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刘晓庆——不得不说的故事》

跳藏戏

作者:中国人物纪实

在西藏拍戏,根本不会有围观群众的干扰,要担心的是拍群众场面时找不到人。在阿坝尤其如此。因为是牧区,平时大家都在四处放羊、放牛,根本没有机会凑在一起。

可是。我的电影中有两个地方是不能没有群众的。

一场就是最后跳藏戏的那场戏,需要很多围观的人。感谢阿坝县委,感谢我的好兄弟噶尔泽,他们费了好大的劲儿才说服了足够多的藏胞来帮助我们拍摄这个他们自己的故事。

我们选择了班禅去阿坝时休息的地方作为我们的外景地。那里竖着很多木忏于,绕上了一圈圈的经幡,于是这个平常的地方就成了一个著名的人文景观。

拍摄的那一大,附近几十里地的藏胞都云集在这个地方,大家骑着马,带着自己的孩子从遥远的地方赶来,当地中学的校长还帮我们排演了藏戏。

我真的不知道怎样说才能表达出我心中对他们的感谢。

我知道,虽然藏族同胞自小在这里长大,可是他们和我们一样是人,高原反应在他们身上照样会发生。

据噶尔泽讲,从北京学习几个月以后,再回高原也会感到非常不适应。因此,我也深知那些跳藏戏的学生们此时要付出多么大的辛劳,他们同样会和我们一样上气不接下气,呵是尽管如此,他们还是按照我的要求在那军一遍一遍地重复着。

作为一个导演,我不能不严格要求,可是从一个普通人的角度去考虑,我又会心疼他们,有很多时候,导演的行为和他的内心世界的想法是恰恰相反的。

刘晓庆和很多藏胞们一起在那里旋转着,当她摘下面具的时候,脸上已经被汗水冲出了一道道印,效果逼真极了。

这是摄制组第一次和这么多的藏族同胞接触。

那些藏族的小伙子和姑娘们对我们这些来自北京的人表现出了极大的兴趣,他们可能从来没有走出过草地,们是,他们知道那首歌:“北京的金山上,光芒照四方……”

在他们心里,我们就是来自金山的人,我们穿着他们从来没有见过的服装,这一切都使他们感觉很新奇…

藏族同胞很愿意和我们打交道,这使我们很受感动。

在那些藏胞们眼里,北京是令人向往的地方。也正因为如此,他们对我们这些来自北京的人非常热情。我们也很自然地和他们聊着天,请他们抽那些人从来没有见过的外国烟,姑娘们卿卿喳喳地跟你啼着嗑,笑着,露出满口洁白的牙齿……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我和刘晓庆——不得不说的故事》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