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刘晓庆——不得不说的故事》

关于母亲的回忆

作者:中国人物纪实

在一九六一年自然灾害的时候,刚刚记事的我清楚地记得妈妈是怎样带我们走过那苦难的岁月的。

冬天,家里要烧炉于取暖。因为白天妈妈要去上班,就晚上出去找些柴火来,记得当时,十一二岁的大哥和八岁的我跟母亲一起去拉木头,我二哥则留在家里看弟弟我的二哥为了能够照顾好弟弟,甚至把学得很好的功课都丢下厂,专门在家看孩子。

我永远都不会忘记东北冬天的晚上天是那样冷,月光照在雪地上,到处是一片惨白,妈妈和大哥拉着托朋友买来的木头,在雪地上往家里拖我跟在后面,不停地跑着那月反,我义怎么能忘呢?

那时候,家里每天的饭食,不是豆饼,就是酱油渣滓,再不就是几片冻甜菜,过生日的时候,才是一个纯棒于面儿的窝头那时,每当粮店甲开始卖粮的时候,我们都是早早地拉着小爬犁去排队,争取早一分钟把粮食买回来下锅,让大家吃上一顿好饭。

当时,都是大哥二哥拉着爬犁,我拿着油瓶子,一路往家甲跑。哥哥告诉我,这是咱们全家的油,千万不要打了,那也就是半斤油吧!

哥哥们着急惶惶地往家里跑,我用手撂着油瓶子,心里念叨着,不能洒啊,不能洒!这是全家的油啊!可是,跑回家,当我想把油瓶放在桌子上的时候,我的手却张不开了。

记得妈妈哭着扑过来,把我的小手从油瓶子上掰开,放到她的脸上。想用她的体温暖我的手:妈妈的脸是那么漂亮妈妈的脸是那么温暖,妈妈哭着,哭着……那泪水止也止不住……

即使命天,已经算是走过半辈子的我,一想到母亲当年的泪水,我依然觉得嗓子发紧,这种几时的感觉,并没有随着年龄的增长而淡漠,反而愈加强烈。我敢说,这是世界上最珍贵的东西,妈妈的爱是最真挚最纯洁的,妈妈的泪水是这世上最圣洁最珍贵的东西,尽管母亲早已远离我而去,可是,妈妈留给我的那一腔热血,还在我的体内突兀奔涌,伴我度过我的生命……其实,母亲永远都不会离我而去,她的微笑,她的圣洁的泪水永远贴着我的心……当年的那个我,并不缺乏对母亲的这番深情,可是,我总觉得妈妈的生命会像那松花江的水,永远也流不尽。我一宝会有一个机会,在未来的日子里,让我那样好……那样好地来弥补我对妈妈的歉疚,我已养了儿,也知父母恩,可是,在那些我永远不能原谅自己的日子里,竟然还让妈妈在那里为我难过地哭着,哭着……

我还是人吗?我上不敬父母,下不养妻儿,堂堂七尺男儿。对天对地,我对得起谁啊!难道父母那么多年的辛苦,就是为了养我这么一个不孝的儿子吗?唉!我是怎样一个人啊!我……真是……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

我不得不停下来,因为我实在写不下去了。

我心里真的很难受。尤其是当这一切往事都成过去,父母已经远离我们的时候。

当年的两个家都不复存在了。雅抿已经远渡重洋,到日本去留学,去工作了;刘晓庆又开始了她新的生活,只有我还沉浸在往事的回忆中。我之所以想把这些告诉所有善良的人,是因为。在我的故事里,或多或少会找到他们的影子,哪怕是一点点的感受,一点点的启发也好。因为,生命对于我们是宝贵的,我们真的要珍惜它,而不应该去浪费它。

你想想,我们今天活在这个社会上,每个人都有爸爸,有爷爷,有大爷爷……我们接受了多少祖先的遗传,我们的身上积淀了多少先辈们做的但至今还不为人知的伟大的事情?尽管我们无法说清楚,但是,既然是这样一个浩大的工程才造就了不可替代的我们,那么,我们又有什么理由不珍惜自己的生命呢?

这当然又是题外话了,还是不要说得大远吧!

在长影那些不眠的夜晚,父母的存在真的说服了我,真的使我那坚定的信念有所动摇。面对这样的形势,准也不知道今后会是什么样。

也许,我是不是太自私了?我也真的拖累了刘晓庆?因为我爱她,所以我牢牢地抓住她不放?我把她拴在我身边的时间太长了?

爱是什么?不是有人说,爱是奉献吗?

好!既然我爱她,我就应该给她一个选择的机会,也让她好好想一想,她是不是也为了爱我才这样做的?我爱她,当然希望她高兴,我不希望自己成为人家感情的累赘。

也许,这会是一个解决的办法!

