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刘晓庆——不得不说的故事》

众志成城

作者:中国人物纪实

回到了长春,情况变得对我越来越不利。也不知是外调人员调回来的材料,还是从什么地方透露出来的信息,几乎厂里传遍了刘晓庆在和某位领导的儿子谈恋爱的消息,据说两个人本来感情很好,因为陈国军的出现,破坏了两人的感情,所以使那位领导特别恼火。而且,据说某办公室还打电话到了中共吉林省委,省委把这个意见转达给了厂领导,认为这件事不仅影响了长影。还影响到省里的一些正常工作。这样一来,我就成了别人的第三者!

呵呵……

这些可能是传言,但是,万一是真的呢?准又会去核实这些话的真假呢?万一是真的,带来的东西不言而喻。因此,我成了许多人憎恨的目标,你自己好好的日子不过,又去扯七扯八,真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

总而言之,这些风言风语形成了一种“老鼠过街,人人喊打”的局势。而且,根据外调组调来的材料,更进一步地证实了陈国军对组织是不老实的,他没有跟组织说实活。

当时厂里已经决定,不让我上任何戏,也不允许我私自外出。当然,这些都是以后朋友们告诉我的,当时对于这一切,我都蒙在鼓里。每次,我总是以父母生病为由,以回佳木斯为借日,跑到北京去。

赵雅抿从北京回来了,对在北京同刘晓庆的见面只字未谈。我们两个都知道,离婚对于我们俩来说,只剩下早晚的问题了。

回到厂里,赵雅氓也深深地感到了这种来自四面八方的压力,有许多人在打抱不平,谁知道他们的真实目的是什么。他们好像是在为雅氓出气,其实雅氓心里很明白,他们不过是拿这件事作借口而已。

或许是生活太平淡了,人们总希望有些什么事情能够点缀这平淡的生活。也只有这样,那无话的夫妻才有话可谈;也只有这样,家里才能制造出兴高采烈的气氛。总之,厂里从上到下,从老及幼,都在指责我,说我是现代的陈世美。

在我们这一代人中,我是第一个要走人离婚行列的人,那当然是冒天下之大不题。所以那个时候,我和刘晓庆的感情面对的是整个社会的阻碍。

很多人又捡起了那个古老的传说,我成了众人唾弃的陈世美。不是有句活吗?“出头的椽子先烂。”况且,这件事本身就是一个烂椽子,又出了头,怎么会不烂呢?

人们常说,“木秀于林,风必摧之”。我和刘晓庆的关系,怎么能说是木秀于林呢?不过是新鲜事物,在当时,的确给人们带来了冲击。

不是有那么一句后吗?“人元压力轻飘飘,井无压力不喷油。”

其实,有很多事情都要感谢逆境。所有成功的人几乎都不是一帆风顺的.也可能正是这种逆境,恰恰帮助了他们。试想,如果没有那么多街头巷尾的言传,没有对《我的路》的批评,能有今天的刘晓庆吗?

再说,当时那种公众的指责,不仅没有使我退缩,反而激发了我骨子里的好斗性。用我妈妈的话讲,我天生就是个犟种,总是愿意干和别人不一样的事情,而且,别人的不同意见,反而会激起我的逆反心理。

可能在这一点上,我和刘晓庆在骨干里是相同的。这种来自客观环境的压力,对我来说,不仅不能形成打击,反而是一种激励,是一种营养,试想,如果当年我和刘晓庆之间的事是一帆风顺的话,可能最终这段感情也会自生自灭也可能正是因为有这种逆境,才使我们贴得更紧了。

但是,当这种患难的日子结束厂,该共同安乐的时候,就走不到一一起了。所以,人是能共患难的,但是不一定能共安乐。

也许正是因为这种同仇敌汽的声讨,帮了我们的忙,同时。也造成厂日后的悲剧。

我又一次撒谎回佳木斯,因为快过春节了。

这时,赵雅氓对我的走,已经不在意了。也可能她曾经尽全力挽回过,看到我仍旧毫无悔改之意,也伤了她的心。用她的话讲,你早早晚晚一定会和刘晓庆分开的,刘晓庆这种人不会忠实于爱情…

我当时还极力地反驳她,说:“你不了解她。”

可是赵雅氓说:“我凭女人的直觉。不信?走着瞧。”

山许真的不可以忽视女性的直觉,多少年以后的事情,被赵雅氓不幸而言中了。

可是,当时的我丝毫没有在意这句话。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我和刘晓庆——不得不说的故事》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