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刘晓庆——不得不说的故事》

停职反省的日子

作者:中国人物纪实

火车终于到了齐齐哈尔。

这时的齐齐哈尔已经很凉了。在火车上经过将近三大的跋涉,我们从潮湿阴暗的成都来到了千里冰封、万里雪飘的齐齐哈尔,来到了只要张嘴说话,嘴里就会吐出长长白气的冬季的北方。

我们在车站停留了半天,我把她送上下开往阿里河的火车。

当火车喷着白雾消失在茫茫的夜色中以后,我离开了站台。当时,站台上只有我一个人,连搬运工都看不到,当我走到剪票口的时候,发现连剪票员都冻得没有出来。本来嘛,短途车没有几个人坐,又是这么冷的天,准会在乎这几张站台票呢?

我走进了候车室,发现里面挤满了人,所有的座位都被人占了,我的车是在第二大凌晨四点钟,可现在还不到十点。我在候车室的过道里踱着步,可是连日的劳累使我无法坚持这样踱下去,只好从包里拿出几张报纸,找了块干净的地方,坐了下来。

就这样,我靠着墙睡着了。

不知什么时候,我由坐着,变成了躺着。

我一次一次地被冻醒,把周身上下的衣服裹得紧紧的,可是在这冰冷的地上,我想睡也睡不着,脑子里却什么也想不了,大概,我的大脑也被冻住了。

其实,想又有什么用呢?即使不想,我也知道,回长春等待我的将是什么。

夜已经深了。不知不觉,我的周围又躺了许多人。大家都蟋缩着身子,在那里瑟瑟发抖。我看着候车室大门那儿露着的大缝,不时地有冷风冒着白气从那里钻进来,我的思想、我的慾望、我的希望、我的感情也都在这深冬的夜晚,被冻得麻痹了。

未来会是什么样子?我真的不知道,也不敢去想。

一切果然不出所料。一回到长春,我就被告之,任何地方也不许去。即使我真的回家看望我的父母,也必须经过厂里领导的同意。

当时,我对长影厂的领导非常怨恨。现在想一想,也不能怨他们。也可能他们觉得自己是在做一件好事情,所以才对我那么严厉。

关于我和刘晓庆的舆论是铺天盖地的,而且,我的私演私分的材料,也全部整理齐全了。我在等着组织上对我的处理,在这段期间,我几乎不能上任何戏,不管是厂里的,还是外面的,我已经被停职反省了。

记忆中的那段日子,好像整天要做的事就是坐在剧团门口的阳台上,望着来来往往上班下班的人们,望着匆匆忙忙去摄影棚工作的演员,望着那些因为各种各样的事而在脸上洋溢着快乐的人们……

我孤零零地坐在那里,不想和任何人说话,只是呆呆地望着门前的那条路。至于为什么我要盯着它不放,谁都说不清楚,包括我自己在内。

一九九七年,我为《飘雪》做录音的时候,又来到了长影厂。

我依旧坐在那个阳台上望着,希望能够望见我过去的影子。可是,熙熙攘攘的人没有了,天上下着稀稀落落的春雨……

随着多年来电影的不景气,长影也渐渐地萧条了,没有了往日那种热火朝天的景象,取而代之的是清冷和安静。只有那些小松树,已经长得很高很高了。

时过境迁。虽然现在看起来,一切都是那么漫不经心,可当时这座红砖小楼确实使我心惊肉跳。

组织上找我谈话,非常不客气他说:“你的问题是严重的,而且,是从人大转过来的文件”。

天知道,什么时候从人大转出了什么文件,具体到现在我也不清楚。

“而且,你的态度是不老实的,对组织一再撒谎。你的材料组织上已经基本掌握,现在就要看你的态度了。如果你的态度不好,有可能要开除党籍,甚至,受到刑事处理”。

领导的一番话,的确使我有些惊恐,因为他们谈到了党籍,谈到了刑事处理。

党籍在那个年代甚至是比生命还要重要的事情。如果被开除党籍,那么我这一生就全完了。而且,我也确实不想离开党。因为我的入党并不是没有丝毫思想基础的突击入党,我付出了那么多的辛苦,接受了党组织那么多次的考验,才在当兵四年之后,加入了党组织,成了一名共产党员。出生在革命军人家庭里的我,从小就受正统的教育,在我的心目中,党是最重要的。被开除出党,这是连想都不敢想的问题。

除此之外,还有刑事处理。究竟是怎样的刑事处理呢?我不得不想这个问题。

其实,我并不太清楚刑事处理的含义。我的一位老师告诉我,“国军,你可要小心哟,你还知道咱们厂关于《芦笙恋歌》的故事吗”。

《芦笙恋歌》!

在没迸长影之前,我就听过那首好听的《芦笙恋歌》:“阿哥阿妹,情意长,好像那流水,日夜淌;流水也有时尽,阿妹,阿哥永远在你身旁.

关于这个电影的故事,我也听到了。故事中的男女演员,发生了恋情,被女演员的丈夫得知后上告了。

大家还给我具体描述了详细的情节。

影片拍完了,还进行了补拍,当录完音,看完样片以后,暗房的灯亮了,一个人走过来问导演:“导演,这个戏再不补了吧?”

导演说,“可以了,不再补了。”

导演的话音未落,不远处站起几个人来,走到男演员身边。向他出示了逮捕证,把男演员带走了。接下来,就是几年的有期徒刑。

虽然经历了“文化大革命”,但是,这个故事,还是流传了很广。人们把它作为一个警钟,不停地敲打着那些在感情生活中越轨的人们。

这个故事,和我的事差不多。

由于“文化大革命”的缘故,这样的事已经很少听说了。所以这种事情是否会受到刑事处理,谁都不知道。

那时候,我听说过很多在艺术上很有造诣的艺术家、就是因为生活问题,被抓了起来,他们不是被开除公职,下乡去喂牲口,就是在监狱里结束自己的余生。

在这种时候,我感觉到很恐惧,脊背一阵阵地发凉。

不知道为什么,父母也知道了这个消息,他们带着我儿子到长春来看我。

父母的心情我是理解的,虽然理解得很晚,但如今,我已经彻底明白了他们的想法…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我和刘晓庆——不得不说的故事》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