抽了…个机会,刘晓庆找了一个借口,从加格达奇回到了北京,我也利用星期六、星期天的时间,到北京去见了她。

这回见面没有更多热情的东西,大家把所有可能发生的情况都摆在了面前。听了我们自己的分析,我们也不寒而栗。

我们谈到了,万一我不能离婚,或者万一我调离不开长影,或者万一我被刑事处理回佳木斯,成了一个清洁工人,或者是拉小车的……所有的万一部谈到了,刘晓庆的信心却比以往更坚固厂,越是这个时候她表现得越是坚定,越是优秀

在分手的时候,刘晓庆突然问了我一句话:“那,钱怎么办?她的问话使我一惊,但是,我马上明白了她的意思,尽管刘晓庆那么坚定地鼓励我,或者说鼓励她自己坚持下去,可是,她也做了分手的准备。

钱怎么办?嗅,就是我们在一起演出挣的所有的钱…

记得有。次,在她的大表哥那儿,我们几个人曾经也谈到过存款和钱的问题。她的大表哥还特地把刘晓庆叫出去,对刘晓庆说,“你为什么当着陈国军谈这些钱?”

刘晓庆反问:“你以为这些钱都是我的吗”

当然,这些话是刘晓庆后来告诉我的。

这一次,刘晓庆又谈到了钱,也可能,她渭,子里也怀疑我们是否能走到一起,有些事情也该善后了…

“哼!什么钱?钱你都留着吧:.钱本来就不多,加在一起也不到两万。全给你吧!

刘晓庆显然对我的回答感到出乎意料我还记得她当时看我的样子,她完全没有想到我会这样回答。

没等她张嘴,我接着说,“不管怎样,我们毕竟好过一场。这些钱你留在身边,或许不知什么时候,你的身边没有了我,这些钱会帮你的忙。你永远把它留着吧。

也可能,是我当初的这些话深深地感动了刘晓庆她伸出手来紧紧地抓注了我的干,看得出来,她的眼睛湿润了

她抽了一下鼻子,又做出那顽皮的样子对我说:“你想跑啊!哼!你甭想!我不会放过你的,我也不会让你离开的。

在熙熙攘攘的人群里,我们互相馍着对方的手,一直走到了公共汽车站。

说实在的,我深知你对我的重要,失去你就等于失去了生命。我一生中最好的幸福的时刻是同你一起度过的,我将永远永远不会忘记你。如果你真的被开除了党籍,到了一个偏远的地方,我决不会抛弃你,可是,为了你的前途,你自己的前途,你喜爱的事业,你自己怎么办?何去何从?

哥们,我爱你,胜过于爱世界上任何人!我坚信,你一辈子、下辈子,永远也不会找到比我更爱你的人了!不管我们将来怎么样,你只要记住一句话:当你的儿子长大的时候。你要告诉他,选择爱人一定要慎重,不要轻易地使自己失去自由,不要轻率地给自己带上镣铐。

没有你,我不会活很大的,因为我们是真心地相爱,你对我那么好,我时常为我拥有这样纯真的爱而自豪,我觉得我真有福气,一个女人一辈子获得一次这样的爱情也就不在活一世人我因此而感谢你,我想,我再也不会遇到像你这样爱我的人了,多么遗憾啊…

也许,我是现令女人中最不俗气,最富有真挚感情的一个吧!也许正是由于这一点,我害了你,把我俩害得好苦,可是,我是多么好啊,我那么懂感情,那么懂得你,那么温柔,那么体贴,我们在夜里又是那么合拍……也许就是由于我们太合适了所以为社会所不容吧?

你不要难过一切都会成为过去,当一切成为过去的时候。我们会把它当成笑话来讲我将来一定写成一部传记。一部血与泪的历史,我将正确而公正地评价赵,评价她为了爱自己而给我们带来深重的伤害我要写一部轰动世界的书!

我决定了你走吧,调走!不是调往好的地方,而是调往坏的地方,目前对你来说只有一条出路,就是调走。但是调往好的地方,你们单位是决不会放的,尤其是离北京近的所在。如果你继续留在单位,那么开除党籍是无疑的.开除了党籍又离不了婚,这就是你的不幸。我又不能帮助你,我想,你去伊春也不错,只要你调走,获得自由,下一部片子我就可把你借出来。我仔细想过了,我离开你不能活,一个人一生只能爱一次,而爱是不能代替的,关键是要你们单位放,随便去哪儿都可以,;

至于哪里,你自己衡量吧。要想好理由,普遍撒网,一调到新单位就带着问题去,交上你和赵二人签字的离婚报告,请他们审批,因为是双方同意,事情比较好办,而且你切记要将离婚的主动方面推给赵,这样才对你有利。这些事以后再说。

我下一部一定上合拍片,只要你获得自由,想办法把你借出来,可以借一年,多长时间都可以。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我和刘晓庆——不得不说的故事》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