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刘晓庆——不得不说的故事》

再次相见

作者:中国人物纪实

回到长春,我去车站接刘晓庆回来。

出乎意料的是,从北京再次回来的她,见了我却变成了另外一副样子。

她好像根本就不认识我,好像我们之间根本就没有发生过任何事情。而且,在她的眼中,隐藏着很深的怨恨,这使我非常茫然。因为有很多人在旁边,我也不好多问。

在长春招待所,她住在三○九房间。

当人员散尽,我才知道,在哈尔滨那种肆无忌惮的折腾,使她得了感染,回北京后,病了好几天。这时,我第一次知道,还有这样一种病,我还知道了有一种叫吱哺但丁的葯。

但是现在想起来,当时刘晓庆不理我,除了因为得病之外,很有可能还出于她的真实思想。她并没有把我们之间发生的一切看得很重要,或者,她很希望,这件事就这样过去了。

但是很快,她也向自己的慾望投降了。

没有什么责备,我们又开始了。

其实,事情发展到这一步,满可以像当时刘晓庆期望的那样,我们就此罢手。我仍然可以过我的日子,还原回那个大家都很喜欢的形象;她呢,也可以继续她生活的安排.而不至于被我这个北方小伙子打破。

可是,无论是我还是对方,都没有做出任何抉择,这个故事仍旧继续了下去

我们都是很普通很平凡的人当时这种偷吃禁果的力量,的确可以冲破一切阻碍:越是偷偷摸摸,越是刺激。

这也可能就是人类的悲剧,人们永远学不会什么叫“见好就收”,不管是爱也罢,恨也好,总是要发展到不可收拾的地步,才会想起:该画一个句号了吧?

如果把长春发生的事全部讲出来,就人啰嗦了。但我心中的那些记忆,仍然是那么具体,那么美好,那样让人永远都忘不了……真的……永远都忘不了!

过了不久,我们到丹东去出外景,那时已经是五月初了。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我和刘晓庆——不得不说的故事》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