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刘晓庆——不得不说的故事》

“酥饼”的故事

作者:中国人物纪实

路过广州时.我们住在东方宾馆。它的隔壁正在盖那座寸土尺金的中国大酒店,而且已经竣工。

那时候,那里的早茶就有一占样点心,这在广州已经是独一元二的了。而且当时的物价很便宜。我告诉摄制组的同伴,今天可以随便吃,唯一一点,不要重了样。

于是,我们七八个人要厂四五十样点心,即使这样,我们总共才花了几十块钱,那个时候的广州真是个好地方。

吃完饭,我们又到刚刚开张的商场转悠了一会儿。当时那种由港商经营的商场对大陆人来说确实有很大的吸引力。里面的布局、摆设和商品都很吸引人。当时,这种商店在广州还是刚刚开始,如今北京的一些大一点的商店已经完全能够达到当时的水准了。

我们在里面各取所需,但是我也知道,大家都囊中羞涩。

这个时候,我发现了一盘磁带,就是《搭错车》的磁带,我曾经在其他地方听到过其中的《酒于倘卖无》,很喜欢,但是对于我未讲,那盘磁带好像是由一位陌生的歌手录制的。封面上是苏芮的照片和“苏芮”两个字,当时我们并不知道苏芮这个人。

说出来也不怕大家笑话,就像刘晓庆在她的书里写到的那样,我有时候常常会写一些错别字。我承认,我确实有这个毛病,但我从来没有引以为荣过。而且还在不断地改。我相信我现在的错别字一定比那个时候要少很多了。

当时,我看到“苏芮”这两个字,便很挠头,那个“芮”字,我确实不认识,而且那时苏芮的名气在大陆还没有那么响,卿我不得不向刘晓庆请教:“唉,那是什么字啊?我不认识。

刘晓庆走过来看了看,”晦!这字还不认识,‘丙’嘛!

有她如此肯定的指导,我当然相信她是千真万确了。于是,我提高了声音:“小姐,你过来一下,清把苏丙的磁带拿给我看一看。

那个小姐走过来,看了看我,又看了看我身边的刘晓庆,显然,她没有认出我身边的人就是那个赫赫有名的大明星,于是依旧撂着脸子:“什么酥饼,还油条呢,这叫苏芮。你认得字吗?”

咳,原来这个字我又念错了。

小姐把我说得面红耳赤,但她还是把磁带拿了给我。我手里拿着磁带,偷偷斜眼看了看刘晓庆,刘晓庆也不好意思地冲我吐了吐舌头,转身向卖香水的柜台走去了。

如今我依然会发现在很多书里都有一些我不认识的字,可是,我再也不敢问身边的人了,因为别人告诉你的也未必是对的,还是老老实实地去查字典。因为那个“酥饼”的故事,足可以使任何有自尊心的男人难堪。所以、有很多时候,在公共场合,我宁可不张嘴,也不再重复这个“酥饼”的故事了。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我和刘晓庆——不得不说的故事》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