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刘晓庆——不得不说的故事》

美丽的高原

作者:中国人物纪实

阿坝高原的早晨,静极了。

虽然太阳还没有从东方升起,但是头上的天已经渐渐地明亮广起来,大地还笼罩着一片朦胧,即使是在朦胧中,地上的一切也能够看得很分明了。

露水很重,几乎所有的植物上都挂着晶莹的露珠。被别人形容成玉带的白雾伏卷在高原的地上,“它们似乎有了生命,曲着身于冷冷地看着那打破了黎明宁静的长龙一一一我们的车队。

今天已经到了《无情的情人》拍摄的最后一天,我们要去阿坝县委给我们找的一个牧民的聚居点,在那里拍片头一一一一种祈祷仪式的场面。

为了及时赶到拍摄现场,不让藏胞们久等,我们一大早就离开了县委招待所上路。说是上路,其实,高原上哪有路啊,我们只是在向导的指引下向着远处一个山尖行驶着。

地面的朦胧使我们不得不打开车灯,突然,坐在我身后的武强叫了起未:“看!野兔!”

在我们那两条笔直的车灯光柱里,两只野兔飞快地奔跑着。说来也怪,也可能是囚为从来没有见过汽车的光柱,野兔们只是在亮的地力:跑。为了不把它们撞死,我门只得停下来,关上车灯,然后让兔于跑开。

一切都是那么美,都是那么原始,那么自然,即使你个是一名摄彤师,只要你愿意,就可以拍出最完美的作品。因为不管在什么地方,什么角度,都可以看到天然成趣的图画。高原的早晨就是这样一个令人永远陶醉的地方。

不知什么时候,下起了毛毛细雨,当我们到达目的地时,发现成百上千的藏胞已经在那里等着我们了。他们为了参加这次拍摄,几天前就都把帐篷搬到了这里,所以,我们这个地方,就成了一个临时的聚居点。藏民们由于这种难得的聚会而显得格外的快乐。

由于下雨,我们的拍摄根本不能进行,只好坐在帐篷里,和藏民们一起聊天。藏民那厚厚的大藏被,铺在地上,坐在上而特别暖和。

藏胞们的热情把整个摄制组部熔化了,我们中的每一个人都成了一个小小的中心,藏民们围坐在一旁,尽情地聊着大,传递着各种各样的消息。有的年轻人还在开着那似乎有些过头的玩笑,在草地上追逐着,笑闹着……

老天真是不开限,雨总是下个不停,为了个让藏族同胞白等,我和摄影师商量,最后不得不在细雨里拍了这场戏。

我们把光圈开到最大,在快门上也做厂调整,然后就开始拍摄了。

藏民们简直都是大生的演员,随着我的一个,令下,他们子就进入到我所规定的情景中来,也许是他们本身就具备涛一样的性格吧。

我记得藏族的很多歌都是很有哲理,比喻性很强.很浪漫的。

记得小时候,我曾经横渡过门前的松花江。我的=奇告诉我,在你过江的时候,总有一段最困难的阶段,这时,你几乎连划水的力气都没有了,可是,就在这时,只要你咬紧牙关坚持;下,就可以完全把疲劳丢掉,再也感觉不到累了。哥哥告诉我的这个窍门,我曾经反复地在渡河时遇到过,而且,在我后来拍电影的时候,也是经常用这个窍门来解决了问题。

我们在阿坝排戏是艰苦的,也遇到了许多次困难,可是我凭着哥哥的活,咬牙坚持了下来。

随着我高原上最后的一声“停”,我们终于停机了。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我和刘晓庆——不得不说的故事》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