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刘晓庆——不得不说的故事》

打蛇记

作者:中国人物纪实

在北京的工作基本上都做完了,下一步,我们要按照四方协议,到珠江电影制片厂进行后期录音、后期动效和后期的音乐合成工作…

我们一行几人就这样南下广州了…

在广州的工作是晚起晚归,这也许和广州人的习惯相同吧。我们也要人乡随俗嘛。

记得有一大,我们因为头天晚上熬了个夜班,所以第二天起得很晚,当我睁开眼睛的时候,那厚厚的窗帘缝隙里已经射进了强烈的阳光。

看了看身边还在熟睡的刘晓庆,我悄悄地穿上了衣服,打开门,在院子里散步。

我们住的小岛宾馆是中央首长南下住的地方,环境极其幽雅。我去找给我的这部影片作曲的吕远,我们就音乐的设想和乐器的配置又进行了一些交谈。

当我回到屋里的时候,发现刘晓庆已经起来了,正在洗手间洗漱。

我来到窗前,拉开厚厚的窗帘,屋里立时明亮起来。就在这时,洗手间里传来了一声惨叫,刘晓庆失魂落魄,脸色惨白地从洗手间里跑了出来。她大张着嘴,用手指着里面说不出后来。

什么东西?把她吓成这样!

我的心忽地一下提了起来、三步并作两步,我马上冲进浴室,发现一条两尺多长的蛇在地上吐着信子,随时准备扑过来。

我顿时被这没有想到的情况吓得汗毛都竖起来了。

毕竟我是个男人,我很快就镇定下来,判断着这条趴在地上的蛇是否是毒蛇。认头的形状看,并不像毒蛇,可这种突如其来的惊吓与遇上毒蛇并没有两样。

我从门后拿出了晾衣服的竹竿,对准蛇用力一抽,恰好打在蛇的脖子上,一下子就把蛇给抽断了。我用竹竿挑着蛇的尸首,把它扔了出去。蛇掉在地上的时候,还痛苦地扭了扭身子,我知道。它一时半会儿还死不了。

我把事情处理完了,回头再看看刘晓庆,她还在那里瑟瑟发抖,浑身上下还沾着洗澡水,湿源源的。

我走过去把她抱在怀里。这回她真的吓坏了,连脊椎都在抖个不停。

后来我遇到一个算命先生,他曾经问我有没有这种杀生的行为,我把这件事和他说了,他感到很惋惜,他说,其实那是一个吉兆,蛇是来给你们送财来了,可是你却把它打死,那么这将注定你要受到惩罚,一辈子都是一个穷光蛋。也不知是真的验证了他的话还是什么原因,有一点是肯定的,我一直就是一个穷光蛋。

不过,这样我也少了很多懊悔,既然命中注定我是一个穷光蛋了,那么我也就不再为发财而处心积虑了。呆,没有任何事情可做。

人有的时候,遇到点什么事常常会有一种强烈的想找人说一说的愿望。这也许是一种动物的本能,当你受到伤害的时候,当你感到疼痛的时候,你会非常希望有一个自己的同类坐在你的身边听你的倾诉。不管他是不是熟识,是不是故交,只要他是你的同类就足矣。

那一天,我也遇到了这样的情况一一非常非常想找一个人聊聊天,从他的嘴里听到一些替刘晓庆开脱的话,听到一些对自己的安慰,或者,听到什么与这件事无关的我愿意听的事情。于是,我破天荒头一次敲开了当时在珠影厂的一个海政女演员的唐门,她是我们长影厂一个演员的妻子。

记不得那次都和她聊了些什么,最后,脑子里装了这样一尽话离开了她的房问:“你真的不知道吗?我们大家还以为你已经知道了,是装着不知道呢!他们可能在苏州被别人抓到了,整个电影界都知道这件事情。

这也决不是我愿意听到的活。

也记不清后来我都干了些什么、只记得晚一点的时候,我要通了广州到北京的长途,刘晓庆正好在家。在电话里。我没有任何质问,只是对她说:“刘晓庆,我们俩认识这么多年了,风风雨雨地过了这么多日子,我想,不管做什么样的选择,我们都应该慎重,都不要伤害到对方。”

她在那边没有说话。

我的心更加沉重了。其实,她的这种沉默已经告诉了我许多。她迟疑了很久才缓过劲儿来,反问我,“你怎么了?你听到别人说什么了吗?”

“没有。”我慢慢他说,“只是我心里的一种感受。”

“真的只是你心里的感受吗?”我一再地推辞,刘晓庆却在我的身后拉了拉我的衣服,于是,我只好不说话了。

我们离开了袁总,刘晓庆高兴极了,真是像捡了一个金元宝一样。

那个时候,我就发现,刘晓庆在这种事情上确实比我精明…他说:“反正也不是我们要的,是袁总结我们的,他是希望我们能够拍出更好的影片。这件事就这么定下来了。

我们又在蛇口住了几天,我又看到了那个香港的顾小姐,她又给刘晓庆带来了许许多多的东西,看到那些东西,我的疑虑更加深了,钻戒、金表、上十万的外汇,还有存在香港银行的美元存折。

是谁这么大方,这么赏识刘晓庆,他有什么目的呢?也可能,我是多虑了,我隐隐约约地感到有些不安,所以在晚上睡觉的时候,又和刘晓庆就这件事谈了很久。因为我一而再、再而三地对这些馈赠表示疑虑,她有些不高兴了,她觉得我大小家子气,完全是个土包子。

她说:“境外的有钱人并不像我们想像的那么坏,他们也有道义,也有喜好,因为我是中国电影的西太后,所以他们很爱捧我的场。他们给,我为什么不要呢?”

她的理由也很难让人推翻。

再说,上次来蛇口的时候,我没有及时把这道门关上,现在再关,为时已晚,几乎所有的女性看着这金光闪闪的金表和豪气辉煌的钻戒,都会为之动容的,大概不会有任何一位女性拒绝那花花绿绿的成沓的外币。

不管怎么说,这一幻没有带给我一丝一毫的高兴,只不过现在,我已经无法阻止刘晓庆的这种慾望了。不过,当你看到你所爱的女人脸上总是挂着掩饰不住的笑容的时候,你的心里也是非常开心的。

但愿真的如刘晓庆所说,这些钱没有其他的意思;只不过是人类那种最原始最纯朴的馈赠吧!

我们又回到北京做拷贝。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我和刘晓庆——不得不说的故事》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