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刘晓庆——不得不说的故事》

地毯

作者:中国人物纪实

虽然九号楼的房子依然是空空荡荡的,但是对于几年来颠沛流离、无家可归的我们来说,那喜悦却是掩饰不住的。我们毕竟有了一套自己的房子,而且,不管准来,我们都可以到另外一个房间里回避,不必躲出去,也不必再藏在立柜里了。

不知为什么,厂里总是给武警总部去函和打电话,三番五次地催我回去,我想,反正不是什么好事。

尽管在北京,好像私演私分的事情已经无人过问了,可是在长春,这场风暴还没有过去。再说,厂里查私演私分并不是主要目的,对于我的外调,电是醉翁之意不在酒。

这个时候,北京已进入了初冬,过不了多久,我就要回长春去了。是祸是福,还不能得知…

走之前,我一直和刘晓庆为我们这个家在到处采购着,听人说,在农展馆有一个地毯展销会,我们兴致勃勃地赴去了。

那时大气已经开始冷了,树叶也都掉光厂。虽然很晴朗,但是太阳在南极快乐的度假生活,使它忘记了我们这些北方的朋友那远远瞥来的目光,不但没有丝毫热情,反而还带着几分凉意,北京的风也是不小的。虽然没有扬起漫大的风沙,但是刮在身上,也会激起阵阵寒意…

去的时候,我还有心情留意一一下大空,可是回来的时候,我们把一切都抛在了脑后。

我们在农展馆里四处挑选着,看着,不断地比较着,从花色到品种,从质量到价钱:一下子,我们买了三幅地毯,一幅红色的,一幅圆形的艺术地毯,还有一幅机织的大块灰色地毯。

当几经周折把新地毯铺在地上之后、我们被那种铺就的清洁、温馨与浪漫的感觉所陶醉了,在地毯上乐得直打滚儿。当天晚上,我们睡在了地毯用整个身体去感受那种簇新的温柔感。

刘晓庆表现得像一个十足的贪财鬼,她坐在地毯上都不愿意起来。呵,她那高兴劲儿!

在她的心里所描绘的幸福生活和今天的幸福生活是不一样的。她没有想到我们今后会分手,她没有想到这几块地毯会在她脑乙目中失去应有的价值,她也没有想到,今后的生活会使她成为一个亿万富婆。如果她知道有朝一日会成为亿万富婆的话,那几块地毯又算什么呢?

如今,这些地毯已经旧了,但是,这些旧地毯还和我在一起,我仍然像对一个老朋友那样对待它们,希望它们带给我好的运气,也希望它们记住所有的故事。

这八年来,是中国人流行装修的八年,可是不知为什么,我却总也提不起装修的兴趣,即使我有了这个能力,我也不愿意去改变那一切。也可能这和我的性格有关,我喜欢旧的东西,喜欢那些和我孤独地经历过许多事情的东西,就像这几块地毯。

虽然我已经把这几块破旧的肮脏的地毯卷了起来,但是我希望,能够有那么一天,我会把它们全打开,重新洗得干干净净。

世上的人也可能分成这么两部分:有一部分人从来不回头看,勇往直前,凡是用过的、经过的,一切成为过去的东西,他们想都不想,看也不看,就扔在脑后,这些人往往会功成名就;另外一些人,他们总是记得别人好的地方,总是留恋过去,忘不了和朋友们一起度过的日子,可是,这些人会渐渐地被过去的日子束缚住了,不管生活多么困苦,他们依然很忠实。

小的时候,好多人跟我讲,有的人属狗,有的人属猫。

也许,我和刘晓庆确实是不合适的。也可能,我真的属狗。有句话讲,“狗不嫌家贫”;也可能她是属猫的,只要一闻到腥味儿,她就奔腥而去,再也不回来了。

不管是属猫的还是属狗的,反正人们都在经常提着一句话。“好人一生平安”,我觉得,这也是人们自我安慰的一种办法,也是一种新阿0精神。

这个世界上,属猫的人永远在前进,把那些过去的事情扔给那些属狗的人去珍藏,而那些属狗的人情愿终身在那里守候着,不管刮风还是下雨,不管饥饿还是病痛,他们永远不会去垂涎人家的佳肴,他们也从来不去幻想霓虹闪烁的地方。

猫也好,狗也好,他们都会有子孙后代,都会绵延不断地繁殖下去。也可能正是因为有了这种分化,社会才能进步。

大家都去当猫,谁来守卫那个千疮百孔的烂摊子?

哼,有很多事情,说是说不清楚的,自己去想吧!

由于买了新地毯,我们高兴得忘乎所以,在地毯上演节目。在地毯上互相推操着,我们笑啊,闹啊……就在这个时候,有人在喊:“刘晓庆电话。”她不得不爬起来,十分不情愿地去接这个电话。

当她接完电话回来的时候,从她的脸上看得出:发生了事情。

什么事情?

赵雅氓要来!

原来,赵雅氓正好拍完戏路过北京,要来见刘晓庆。这对于我和刘晓庆如同晴天霹雳一般。因为,我是愧对赵雅氓的;刘晓庆也一样。在赵雅氓面前,我们都觉得矮了一截。

既然人家要来,我们就要以礼相待。我也自然不能留在这里了

我很简单地打点了行李,慌乱地离开了九号楼。

关于赵雅抿和刘晓庆的相见,在刘晓庆的书里都写过了,这件事我从来没有问过雅玩,也不知道她说的对不对。唉!反正是各有各的说法嘛!

我急急忙忙地赶往车站,要在赵雅氓到长春之前赶回长春,况且,厂里已经三番五次地催我了。

在我离开九号楼,走到北太平庄上公共汽车的路上,我深深地觉得,这一辈子,我最对不起的就是赵雅氓了。

我真的元话可说。

说什么?还涎着脸说?

很多年以后,我调到了北影,有很多次在晚上的时候,我只.身一人从北影走到北太平庄,也有很多次是带着儿子走的。

在北影朦胧的夜色中,在北影被照得雪亮的车道中间,我一直不会忘记那天晚上我走过时的情景,我似乎总能看见自己匆匆忙忙地走出厂门的身影;也总能记得我们第一次拍(无情的情人),大队人马在北影厂门口集合的情景;也总能想得起,小雨中,我领着儿子,逃避着那可能出现的恶人要挟的情景……

人总是有记忆的,有很多事情真的就像烙印一样烙在你的思想上,不管你怎么揉,怎么搓,怎么抖,它永远都离不开你。

感谢这些记忆。真的。

正因为有了这些痛苦的记忆,才能对比出生活的甜蜜。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我和刘晓庆——不得不说的故事》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