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刘晓庆——不得不说的故事》

西藏印象

作者:中国人物纪实

西藏会有根多东西能够给你留下难忘的印象,无论是到过西藏的,还是没有到过西藏的人,都知道酥油条。也可能很多到过西藏的人提起这种藏民的传统饮料,仍然会不由得大皱其眉,可是。我却特别喜欢那个东西…

在高原上我们排戏的地方都是荒山野岭,组中带上一桶水,没过多少个小时,就会破大家喝得一干二净。后来,我的好朋友噶尔泽告诉我,在藏区,出门之前一定要喝一碗酥油茶,这样一天都不会日干舌燥,开始,我们将信将疑,可很快就验证了,至今我仍然没有“想明白为什么酥油条会那么管事,即使是在大风大里,也可以令你…直坚持到日落

还有酥油灯

当你走进入昭寺,走进布达拉宫,你的眼前会出现一排排几乎望不到边的酥油灯,在黄铜铸成的灯腕中,燃烧着温馨的火苗那火苗没有一点烟,而且还能发出淡淡的香气。

我的影片里经常涉及这样的情景,因为故事发生在很久远的时代,或昔发生在很偏僻的地区,所以没有电灯,可是不管是用洋油还是用豆油,那些油灯都会扯出一道道黑黑的烟,一会,就能把屋里人的鼻孔都熏黑了

我不知道是否是我几时的记忆出现查错在我小时候,偶尔遇到停电,姥姥就会搓一些棉签,放到碟子里,然后再在里面倒一点豆油,做一个简单的豆油灯。在那豆油灯前,姥姥敌不过要们的纠缠,就会啼叨起那古老的歌谣:

“瞎话几,瞎话儿,讲起没把儿,三根牛毛,织个毡袜,爷爷穿三冬,爸爸穿三夏……”

在我的记忆中,那盏黄黄的温暖的小灯曳是没有烟的,可是现在怎么了?

人们跟我说,现在的豆油都是机制的,要往里面搀很多化学原料,才能把豆子里面的油逼出来,而我们小的时候用的豆油都是一槌槌榨出来的:。所以,当我看到同样没有烟的酥油灯的时候,真的觉得很亲切。它是那样的宁静,几乎懒得晃动,没有一丝青炯,散发着香气,把周围笼罩上一层淡淡的黄色。

另一个值得一提的是西藏的酸奶。

酸奶自然是众人皆知的食品了,可是,喝过西藏的牦牛酸奶的人却并不多,如果你在两藏喝过这种酸奶的话,你会觉得北京的酸奶根本算不上什么“酸”奶,西藏的牦牛酸奶那才叫酸哪!

藏胞们很喜欢酸奶,他们在一个小木桶卫做这种食品。

他们做的酸奶比我们在街上买到的酸奶不知要稠多少倍,也不知要酸多少倍。如果你不在里面加上很多糖的活,牦牛酸奶几乎是不能下咽的即使世界上最爱吃酸东西的人,也个会有这种勇气。而且,那酸奶白得橡石膏,结实得快赶上豆腐了,需要用勺子。“下一下地挖着屹,如果说需要用牙齿来嚼酸奶,或许夸张了一些,但是它也决不是能用一支吸管就可以吸到嘴里的…

不久前,曾和我朋友相约到那个喜玛拉雅饭店去喝一点酥油茶,可是因为忙,这个愿望一直没有实现。但是,那浓浓的酥油茶,香香的酥油灯,向白的牦牛酸奶却在我的心目中魅力永存。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我和刘晓庆——不得不说的故事》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