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刘晓庆——不得不说的故事》

礼多人也怪

作者:中国人物纪实

在蛇口的第二大,我们就签了胁议书,当时在蛇口工作的电影界的黄宋英老前辈也给了我们大力的支持。这样,影片《无情的情人》的投资由四方筹措:蛇口招商局、珠江电影制片厂、香港南方影业公司和黄宗英主持的都乐影视公司,各方投资二百万。蛇口招商局负责执行拷贝事务,珠江电影制片厂负责国内的发行,南方影业公司负责对外发行。

胁议签完了,还要等几方的人到这里签正式的合同。于是。我们又在蛇口多呆了两大,这期间小顾又回了两趟香港。当她再次回来的时候,给刘晓庆带来了许多礼物。这些礼物的确让我大为吃惊。里面有巨额港市、金银珠宝、钻石饰物……

我禁不住问刘晓庆,“为什么港商会送你这么多东西?

“你真土厂刘晓庆笑话着我,“香港有许多著名的富商,他们有捧电影明星的习惯,他们很愿意为明星花钱,而且花这种钱是没有代价的。

我的心里却不这样认为。在这个世界上.所有的付出。所有的给予,部是希望得到回报的,更何况是那些深涪此道的生意人呢?

人们不是常说“来而不往非礼也”?

我们这些穷光蛋凭什么来和那些富商们交往呢?他们一掷千金,而我们这些穷文人却阮囊羞涩。况且,我们老家有一句话。叫做“吃人家的嘴短,拿人家的手短”。他们送了这么多贵重的礼物,我也总觉得心里很不自在。

凭借当时我在刘晓庆心目中的地位,如果我断然拒绝她和富商们的这种来往的话,我想恐怕不是完全办不到。刘晓庆也许会不高兴,但是几天以后,一切风波就会过去。

也许正是因为我的潜意识里也是一个贪得元厌的家伙,我没有拒绝。

当时我也很矛盾,我的直觉告诉我,这决不是慷慨的施舍。如果是馈赠的话,那么它又过于厚重了。可是,这些确实是实实在在的钱。那厚厚的一沓,沓的港市,即使是来钱来得很快的走穴,也要走上半年才能够拿到;那些闪烁着豪光的钻石,还有那拿在手里沉甸甸的金表。项链、耳环……

我的确有些发借,但是因为没有在国外生活的经验,所以我当时也没有反对。

看着打扮得珠光主气的刘晓庆,我的心里灰溜溜的;,我知道,即使从现在开始我尽自己最大的努力工作,上尽自己最大的努力省钱,那么,就是到死,我也不可能买下这全部的东西送给她,我所能给她的,仅仅是我那些诚挚的情感和们伴终生的承诺。

看着刘晓庆那高兴的甚至有些忘形的样”,我的心里不知是什么滋味。

刘晓庆跟所有的普通女人一样,她绝对也喜欢那些华丽的服饰和珠宝。

很多年以后,曾经有人对我说,刘晓庆足个坏女人、,但我总是告诉他们,这样说不对…

刘晓庆是一个普通的女人,她有所有女人的优点、也有所有女人的缺陷,她之所以产生了这样的变化并不是因为她坏,而是她面对的诱惑太大了,即使是那些指责刘晓庆是。一个坏女人的女人们.当她们面对刘晓庆曾经面对的这些诱惑的时候,可能还不如她呢!刘晓庆在这种巨大的诱惑面前,毕竟也犹豫过,毕竟也坚持过自己独立的人格,她毕竟也在那些富商云集的追求者之间,选择了清贫的我,仅是这一点,也可以判断她是一个好女人

刘晓庆的喜悦是无法掩饰的,当时的我们就像一条鱼,看到水中漂浮的精美食物,就扑上去狠狠地咬上了一口,可谁又知道这些精美的食物里掩藏着黑森森的鱼钩呢?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我和刘晓庆——不得不说的故事》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