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刘晓庆——不得不说的故事》

在悬崖上拍戏

作者:中国人物纪实

那悬崖非常陡峭,而且上面还都是被雪水冲得很松软的沙石,一步迈错,就有可能摔个人仰马翻。

有一个镜头我们要从悬崖的侧面拍摄,刘晓庆在悬崖上,把她在剧中的父母的骨灰从悬崖上洒下来。这样的镜头需要她离悬崖边很近。拍出来效果才好看。

我不知道读者们是否有这样的经历,当站在悬崖边上。再迈一步就会掉下去的时候,会觉得脚下的地都在动,好像随便一阵微风就会有被刮下悬崖的危险。这种滋味真是心惊胆战,可是,因为剧情需要绝对不能含糊。

我领着刘晓庆,走到她要站的位置上。

她比我想像的要坚强多了,这家伙,有时候真的很勇敢,在这方面,她真的像一个小男孩。那时候,她毫不犹豫地跟我走过去,坚定地站在那里。为了使她安心,我站在她的身后,站在了离悬崖更近的地方跟她说话。

我的心怦怦地直跳,但是,我站在悬崖边上,可能会给她增加更多的勇气。因为我用我的身体,我的位置来告诉她,这里是安全的。

悬崖上面绿油油的青草,衬着身边的蓝大自云,显得分外好看。但是悬崖下面那被冲刷得几乎笔直的峭壁却令人在这样美好的景色中不寒而栗了。

刘晓庆站在悬崖边上,蓝色的大幕把一身藏袍的她衬得格外突出。

随着我的一声“开始”,刘晓庆进入了角色。

她拿出包着她“父母“骨灰的布包袱,放在头前悼念着,然后,手一扬,那个红布包在空中划出了一个美丽的弧线,飘下厂悬崖。她慢慢地转过头来……

“停!

这是最危险的一个镜头了,因为是大全景,没有办法借位查。下来的戏就好拍了,都是我们在另一个环境里借的位置。

从山上爬下来,踩着松动的泥土和滩草,我们又来到了河边。

他们飞快地跑了过去,而我却要背着刘晓庆一步一步地走,河水似乎没有刚才那么凉了,刘晓庆趴在我的身上,我可以清晰池感觉到她的腿在发抖。头,捂得全副武装地蛤缩在下面。其他的人也是如此。在那一刹那,我突然想起了北极狐,它们在风暴来了的时候、就蛤缩在一起,把头和鼻子插在尾巴里。虽然人不可能像狐狸那样蛤缩得非常圆满,但是,在狂风里,他们还是不约而同地做了和狐狸相同的反应。

可是,我依然得站在大风里,随时观察着天气的变化,看看云彩何时才能够散去,露出阳光,然后,好打响我“准备“的第一枪,让藏民和战士们翻身上马,做好准备。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我和刘晓庆——不得不说的故事》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