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刘晓庆——不得不说的故事》

可爱的藏胞

作者:中国人物纪实

阿坝虽然算县城,可是在我们眼里,它只是一个市镇,里面很少有楼房,全县只有一两条正式的街道,但是,这样大的市镇在荒元人烟的大草原上确实算得上是…个都市了。

我们住进了中共阿坝县委招待所,这是县上最好的驻地阿坝县委对我们这些来自北京的客人表现了极大的热情,他们把最好的房子给我们注,不管是县里的领导,还是武装部的同志。都向我们伸出了热情的援助之手

我对藏族同胞有着很好的印象,他们正直善良,很像我们传统的汉文化要求的那种道德完人他们对所有的朋友都是热情的,那种助人为乐的精神常常会令你感动不已,他们的友谊也是纯洁真挚的,在他们的面前,你有的时候会觉得自己很龌龊。

不过,我的两次西藏之行中印象最深的还是一一一藏族的小伙子长得非常漂亮,也许是高原的生活造就了他们那高高的颧骨。笔挺的鼻梁,大大的眼睛,被太阳晒成紫红色的脸膛。藏族的姑娘们也是非常出众,如果去掉她们脸上的那两块高原红,你会发现,拉萨的街道充满了美丽的姑娘,嫁鲜花一样遍地开放。

如果没有文化和语言上的差异,我想,那里也许会成为中国最大的电影明星供应基地,最漂亮的演员一定会出在藏族。

采景的时候曾经去过苦尔盖,那里的县领导很犯愁,在若尔盖找不到市场,因为若尔盖人的信条是,如果你需要,就到家里

我们听了,哭笑不得之余,又不得不扪心自问。的确,几时父辈们不正是一再教导我们以诚待人吗?

高原是很美的,即使是没有到过高原的人,也知道那里的天衷有多蓝,那里的云彩有多白。可是,只有到过高原的人才真正知道高原那美丽的风景后面还隐藏着一个残酷的问题一一氧。

海拔越来越高,氧气越来越稀薄,这是连小学生都知道的常识了。

阿坝的海拔高度才三千八百米,和拉萨一样高,但是在这里你已经可以感觉到呼吸困难了。人们都向往着高原的美丽,可是,除了藏民外,没有人愿意在那个地方长期生活。因为,你不可能永远背着氧气袋在那里欣赏蓝天白云,那时时刻刻缠绕着你的窒息感,会令再美丽的风景也变得让人厌恶的。

阿坝地区的空气含氧量是北京地区的百分之五十,这个数字意味着你要想达到和北京一样的正常的耗氧量,就要增加一倍的呼吸次数。

离开阿坝很多年之后,我依然会一闭上眼睛就想起那个地方,那里的太阳每天都是暖融融地照着你,环顾四周,是望不到边的草原和雪山,随便往地上一躺,就会做“一个五彩缤纷的美梦。但是,我们千里迢迢来到阿坝并不是为了做梦来的。关于躺在草地上做美梦的想法,是我离开了阿坝以后,真正闲下来的时候才萌生的。在阿坝的那几个月,我真的没有一点闲暇的时间可以用来躺在草原上,把手枕在脑后,望着那湛蓝的大空,尽情地睡上一觉,尽情地做一个梦。

经过紧张的准备,终于可以开拍了,第一场戏是多吉桑走过荒原。

我们把机器架好,演员也站在了准备的位置上,当我正准休下令拍摄的时候,突然来了一片云彩,哗的一下就把太阳遮住了。我们抬头看去,天上已经飘下了雪。没有办法,只好脱下衣服把摄影机罩起来。刚才还是阳光灿烂、四处葱绿的草原,现在被一种令人非常不舒服的阴错包裹着。云彩遮住了太阳,大地一片苍茫,那徐徐落下的雪花更令你大惑不解:怎么刚才还是夏天,一下子就变成冬天了?

雪下的时间并不长,但是地面上目力所及的范围内,绿色消失了,一层白白的积雪厚厚地盖在了上面。

就在你为当天能否拍戏发愁的时候,不知何时,云彩又跑得无影无踪。太阳继续火辣辣地照射着草原。眼看着白茫茫的雪逐渐地消失,逐渐地变成雪水滋润着渐渐现出本来的绿色的草地。

在这里用不上半个小时,就经历了冬夏春秋的季节变化,就亲眼看到了漫天飞雪和春雪消融的场面,也亲身经历了阿坝草原带着神秘色彩的天气变化。

这,就是我们在阿坝草原上工作的第一天。

摄制组的拍摄并不顺利。在拍了一百多个镜头以后,又发生了两件事情。

一件是,林业局的司机因为补助的问题集体罢工;另一件是,组里的部分创作人员和部分主演也因为待遇的问题和组里的领导发生了矛盾。真是雪上加霜。对这两件事情,我们丝毫没有客气,没有采取绥靖主义的政策,而是当机立断对摄制组进行了大换血。

关于这些事情,刘晓庆在她的书里写得也很清楚了,我就不再呷嚏了。总之,我们在阿坝停拍了半个月。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我和刘晓庆——不得不说的故事》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