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刘晓庆——不得不说的故事》

离婚了,我没有喜悦

作者:中国人物纪实

躺在那张刘晓庆专门为我买的,一再坚持让我第一个睡的大床上,我双手托着头遇想。刘晓庆被叫到门口的收发室去接电话了。

我是两天前到北京的。这时已经是一九八四年的五月了。

从一九八二年四月到现在已经两年有余了,这风风雨雨,坎坎坷坷的两年使我懂得了许多东西。无论在事业上还是政治生活中,好像都长大了不少。更主要是在感情生活中,经历了以前连想都不敢想的波折。

虽然现在我已经拿到了和赵雅氓的离婚协议书,从法律意义上来说,已经是一个自由的公民,和刘晓庆在一起,也没有什么可自责的了。可是,我的内心却远不是这样简单,即使是睡在北京这张舒服的大床上,我仍然放心不下。

首先,在我的政治生命中,有了一个党内警告处分。这个处分能否撤销?将来在什么地方撤销?都是一个未知数。

不管我怎样阻拦,思绪总是会脱离现在的环境。飘到很远很远的地方。

我的儿子虽然现在还在我的父母身边,但是按照离婚协议,早晚还要归他的母亲,想一想父母将要把孙子送走的情景,真是让人心都碎了。

我的思想不时地飞回那长春的宿舍,想起那张二哥用无缝钢管焊成的铁床,爸爸的战友包叔叔为祝贺我和赵雅珉结婚送的立柜,那个我自己用办公桌改的写字台,还何那用油漆漆得红红的水泥地,当然,最重要的还是那个屋子的主人,我的前妻——赵雅氓。

人,真的很怪。

我当初要离婚,完全是为了纯真的爱悄我们历尽了千辛万苦才走到一起来,真的应该感到高兴,真的应该让无忧无虑的笑声驱散那长久漂浮在我们天空的乌云,可是,当这一天真的到来的时候,天空却远不像想像中那么晴朗。

在骨干里,我没有一点欢庆胜利的喜悦,甚至连一点点得意心理都没有,可能,当我把这些问题提出来,让自己回答的时候,我会给自己找出很多理由来开脱,甚至,还能从伟人的生活轨迹中找出和我类似的足迹来安抚自己的灵魂。我可以安慰自己说,这只是生活中一个无关痛痒的小插曲,并不会阻碍我的生命交响乐继续进行下去,可是,当这些理性的安慰消失的时候,我的潜意识总是不断地暗示我:你做了一件伤天害理的事情…

在我到北京后的很长一段时期内,我都被这种心情笼罩着。

我知道,自己再也不能像以前那样,大言不惭地拍着胸脯标榜些什么了;而且也知道,我再也不能在任何目光下都高高地抬着头了…

那些充满了鄙视和轻蔑的目光,会使我发自内心地肾渐形秽。尽管那些人们会保存着一些善良的愿望而不让我看到那令人难堪的眼神,但越是这样隐藏,反而越会让我难受,因为我不能够欺骗自己的感觉系统,我不能毫无羞耻感地出现在过去的老朋友身边,我甚至不敢回想过去的事情,不敢想自己的儿子,自己的父母,还有赵雅氓。

说来你可能不信,作明星的丈夫就等于成了所有人品评的话题,而这种品评中又有多少善意呢?有些人幸灾乐祸地把自己身上那唯一的优点拿出来和你做比较。哪怕是你的脚趾盖儿长得不如他;他都会像发现新大陆一样把这一点四处宣扬。你一下子发现了几乎所有的人都成了你的敌人,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四面楚歌,成了众矢之的,也成了一颗酸葡萄。有人云:傻子是幸福的。可惜我不是,作明星的丈大有许多时候真像一只热锅上的蚂蚁。你会时刻准备着在所有人面前都表现得卓越超群,给当时苦苦为你鸣不平的刘晓庆找出几出证据确凿的功绩,来证明她的慧眼。回想当初的日子,还真要谢她了。她总是那样喋喋不休地向每一个人解释,可是这种日子又能坚持多久呢?这种解释本身就已经是一种不自信了。当你面对整个社会的时候,你才会知道什么叫无能为力。况且这种面对又是一场持久战。当明星的丈夫真不是一件好差事!

门口传来了钥匙开门的声音,刘晓庆回来了…

五月,在北京已经很热了。虽然现在已近黄昏,但那种燥热的感觉依然未消。刘晓庆三下五除二地脱下衣服,躺到了床上。

这两大因为高兴,刘晓庆把一串彩灯挂在墙上。小灯泡一亮一灭的,渲染着一种说不出的情调。

记得刘晓庆曾说过,将来结婚的时候,…定要在屋子里挂满这种小灯。这句话她说过很多遍问当我们真正结婚,她真正成为我的新娘的那天晚上,我们谁也没有想起把这串小灯挂在墙上。不知是上天刻意的安排,还是什么,直到离婚的阴云再次罩在我和刘晓庆的头上的时候,我收拾东西,才在一个不起眼的角落里发现了这串破烂不堪的小灯。那个时候,这个小灯照亮的夜晚,和在这个晚上刘晓庆说过的活才迎面扑来。

我想,即使我再婚一一一因为要走完人生的路,我可能还会找一个伴侣一一一或者再结几次婚(这当然是个笑话),我都不会再有勇气把这串灯拿出来,让它照亮我的房间,照亮我的生活了。

可是,虽然没有了这种勇气,也不妨碍我把这串小灯留住。作一个纪念品。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我和刘晓庆——不得不说的故事》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