,因为我要不时地去交代关于私演私分的问题,而对于武警总部这边,我又得丝毫不露口风。

因为刘晓庆的房间里有电话,所以我经常四处找电话打给刘晓庆。为了不在武警总部造成不好的影响,我都是晚上去电报大楼打。如果是在长春,就找我的好朋友邢某某,因为他爸爸是军区的,可以在他那儿挂军线。有时甚至去找和我一起演过戏的王某某的弟弟,他的弟弟在吉林省铁路局,在那里挂铁路专线也不花钱。反正,从东忙到西,又从西忙到东,就是为了打一个电话。

从刘晓庆的信里看,他们就要结束在阿里河的工作了。记得她的信里有这样一段话,“我真忍受不了我那个众所周知的朋友在我到北京的时候不来接我……

所以,一想到摄制组到北京之后,大家都各奔东西,只留下无家可归的刘晓庆一个人站在空荡荡的站台上的情景,我就会有说不出的难受,我知道她的性格,这个时候,她会非常软弱。

尽管厂里又捎信来叫我回去,可我不能不去接刘晓庆。

那天很早,我就到北京站买了一张票,从北京跑到山海关,因为我算计着他们坐的那趟车要从山海关经过,当他们那趟列车到了山海关的时候,我又买了张票,和他们一起回北京。

我猜得果然不错,他们坐的就是这趟车。还没走到卧铺车厢,在过道里,我就发现有摄制组的人在那里亲热地告别,刚迈进卧铺车厢,就听到了刘晓庆的声音。我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在那里找人。

当我转回来的时候,她一下子看到我了。

哈哈!把她乐的。

不久,我也被发现了。北影厂的同志已经觉出我很面熟。他们感到奇怪,为什么坐在斜对面儿的那个人让刘晓庆那么分心?

我不得不转到另一个车厢,我刚到,刘晓庆就追了过来,那股兴奋劲儿就甭提了。

火车停在北京北站,这个车站我从没来过,只有一些往西北部开的列车从这里经过。

下车的人都走光了,站台上只剩下我和刘晓庆。我们去哪儿呢?

武警总部?不可能,因为我在那里也是和别人一起住在办公室。再说,刘晓庆进武警大院?哼,那又是个大新闻。

想来想去,想到了刘晓庆的大表哥,对!去大表哥那儿!

刘晓庆的大表哥是个很不错的人,即使我和刘晓庆分开这么多年,我仍然还记得她的大表哥,大表嫂,还有他们的女儿苗苗。

说起来,她的大表哥是个英雄人物。

年龄大一点的人都记得这样一件事情五十年代,印尼政府搞了一次排华运动,他们把中国留学生和大使馆的工作人员都抓了起来,关进了监狱。那些中国人在狱中和他们进行了坚贞不屈的斗争,她的大表哥就是其中一员,现在已经很少有人提到这件事情了,可是,在我的眼里,大表哥依然是个勇士。

大表哥很聪明,有一个夸张的大脑壳,而且,那宽宽的额头里装的全是智慧。大嫂也是个朴素而善良的人,我对她的印象一直很好。即使后来我们家里发生变故,刘晓庆把很多东西部拿到大哥大嫂家的时候,我良并没有恨他们.因为大表哥也是左右为难,有些事情,父母都说不了的,作为一个大表哥又能说什么呢?况且,小的时候,大表哥是刘晓庆的妈妈带大的,他们的感情又非同寻常。虽然我想,大嫂可能不赞成后来发生的事情,可是没办法,她也是家族的成员,不能胳膊时朝外拐。虽然他们没说,我囱能猜想得出他们的态度。因此,即使在今天,我也很感谢他们。

我们就这样来到了大表哥家。那里虽然不太宽敞,但是很安定。他们住在一个大院里,有一个很漂亮很快乐的小女儿。

我和大表哥很谈得来,对很多事情的看法是一样的。

在大表哥家里住的那几天是很安定的,只是他们院的大门太难进了,每次去,都要大表哥或大表嫂出来接我们,非常不方便,久而久之,毕竟太叨扰人家了,我们还得再想办法。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我和刘晓庆——不得不说的故事》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