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刘晓庆——不得不说的故事》

在蛇口的小山上

作者:中国人物纪实

刘晓庆的出国访问很快就结束了。

我们事先和海关的人打好招呼。进到里面去接她。可是走了很远的路,还是没有接到。听说后面还有一条通道,我们又忙三忙四地赶到后面,依然不见刘晓庆的影子。我不禁担心了起来。

我知道,刘晓庆是非常顾家的,每次出国访问回来都要带大包小包的东西。我的存在更增加了她的购物慾,我也知道,如果这次我不去接她的话,她也许就回不来了。

终于,我们在铁道旁边看到了她的身影。

她拖着一个巨大的箱子。在吃力地往前挪。和她在一起的还有一个叫小顾的小姐,她后来成了我和刘晓庆的好朋友,她总是十分亲热地管我叫“大胖”,据说,是香港的一位朋友托她照顾刘晓庆,我也没有挂在心上。

其实、刘晓庆和小顾的结识也许是一个可怕的信号,也可能这就是今后生活变化的开始。现在看起来,在那时,就种下了使我和刘晓庆最后分手的种子。至于它怎样发展成了我和刘晓庆之间的巨大屏障,还是留到以后再说吧。

我们又来到了新都宾馆。

梁市长去美国还没有回来,我们感觉到在这里已经不受欢迎了,所以就连夜去了蛇口工业区,找到了香港招商局的老总。

说来也很奇怪,深圳旁边的蛇口工业区虽然也算是特区,但是却不像深圳那样属于中共广东省省委管辖,而是属于香港招商局管,也就是说,它的上属领导单位是国家交通部。

招商局是李鸿章办洋务时期搞的企业,新中国成立以后,它成了我们国家在商业、金融和交通方面一个极端新的东西。在离深圳不远的蛇口,招商局向国家要了一块土地,办了一个工业特区。它和深圳一起成了当初邓小平同志改革开放试验田的两个不同的实验品。

蛇口是当年从大陆偷渡到香港的一个最佳地点。

站在蛇口的海岸上,可以看到对面香港的灯光。当年在蛇口海滩,经常会有一些被海浪卷上来的偷渡未遂者的死尸。就是这么一个地方,在我们去的时候,已经建成了一个初具规模的中等城市。

袁庚给我的印象和梁市长一样,也是一副高大的身材,只不过他有一点文人的感觉。

当天晚上,他领着我们在蛇口工业区的海边转了一下子,聊了很多他的想法。后来,我们走到了当时蛇口的小山上,也就是现在南海酒店的所在地。他并不喜欢高楼大厦,按照他的想法。在蛇口的建筑最多不能超过四层。但是现在,这种想法也被打破了。

那一大,我们站在蛇口的小山上,海风温和地吹着,轻轻地掀起众人的衣襟。举目望去,蛇口一片灯火辉煌。

就像当年的进步知识分子站在宝塔山上的感觉一样,我们这些立志于电影改革的影人,站在蛇口的小山上,心情异常地兴奋。

在蛇口工业区,有一个了不起的改革措施,就是取消了行政领导。所有的管理人员都是大家投票选举的…

当时的蛇口也没有犯罪,虽然派出所、公安局、拘留所一应俱全,但基本上形同虚设。

袁庚把我们安顿在海边的一栋别墅里。

这栋房子全部由花岗岩建成,阳台全是落地窗,房子前面有一个小小的花园。站在花园里,可以看到海上。房子里设备一应俱全,非常方便。

我们站在窗前,非常兴奋地看着外面。

我对刘晓庆说:“如果有一大,我们能够住上这样的房子,就可以了。

她看着我,撇了撇嘴:“真是,有一天,咱们能够住上这样的房子就行了,楼上楼下,再把父母接来,又有了我们自己的孩子。我们可以在楼下招待朋友,再找一个小阿姨做饭……

那天晚上,我们睡得很晚,在那栋别墅里禁不住浮想联翩。我们兴奋地在那里做着美好的梦,就好像我们真的已经有了这样一栋别墅,真的在这样一栋别墅里招待所有的朋友,孝敬我们的父母,在这样一栋别墅里养我们自己的孩子,干我们自己的事业。

这虽然只是一个梦,但似乎我们都相信这样的梦是能够实现的,因为我们都在努力着。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我和刘晓庆——不得不说的故事》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