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刘晓庆——不得不说的故事》

逛沙头角

作者:中国人物纪实

这时,离刘晓庆出国还有两天了,我们没有理由让这两天过得暗淡无光,所以,就兴高采烈地一起去了沙头角。

沙头角那个一半是社会主义一半是资本主义的地方,对于很多没有出过国的人,的确有很大的勉力,大家一直想看一看什么是真正的资本主义。

那时的沙头角是可以随便走来走去的,可以到对面的街上去买东西,也没有人对你吃三喝四的,那个地方除了便宜的电器,甚至有人说,手枪都能够买得到。

没想到,兴致勃勃的我和刘晓庆却闹了很多不愉快。

初迸沙头角,一切都是那么新鲜。我时刻注意的是,这街上有没有资本主义的书,那种不受任何限制、自由出版的书籍。可是,非常遗憾的是,沙头角那么多的商店,几乎卖什么的都有,就是没有卖书的。看来,这个地方只有金钱,只有物质享受,而文化生活和精神享受是根本不存在的。

刘晓庆却对一切都那么有兴致。可是,这么多的兴致都是为了我,因为她自己马上就要去香港了,所以根本不存在为自己购物的需要。她来沙头角的唯一目的,就是要彻底地武装我一下,所以,不论到哪个店铺,她的目光总是落在男人的服饰上。

一件件地看,一件件地选,又一件件地试。

那里的衣服虽然也有大号码的,但基本是按照南方人的身材设计的,所以,我这个北方大汉很难找到合适的衣服。

本来这件事就够刘晓庆烦的了,更讨厌的是我。可是,换一个角度想上一想,刘晓庆当然希望她的丈大不仅令自己弃次,电能够让众口称赞,这样才能满足她那女人的虚荣心。

可能是因为家里困难的缘故,我一直很节俭。

说起来有人可能不信,我当兵的时候,每个月只有六块钱的津贴,可是,我一年竟能够攒五十块钱,本身,我既不抽烟,也不喝酒。这是因为我的母亲非常了解我,她知道只要我性子一上来,就会不顾一切,所以命令我:“不许抽烟,不许喝酒。你如果是我的儿子,…定要做到、、十六岁的我,记住了妈妈的这句话,而。巨一宣记了这么多年…

我平时一点儿电不讲究芽戴,所以刘晓庆平时没有一点儿机会来表达她对我的关心,所以,这次她极力想通过她给我买衣服,来表达她对我的…种情感。

可是我认为根本没这个必要,何必花这个冤枉钱呢!

现在想起来。我当时也真蠢,人家用这种行为来表达自己的爱慕、可是,你却连机会都不给入家。自然,你有爱别人的权利。别人也同样有表达爱的权利:。

其实。刘晓庆是很看重一个人的外表的。可是,她在婚姻中却选择了一个一点儿也不注重外表的我,这不能不说是她犯的一个重大的错误,也可能这一点使她在以后的日子里非常地苦恼。

当年,刘晓庆在沙头角为我买衣服,就像一个男人希望把一束鲜花送给自己心爱的女人一样,可是,我却不能理解她的心理。

一来由于找不到合适的衣服,二来我又总是在那里抱怨,所以我们的兴致越来越小,甚至有很多时候,她一定要板着脸,瞪起眼睛,做出一副不高兴的样子,才能够使我停下脚,瞎皮笑脸地走过去,把胳膊伸进她手里拿的衣服里…

哈哈,遗憾的是,那一天,我像一个试衣模特一样,从沙头角的街头,试到了沙头角的衔尾,但是,依然没有找到合适的衣服。

罢了,罢了!心到佛知。

刘晓庆的一片好意我已经心领了,可是刘晓庆依然不满足。

那一天,一切对我们来说都是那样的新鲜,塑料菜板,大包装的味素,还有当时在国内根本见不到的那种力士香皂……。当时在沙头角有那种五港元的杂货铺,有许多衣服放在外面,只要你扔给老板五港元,就可以把你挑中的衣服拿走,这些东面依然引起了刘晓庆的兴致,她在那里兴致勃勃地挑着,装着,只有在我们返回招待所的时候,我才恍然大悟,原来这些是她准备将来回佳木斯看公公婆婆时给每个人带的礼物。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我和刘晓庆——不得不说的故事》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