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刘晓庆——不得不说的故事》

奔赴外景地

作者:中国人物纪实

第二年的春天,我们带上自认为很强的创作班子,带着满腔的希望,义无反顾地向那个神秘荒凉的世界进发了。当时大有“岚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的势在必成的悲壮气氛。说来圈外的人可能不信,有很多搞艺术的人都有一种飞蛾扑火的精神,为了他们的理想,他们从来不知道畏惧,也从来不考虑在他们的前面等待他们的将是一些什么样的后果和结局。他们不计后果地向前飞去,向那个他们自己认定的光亮飞去。我们把影片《无情的情人》的外景地选在了四川最北边的阿坝藏族羌族自治州的阿坝县。

其实,这并不是我们最初的选择,一开始,我们和所有人一样首先想到的是拉萨,是布达拉宫。可是,到了拉萨才发现,原来藏族分两个区域,一个是衣区,一个是牧区。像拉萨,就是典型的农区,这里的藏族同胞,一般戴着礼帽,穿着布质的袍子,他们居住在相对固定的用土垒起的小屋里,以种青稞为生。

还有一个就是牧区,藏胞们通常都是睡在帐篷里,夏天随着牧场的转移而转移。在我们以往的印象中那种头上缠着红穗穗,身穿皮袍的,其实都是牧区人们的打扮。我们影片里的一切故事都是发生在牧区。

阿坝是一块非常美丽的地方。氓江从这里流过。

在阿坝境内有一个分水岭,山这边的水流迸了黄河,山那边的水流进了长江。站在山上,可以清楚地看到,山脊把来自天上的水分成了两个部分,向两个方向流下去。那时,我不禁想到了那句唐诗:黄河之水天上来……其实,长江之水也是天上来的。

大队比我早两大出发了,坐火车先到了四川成都。我因为要处理一些事情,是后来坐飞机赶去的。

虽然我已经不是第一次去成都了,但是对于成都平原更加形象的认识,是这次坐飞机才有的。当你在万米高空俯瞰下面的时候,那浩浩荡荡的苍翠群山一览无遗,尽收眼底,突然。在群山中出现了一团雾气腾腾的东西,如果让我比喻的话,就是一个巨大的装满了纱中的盆,他们告诉我,那就是成都。

这团雾被高空气流压在那个盆地里,似乎是永远也不会散去的。而且,这高空气流的力量非常强大,我们乘坐的小飞机,费了好大的力气,几次都像撞在了胶皮上被反弹了回来,最后,弄得乘客们惊慌失色,好不容易冲过了这股高空气流,窗外就一下变成了一个混饨的世界…

在成都,我们又去看了刘晓庆的母亲,并且把刘晓庆的家也当做了我们对外联络的中转站,刘晓庆的妹夫也成了我们最得力的助手。当然,他已经离开了拘留所,并把那条毛裤还给了我。于是,我穿着那条毛裤,告别厂刘晓庆的父母,和刘晓庆一起踏上了通向阿坝的路。

从成都去阿坝要走整整两天路越来越不好走,可是这并不宽的路正是当年产许多多的“金珠玛米”用自己的生命开凿的。

我们在泱川还看到了纪念这些筑路英雄的纪念碑。那里的一切都保留着它们原始的风貌,甚至过江的大桥,还是那种悬挂式的索桥,汽车和人都要从那座桥上通过…

在经过那座桥的时候,整部汽车都在晃动着,很像一张巨大260的水床。两面山上可以依稀看到羌族的山寨。他们把房子建在高高的山岗上,一簇簇的,看上去好像随时会掉下来一样,也许他们是故意追求这种居安思危的生活方式吧!

我们的车一直往前走,终于来到了我们必须翻过的大雪山一贡嘎山。

在还没上山的时候,我们就在路边看到了一些仰面朝天的汽车,据说,那些都是从山上翻下来的。那些车咙牙咧嘴地向人们提示着一一一这是一条多么危险的路,使每一个坐车的人都不得不把自己的心提在手里。好在为我们开车的司机都是来自四川省林业局的,他们走这种山路很有经验…

四千米的地方叫做雪线,因为不管在多么炎热的地方,只要海拔超过了四千米,这里的积雪就会终年不化,天上不管下雪还是下雨,在这里都会冻成厚厚的冰。

也怪,只要在雪线上,周围就会笼罩起一片迷雾,令一切都变得模糊不清,而且风力会成倍地增加,大风卷着那些碎冰碎雪,劈头盖脸地向你袭来,动摇着你的一切决心

我们连忙把车窗关上,又加了几件衣服。

汽车小心翼翼地在风雪里挪动着通过了山i顶,终于又开始下山了。车窗两边的绿色逐渐地多了起来

当我们在山的另一边停车休息的时候,我们之中的一位演员晕倒了。他把大家刚刚翻过雪山的兴奋劲儿一扫而光,通过手忙脚乱地抢救,好在没有出现什么大问题,但是,这告诉我们,我们脚下的这块鸟语花香的地方,却埋藏着巨大的危机——高原反应。

在这条路上,我们继续行进着。

江水不断地冲击着车道,在江水的起伏之间,可以依稀看到昨天的车道、前天的车道、甚至年代更为久远的车道,它们部破江水无情地拉到了江心…

突然间,耳畔响起山崩地裂的响声,放眼望去,原来,江的另一边发生了强烈的地震。你能够眼看着对面山上的巨石断裂开来,然后呼啸着,跳跃着滚落到江里。

走着走着,你就会发现,前面的路被堵住了,有许多推土机在那里清理着路上的碎土和稀泥。当地人会告诉你,这是山体沮坡。虽然滑动的速度非常缓慢,但是从来也不会停止。如果选好一个参照物,你会发现整座大山都在静静地往下挪动。

推土机清理出一条路,冲过去几辆车,可是,不一会儿,路又被滑下来的山体挡住了,只好再去清理,再冲过几辆车。

谁也不能否认,这是一条坎坷的路。

我们来到了一个三岔路口,一条路是经过刷经寺,经过红原县到阿坝县的,另一条路去马尔康一一一阿坝藏族羌族自治州政府所在地。

我们现在所处的地方,是解放初期川西国民党匪军盘踞的地方,这里曾经发生过许多战斗。而且,猖狂一时的国民党匪帮在这里打过好几个胜仗。但是,即使是复杂的地形和蒋介石的空投援助,也没能使他们免遭溃败的下场。

驶过刷经寺,眼前的路豁然开朗,我们来到了红原县著名的大草场。

停下车,回头再看看我们刚刚翻过的贡嘎山,那漂浮在空中的白皑皑的积雪令你很难相信自己就是刚刚从那些积雪里钻出来的。

我们的车在草原上奔驰,心情也一下子开阔了起来。

“我们像双翼的骏马,奔驰在草原上……”我的心里回响起那首著名的歌来。

就这样,我们又翻过了一些并不太高的山丘。

可是,在翻这些小山丘的时候,我们的车却怎么也提不起速度来。原来,在高原上我们的车由于氧气不足,汽油不能充分燃烧,因此也很难产生平原上能够轻而易举地产生的动力,自然跑不快唆!我们就像一个步履蹒跚的老太婆,或者说像一匹飞不起来的骏马,晃晃荡荡地来到了目的地——阿坝。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我和刘晓庆——不得不说的故事》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