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刘晓庆——不得不说的故事》

我和赵雅氓

作者:中国人物纪实

一九八工年的我已经结婚了。

那时我的妻子,就是长影的一名演员,叫赵雅氓,她是个很不错的女孩儿。

谈到这里,我常常会有不知如何是好的感觉。因为我的第一个妻子是一个好人,一个心地善良的漂亮女人。过了这么多年。我依然觉得对不起她,因为是我首先做了对不起她的事情,是我违背了自己当初的诺言,是我离开了她,离开了我的儿子。

这么多年过去了,当我的第二次婚姻出现破裂的时候,我甚至觉得这是老天的一种惩罚,是人们所说的一种报应。这种因果的轮回使我沉默了许多年,许多年……

即使我受了别人的伤害,但当初我也曾伤害过别人,那么这不是一报还一报吗?

也许正因为如此,在我现在开始讲我的故事的时候,我仍然觉得不光彩,我曾经也是一个负心人,也可能就是大家说的那种陈世美,这种想法让我很久没有开口的勇气。

中国的事情很怪。由于中国经历了过于漫长的封建社会,有许多老祖宗扔下来的东西会渗透到我们的生活当中,把我们缠绕得透不过气来。我们在这些看不见的绳索的羁绊下生存着,当我们的行为超出了这些绳索限定的范围的时候,所有的人,包括我们自己都会马上怀疑自己行动的正确性,而缩手缩脚不敢越雷池门一步。

我的家庭教育也是很传统的“。

现在想起来很有意思,我的父亲曾经非常自得地和他的战友们夸耀:“你看我的儿子,处一个女朋友就成了。”谈起来,觉得未免有些可笑,但当时,这一切都发生得那样真挚,都说得那样由衷。

后来,父亲去世之前不久,我曾经和父亲有过谈话。

我说:“为什么买前于买萝上还要挑一挑,而找爱人这么重大的事情,却连个挑选和比较都没有呢、

爸爸没有回答我。

在中国的很长一段历史当中,男女之间的事情永远是一个禁区,尤其是像我们这些在“文化大革命”当中,接受这种阶级斗争观念的人,越发对男女之间的私情处于一种近乎“文育”的状态,更谈不到什么爱情了。

那时大家找爱人,除了一种朦胧的生理需要以外.大多数情况是在随波逐流。因为年轻人都要找爱人,都要成家,大家都人这样做,而为什么成家?成家之中的感情色彩又有多少?似乎没有人探究。隔壁的人要结婚,所以我也要结婚。这样一来,人们对对方的选择就是一种肤浅的、莫名其妙的、本能的挑选,而往往忽视了文化、性格、知识的差异,结婚的人除了人类原始的生理需要,更带有一种附庸风雅的情调。

对于我的婚姻,我想说的——就是现在大家都经常讲的一句话一一一“初恋时,我们不懂爱情”,这不是开脱,而是一种实事求是,因为当时就是这样。

对于赵雅氓,我至今仍然很佩服她的善良。

我记得最清楚的是,赵雅氓对于我的父亲母亲、我的兄弟、我的家人非常好,可有时却对我无端地发些脾气我当时很为这件事情苦恼。

过了这么多年,我才明白了,其实,她这种脾气,不过是女孩子的撒娇,或者是因为她希望得到你的认同。她希望你能明白她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你,可当时的我确实不明白,为什么就仅仅对我是这样,为什么总跟我吵架呢?”

这种双方都很年轻的、直白的、未加修饰的感情,这种在发泄中的反色彩的爱,也是当时我所不能领悟和体会的。如果我当时领悟和体会了这一点,可能我的生活就不会成为现在这样。

我之所以要说这么多,是想告诉大家,我也曾经伤害过别人,如同别人伤害我一样。

尽管和赵雅氓已经分开多年了,但是心中对于她的歉意,仍旧长久不能平复。

有人说,时间是治疗感情伤痛的唯一办法。其实,在每个人的生命中,许多事情,根本无法随着时间的流逝而渐渐淡漠。用时间来治愈创伤,不过是人类自己欺骗自己、自己安慰自己罢了。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我和刘晓庆——不得不说的故事》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